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热与民工荒

今天看到一条新闻,说到2012年,中央机关和省级机关录用公务员,除部分特殊职位外,均要从具有两年以上基层工作经历的人员中考录,具体就是从村党支部书记、大学生村官、工人、农民等基层一线人员中录取,这些年报考公务员的主体——应届大学毕业生被排除在外,按相关人士的说法,此举一则为调整优化公务员的来源与结构,二则也是给大学生考公务员的热潮降降温。

联想这两年很流行的书——《蚁族》,和很时尚的词——啃老,大学生“毕业即失业”早已成为当下严重的社会问题。如今公务员考试的大门也对大学生关上,大学生就业的渠道将越来越窄。可以想见,家庭稍有背景的学生将抢走数量有限的大学生村官岗位为两年后进入公务员系统打基础,不少原可“做村官”就业的家里无权无钱的学生不得不加入“蚁族”的队伍,他们将是新政真正的受害者。

关于就业,这些天的另一个新闻是,已持续了几年的民工荒今年进一步加剧,不少民营企业纷纷提高工资及福利待遇,却依然招不到工,而越来越多的农民工只愿到离家近的地方打工甚至不再外出打工。

其实无论是公务员热、还是民工荒,背后无非一个“利”字。

公务员这个职业提供了最稳定的职业环境、最可观的退休及医疗保障、很体面的社会地位、相对而言较小的工作压力和人所皆知的获得灰色甚至黑色收入的机会,何况在阳光工资改革之后,公务员的账面收入水平也名正言顺地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低劳多得,如此好的工作,整个社会如果不对它趋之若鹜,那才是发了神经。

再看看农民工,固然这些年他们在城市打工的收入较早些年也有了较大的增长,但相对于由公务员、大型国企带动的全社会的收入增长,其幅度可以叫做很小,绝对值更可以叫做可怜,同时由于农村、小城镇的收入水平也有了一定的提升,再加上大城市的消费水平也远高于小城市和农村,进城打工的绝对收益并不高于留在农村,如此,谁还肯去打工。

其实最可怜的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它们解决了最大规模的就业,还要承担了道德上的恶名(当然作恶的民营企业不在少数),而且利润微薄。大家都知道,真正赚大钱的行业,不是国家垄断(如电信、电力等等)、就是权贵垄断(如房地产、矿业),一般人是进不去的。纺织、电子加工、……这些高度竞争、利润水平低下的行业才是民营企业的主战场(也是解决中国就业最主要的地方),同时,由于中国的实际税负水平极高,对很多毛利水平在5%以内的行业而言,如果不做假账,它辛苦一年的所得,完税后老板可能连汤都喝不上。罗永浩刚正不阿做企业的态度一直是我的榜样,但他厮混的毕竟是一个暴利行业,靠态度,只能解决很小一部分问题,在现有的利益分配体制下面,真正是神马都是浮云。

我们国家一直喜欢说,先把蛋糕做大,再来研究怎么分,可当蛋糕大了,大家才发现国家早就分走了最大的一块。改革开放30年取得的成就,其根本是在于国家对民间的放权让利,是民间而不是政府让这个国家充满活力,短时间创造了大量的财富;创造财富的难享受财富,这已经是一种病了,但国富民穷最大的恶果——清华大学的孙立平先生在他的一系列文章和著作里面已经剖析的十分清楚——是社会生态特别是底层生态恶化造成的社会崩溃。

公务员热与民工荒的同时发生,已经表明了民间对创造财富热情的下降,也显示了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正在枯竭,没有进一步的放权让利,没有收入分配机制真正的向民间倾斜,政府年年在念的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只是一句空话,但想想国务院的“国八条”、想想北京市的“十五条”,我们的老爷们,还在做着春秋大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