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织的开放(1)——Share的魔力之源

和很多朋友一样,近来我最关注的商业话题除了“免费”,就是“share”(这里用英文主要是因为这个词同时包括了词意有细微差别的“共享”和“分享”所涵盖的意思)。

如果说share作为一种个人行为古已有之,那么share作为一种有意识的群体运动甚至成为一种商业潮流则是在互联网时代到来以后才发生的,从开源的软件到开放的平台,从资讯的分享到社交网络的共享,互联网对人类生活的每一点改变里面都可以看到share的影子,没有互联网,share的浪潮不可能席卷全球,没有share,互联网不可能发展到今天的高度,也不会有如此灿烂的未来图景。

某种程度上说,share就是互联网的基本行为准则,也是互联网商业模式不可缺少的灵魂,不需要举证那些著名的成功案例,连一向对用户很粗暴的封闭王国腾讯都要通过开放API来驱动未来的发展,share早已成为不可回避的商业趋势。而share最著名的成功或许还不在互联网上,而是IBM使用开放结构并公开技术标准带来的IBM PC压倒性的市场占有率。

share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大的魔力呢?个人觉得有如下几个原因:

1、share改变了产品/内容的生产方式:这包括了四个层次,

其一,share让消费者也成为了生产者,无论是Unix/Linux为代表的开源软件,还是Web2.0出现以后发展起来的如Blog、SNS、twitter等互联网运用,用户同时也是内容的创造者,它让产品的数量特别是长尾产品的数量几何式的提升了,无论是传统的“货卖堆山”、还是现在所说的“内容为王”,产品才是根本,而share让生产产品的基地彻底地扩容了;

其二,share让资源的获取变得容易、让资源的使用效率更高。比如我现在写博客,如果没有wordpress这个开源程序和wordpress下各类主题、插件的支持,以我的白痴一般的计算机能力是无法开这个博客的,而如果没有share,只是少数的几个人在使用,wordpress也不会成为博客文化的重要部分的;

其三,share让生产者更专注于自己的核心能力。这其实已经是一个很传统的商业话题了,无论是咨询行业的兴起,还是外包从内容到形式的不断拓展,紧盯核心能力、做减法似乎是大部分企业在制定战略时都要考虑的问题。而share的妙处在于,它调整了战略伙伴间的利益关系。比如一家公司聘请了一家事务所作为法律顾问,其利益里固然包括了共同发展的价值,但更主要的还是花钱买劳力的经济利益;而在facebook,由于由免费的平台、接口和共享的数据,内容提供商可以更专注于其提供的产品,而其与facebook更多地会形成相互依存共同发展的关系,就像一个租金免费又容量无限的商业物业,平台提供商和内容提供商的矛盾降到了最低,个体价值的提升和物业价值的提升真正地完全统一了起来;

其三,share释放了活力。这一点以开源软件最为典型,每一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或者想法去修改、完善软件,比如emule既可以是一头源自国外的传统骡、也可以变身为具有中国特色的阉割驴,再比如从Unix出发发展出来的操作系统大家族,因为share,才有了每天都在改进的产品。另一方面,每一个人固然有其专注的专业,但他的能力也是可以用于其他他有兴趣的领域的,比如一个网站的程序员手痒了也会为他所使用的开源播放器加上一段代码,一个wordpress博客的使用者也许也会写出一个插件供大家改进功能,是share提供了渠道让人释放了潜能。 2、share改变了产品的消费方式 这一点其实很容易理解,首先互联网上“免费”盛行的根本是因为有转移支付的存在,而share不仅本身就是“免费”的一种形式,也是让转移支付得以成立的一个重要因素;更重要的是share不仅为长尾产品的大量生产提供了空间,也为长尾产品的传播和销售提供最基础的模式,借助网络,口口相传已经展示了惊人的爆破力。不仅长尾商品、在大众主流商品层面,以share为根本的营销也已经越来越受到重视,夸张点说,一场营销的革命已经开始了。

同时由于share的存在,人们的购买习惯也发生了改变,比如我准备买一台摄像机,我会先上网看看其他用户的评价;去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带我走进某宾馆、某小吃店的理由也许就是大众点评网上的评分;让我去读一个陌生博客的理由,也许就是google reader上好友的分享。而从去年起开始流行的团购,其根本不也是基于对众多购买者议价能力的share吗? 上面写了那么多,归纳起来的结论却只有一句话,share降低了从生产到购买各个环节的交易成本,消费者兼为生产者是交易成本的降低、团购也是交易成本的降低,share的魔力其实并没有颠覆基本的经济规律。既然如此,在互联网上呼风唤雨的share是否可以成为传统行业的新动力呢?而无论新老各类行业都必然面对的组织建设是否也可以通过share来进行优化呢?

这个话题太大,以我的阅历、能力和经验,实在是支撑不了这样的大文章,我将要讲的只能说是一些极其个人的、碎片化的想法,还希望看到这组文章的朋友,能和我有多一些的讨论。

鉴于这个头已经开的太过漫长,就此打住,先喝口茶,再继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