再说常识——由《一沙一世界》及《家国天下》而起的废话

伪科学的传播似乎总是比科学快,相信伪科学的人似乎总是比相信科学的人多,这当然不是“劣币驱逐良币”般的高妙总结,只是狗屁,但2010年发生的不少事情却不得不让人仔细闻闻这狗屁的成色。

“养生专家”张悟本虽然已被揭穿,但在街头巷尾,依然可以听到不少人在说“张悟本的XX说法是很有道理的”,而张悟本的书《把吃出来的健康吃回去》的发行量据传早已超过百万,且至今在昆明的书店里依然可以买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云无心的博客虽然很受欢迎,他的书《吃的真相》在小范围内也广受好评,但在大众层面却几无一丝涟漪,至少昆明的三大书店就从未销售过这本书。

麻疹疫苗的例子更为典型。卫生部在9月推动麻疹疫苗强化接种,由于山西疫苗事件,相当多人包括很多网上的意见领袖都纷纷提出质疑,关于麻疹疫苗毒性的传言一时满天飞,不少人含泪带自己的孩子接种了疫苗,也有不少人决心“顽抗”到底,被忽略(反驳)的恰恰是经过临床检验的麻疹疫苗安全、有效的结论。当然可以说,科学被政府糟糕的公信力打败了,但胜利者属谁?伪科学。

医疗健康领域如此,其他领域呢?在这“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时代,思想的启蒙与思想的遮蔽、思想的解放与思想的封锁同在,翻墙者与筑墙者共居(甚至上班筑墙、下班翻墙),混乱、芜杂、流言满天飞几乎就是这个时代的特征,流言中错误的部分又往往占据了大部,如何才可去伪存真呢?只有回归常识。

小小一句“回归常识”,却往往知易行难。常识往往简单粗陋,不招人喜欢,如云无心曾写到的,昂贵的蛋白粉其实和便宜的豆浆营养价值没有分别,便遭到了很多营养爱好者的鄙夷;常识往往不随你意,如疫苗事件中对政府的质疑便压倒了对疫苗本身的审视。常识之难就难在常识就是根本,接近常识就是破除幻象,而幻象要么是别人造的囚笼,要么是自己做的枷锁。

唧唧歪歪地写了以上那么多,仅仅是因为这两天刚刚读完两本既有意义也很有意思的新书:关于经济的郭凯《一沙一世界》和关于政治的杨恒均《家国天下》。

把这两本书放在一起说,一则此两书虽是新书,但辑录的却都是郭凯、杨恒均多年来发表在其个人博客上的文章,对我而言,多数篇目已是老朋友;二则郭、杨二位虽都出身博士(尤其郭生师出哈佛),但都善于用简单通俗的事例与话语,把复杂甚至噎人的术语解释的形象生动(特别是郭凯的文章);三则两本书述说的都是经济、政治、民生中的基本常识。

很多常识,往往被复杂化,甚至把常识复杂化也成了很多人炫耀学问的方式,但复杂化本身其实也是一种蒙蔽,比如中国的外汇储备问题,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人讨论,但外汇储备是怎么产生的、外汇储备向何处去这些基本的概念,却很少看到清晰的解释,久而久之,但一个个概念被越来越复杂的解读甚至误读(乃至有计划的误读),问题本身不再清晰,问题的解决也就变的困难,抓错药、吃错药也就变得司空见惯。

同样讲外汇储备,郭凯用的都是经济学的基本知识和方法,他仅仅通过王二种田得了余粮,余粮怎么处理这样一个小故事便把来龙去脉交待的清清楚楚,而他的结论余粮不必烂掉,也不一定要借人(变成外汇储备或)。还可以制米饼、酿酒和消费掉不正是政府提了多年却一直没做到的“扩大内需”。

《一沙一世界》这本书里面其实都是这样现实的事情和简单的道理,这些基于常识和基本经济学方法的文章,却得到了视角独特的评价,套个烂俗的句式讲,这究竟又是谁的幸与不幸?

可为什么这样的常识往往都被遮蔽呢?我想,常识的对立面是往往就是谎言,谎言要继续,就要让常识消失,这也解释了在我们这个国家,讲授常识为什么也是危险的,而这同样是很多人觉得杨恒均的《家国天下》能够出版是一个奇迹的原因。

杨恒均,自称“民主小贩”,多年来,一直在互联网上宣传民主与自由,这当然为政府所避讳,但其实在杨恒均的文章里面甚少有一针见血的时政批评或者改良道路的书写,更多的是理念性的解释和普及,这当然为很多人所诟病,但却换来了一个墙内的博客和一本公开出版的书籍,而这本身就是杨恒均的巨大价值,斗士成可贵,小贩价也高。

关于民主与自由,杨恒均叙述的高度与深度当然不如秦晖、蔡定剑、崔卫平诸大家,甚至不比1776年托马斯·佩恩讲得更多,但他用的是一种中国人看的懂的方式来讲述,我相信,一个对政治毫无兴趣的人,读完书中第一辑“家”,再读后面的“国”及“天下”,难免不对民主、自由心生好感。在现在的中国,实在太需要一批杨恒均这样的“小贩”了,没有民主的小学,就难有民权的大学。

民主是最不坏的一个制度,民主是中国的必由之路,这似乎已成为当下最基础的一个常识(也是被蒙蔽最厉害的一个),唐德刚先生曾以历史的三峡形容自清末起中国的社会转型,并预言经过200年的曲折险阻,中国将得以穿过三峡,汇入民主自由的江河湖海(这也是《家国天下》封面的来源),但唐先生未曾料的是天朝修建的三峡工程,“高峡出了平湖”,也带来了发电产生的巨大效益,“中国模式”、“和谐社会”甚至遮蔽了长江必将东流汇入大海这样一个常识。

由此,我想把《家国天下》腰封上那句“民主离我们有多远”改成“常识离我们有多远”,当常识真正成为常识,生活真的将变得美好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