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体制的蛋与职业化的鸡

李娜获得澳网亚军可是一件大事,大到让CCAV的解说小姐又一次搬出了国家荣誉、民族大义;大到续姚明、刘翔之后,反对举国体制的人们又找到了一个市场化制胜的标本,看看这几天关于李娜的报道(包括新华社的那篇),你会以为专业体制很快就要终结了。

除非不动脑子或故意蒙蔽,不然想想就可以知道李娜包括郑洁、晏紫等中国金花的成功不能全部归结于始自09年的“单飞”,尽管李娜曾经激烈的反抗体制的束缚,但我依然很难想象没有举国体制下专业队时期打下的基础,仅靠仅仅两年的“单飞”乌鸡就可以变成凤凰,何况,没有了专业队模式,在现有的条件下,有多少个中国家庭可以承担网球所需的巨大投入。

不只是网球,比李娜更早成为中国职业体育标本的姚明和刘翔其实也都是举国体制的受益者,一个流传多年的说法是,由于看好姚明的血统与遗传,在姚明尚在娘胎时,相关体育部门便已把姚明列为重点培养对象并开始给姚妈妈发营养补贴了;而刘翔,他身上的专业队味道比姚明、李娜要强得多,他的辉煌战绩也主要来自奥运会、世锦赛而不是彻底职业化的黄金联赛,他得以成为职业化代表主要还是由于田径项目的国际化。

简而言之,他们都是举国体制下的蛋。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NBA甚至CBA,以中国篮球的成绩,姚明也就是一个有点名气的运动员,连成为城市的骄傲恐怕都有点难度;如果没有“单飞”,李娜、郑洁要考虑更多的恐怕是争取一个参加三流比赛的外卡,而不是下一个大满贯的热身计划。

简而言之,没有职业化,他们也就是一个“蛋”而已了,是绝对孵不出“鸡”的。

举国体制下蛋加上市场化、职业化孵鸡,这就是张路平发表在体坛周报的文章里面提出的美丽共谋,如果再考虑以下事实,这个共谋似乎就更加完美了:

1、职业化后的中国足球、篮球相继出现了后备建设的崩盘;一方面各俱乐部急于功力不事后备队的建设,一方面专业体系废弛,旧有的人才培养模式也武功尽废,无论蓝、足,不仅后备人数在下降,新一代球员基本上也就是打酱油的角色;

2、丁俊晖。其实丁俊晖才是中国第一个按全职业化方式培养出的体育明星,抛开他成功的偶然因素不说,在丁俊晖成功的后面,他的家庭付出的代价要远远大于姚明、李娜等人,他道路的曲折也非姚、李能比,况且斯诺克也就是一个区域性的项目,相比篮球、网球,要出头,毕竟要容易一点。

其实从张路平的观点,我最先想到的还不是体育,而是另外的两个事情。

其一,是万人唾骂的中国房地产:

和李娜们的成才之路一样,中国的房地产也是一个“举国”与“职业”混合的(有中国特色的)怪胎。在房地产价值链的最根部——土地市场,在”土地公有“的旗帜下,土地由政府垄断了产权与经营权,实行的是土地“计划”供应;而在楼市,则已经市场化,而且体现为业务离土地越远越市场化,比如中介比房产开发商市场化、房产开发商比土地一级开发商市场化。计划与市场共谋的结果,每一个人都有切肤的感受,土地计划供应造成的供应不足和土地垄断者的贪欲经由市场放大,房价已成大多数国人的心中之痛;同时,由于原料不足造成的房地产市场实际上的供应不足,也让房地产企业更关注原料的获取(拿地为王),造成房地产企业普遍经营能力低下,腐败、工程质量、违反合同、拖欠工资……各式丑闻不绝于耳;

其二,昆明市为平抑菜价推出的政府蔬菜直销点;

2010年下半年,基本生活用品价格如脱缰之野马,再加上昆明为创建卫生城市,一年来拆除了菜市场无数,为响应中央政策,急搞了一批政府办蔬菜直销点,在菜市也玩了一把国进民退,其结果是蔬菜价格未降多少,菜贩却挤死一大堆(菜场少了,剩余新式菜场的入场费高了,菜贩的成本也就高了,价格争不过直销点,就死了)。市场经济的口号,天朝叫嚷了近20年,遇到任何事情想到的仍旧只是行政手段,别忘了,昆明现在的当家人可还是有“改革派”之名的仇书记。

这两个事情合在一起多少说明了一个荒谬的事实:渐进式市场化的改革带来了利益,也引发了问题,而问题本身很可能就是由非市场的部分造成的,但当局者开出的药方却是不是继续改革,而是退回过去。

回到本文的主题,我并不相信行政管制的举国体制和市场化的职业体育可以产生什么美丽的共谋,由于运动员培养靠国家,比赛却是职业化的个人选择,由此形成的产权不清将使得奖金分配、赛事选择随时会成为摧毁这个共谋的引爆点,王治郅事件暂时还没有出现在姚明(包括易建联)身上,更多的是由于姚明远超大郅的精明与圆润,而不是王治郅真的做错了什么。

再深入一点,由于下蛋的还是举国体制,那这个蛋是煮了吃掉,还是交给市场去孵鸡,这可由不得蛋,利益越大,腐败越深,与土地相关的腐败和暴力早已是中国社会的毒瘤,而南勇、谢亚龙也以活体解密了一下体育圈的腐败是怎么生成的;

再再再深入一点,和中国其他所有的事情一样,中国体育的核心问题就是“体制”二字,举国体制之恶在这里不多说,从李娜、姚明、刘翔可以看到,只要体制开一个口,效益就那么大;从中国足球又可以看到,如果永远就那么大个口,甚至出了点问题,就搞“政府卖菜”加速向后退,其结果不过是蛋打鸡飞。

普京曾说“谁忘记过去(指苏联),就是没有良心,但谁还想回到过去,就是没有脑子”。

尽管这句话的上半句是那么的可疑,但后半句确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