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夜饭(2)

对我而言,过春节最让人腻味的事,是有人总舔着脸要给全国人民做一台“丰盛”的“年夜饭”,你知道的,我说的是央视春晚。

骂春晚早已成了比看春晚更有趣的一个例行节目了,虽然春晚早已很烂,但我多少觉得不少专家、学者、意见领袖乃至网友对春晚的批评过于苛刻了,春晚不过一碗方便面,既无营养也无口味,尽管方便面销量很大,却也无须拿燕鲍翅的标准来衡量。

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看过完整的春晚了,实际上更多时候只是看到一些片段,不过就算不看,也大概可以知道它是什么样子,除去《新闻联播》,春晚大概就是规定动作最多的节目了。同样是方便面,如果说湖南卫视、东方卫视等地方台还有空间开发酸菜牛肉面、鲜虾鱼板面,春晚只能是把原来的红烧牛肉面变成加量红烧牛肉面或者经典红烧牛肉面,它能给你的惊喜早被长年累月的重复抵消了。

虽然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不看春晚,比如我,甚至很少打开电视,但这些人的离开对春晚谈不上什么损失,毕竟喜欢看电视的人都还多的招呼不过来呢。不过今年8个地方台开始在除夕播出自制节目(而不再转播春晚)却真正是春晚真正危机的开始,只要广告收入可以打平(甚至接近)制作费用,明年就会有更多的地方台舍春晚而去,然后就是加大投入,抢夺市场,想想央视曾经的招牌栏目如综艺大观这类是如何被地方台的综艺娱乐节目打得溃不成军的,想想央视传统的元旦晚会是如何在地方台热情高涨的跨年演唱会的冲击下消声灭迹的,春晚的失守其实只是时间问题了。

春晚的成功源于对即成模式最低限度的突破,它也将落寞于即成体制的限制(纵使突破了限制,也不意味着春晚可以再产生如80年代的影响力),我们很难责怪它不思进取,毕竟在它的后面整个中国的改革不也停滞多时、不思进取了,它真正可悲的地方在于,连方便面市场都快守不住了,它仍然认为自己是燕窝、鱼翅.

其实不了解现实、看不清自己的,又何止只有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