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三日

4月3日 天气晴 在筇竹寺

清明首要的任务是上坟。

为了避开堵车,早去早回,我们8点半就出发了,但这个时间还是略晚了点,到了黑林铺,早已密密麻麻塞满了车。还好高峰还远远没到,过了去玉案山的岔口,道路就变得通畅,很快便到了目的地筇竹寺,算起来,半个钟头路也不过走了一个多钟头,在清明扫墓旺季,算得上很快了。

燃香烛、上贡品、烧纸钱,中国人扫墓祭奠的礼节基本上也就是关于钱财和吃喝,尽管在中国最重要的几个传统节日里,清明节几乎是唯一一个不以“吃”为核心活动的。

因为恰好农历初一,上完坟,我们便进筇竹寺去敬香。比起旁边公墓的热闹,筇竹寺显得太过冷清。我已经记不起我上一次进筇竹寺是什么时候了,最少恐怕也是10多年前的事了。

我第一次认真地看了黎广修雕塑的500罗汉,让我真正惊叹的是黎广修的想象力和勇气,在他的手里,500个罗汉附体于500个小市民,500尊罗汉就是500个寻常人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中国传统的艺术,是极少有为小市民的庸常生活立像的,这被视作堕落,甚至成为了一种禁忌。

 

4月4日 天气晴 在野花沟

![50705423[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507054231.jpg)

3号晚上11点多,好友小白菜打来电话,说如果没事的话,要不立刻出发去大理。对两个拖家带口的男人而言,这个想法略微疯狂了一点,商量了一下,决定第二天去路程近很多的野花沟,并顺路去寻甸泡泡温泉。

云南是一个风景很美的地方,但也是被水平低劣的旅游开发摧残得最不像样的地方,那些已经出了名的景点几乎必然让人失望,要看云南的好风景就得抄小路、钻山沟,而云南的奇妙之处也恰恰在于翻过下一个山头,顺着无名的小路走上几公里,或许就有一片巨美的风景出现在你眼前。

在传说中,野花沟也是这样。

到野花沟的路不难走,从昆曲高速到旧县收费站下,然后顺乡间公路一直走就可以。清明前后正好是云南冬春小麦收割的季节,我们一路上遇到很多当地村民把收割好的小麦铺在公路上,一边晾晒一边让过路的汽车碾压脱粒。美国人何伟在《寻路中国》这边书里面记录过这个场面,他很感慨的写到“以前从来没见过这种一次性公然违反两种法律的行为:道路交通安全法和食品卫生法”,而且据说如果汽车底盘太低,麦秆又很干的话,卷进汽车缝隙的麦秆还会引起汽车着火。不过金黄色的小麦铺在红土地上,映着高原明媚的阳光,在蓝天下面,确实很美。

然后柏油路变成了弹石路,农田也变成了树林,意外的是,弹石路却比刚才的柏油路还要平整,道路也便得干净,树木也一尘不染,显得异常的清爽,后来发现这条路横穿了一个部队的驻地,不得不说,这段路确实让我增加了对中国军队的好感。

![50705823[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507058231.jpg)[![50705234[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507052341_thumb.jpg "507052341]")

相比这段路,野花沟并没有给我太多的惊喜。类似野花沟的风景其实并不少见,比起昆明的青龙峡、罗平的多依河,野花沟的风景恐怕还要逊色一些,但野花沟的好处是在接近沟底的地方有一块很大的草坪,露营、野炊都是首选。

在进沟的路上,一路都是背着帐篷、睡袋、锅碗瓢盆的游客,当地的村民也做起了背送行李、卖柴火、卖菜(包括鸡、猪肉、蔬菜等)甚至直接为游客做饭等生意。不去较真什么背包精神,这本来是好事,但中国人太多,不特别注意环保的话,自然界自身的净化功能很容易就会被打破,野花沟沟头清澈的小溪,到了大草坪就已经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油污。

用个悲哀的说法,中国的好地方,都是去一次少一次的。

 

4月4日 天气晴 在寻甸

奢侈旁边往往就是贫困,极端的奢侈旁边往往就是极端的贫困。

我说的不是中国的现实,而是云南的旅游。在云南数不清的高尔夫球场旁边,大部分都是赤贫的乡村,高尔夫的高昂投资并没有让这些乡村真正脱贫。我从不反对奢侈,但我总觉得一个行业也好,一个企业也罢,如果和所在地的居民没有一点良性的互动或者说是带动的话,在根基上多少是有些值得疑虑的地方,高尔夫如此,位于寻甸塘子镇得星河温泉也一样(当然温泉比高尔夫好的地方是不会产生那么严重的生态问题)。

比如当我们到达星河温泉,发现里面不能过夜,而它的客房房价又太贵,我们准备先在周边住上一晚。但转遍整个塘子镇,不仅只找到一家羊圈旁土坯房改的旅社,连餐馆都是只接待预订的,不得已我们只得顺着夹在亮丽贵气的星河温泉和破败的塘子镇间的公路,到寻甸县城解决吃住问题。

寻甸是昆明最穷的县之一,因此住宿、吃饭也都很便宜。我们住的60块钱的标间在大理恐怕要卖到200,而在当地一家门面不小的餐厅,135块的一顿饭有8个菜,而且有6个是荤的。

对这顿饭,我、我家领导、小白菜夫妻都很满意,我特别喜欢的是一道素菜“懒豆腐”,就是青豆米去皮后磨成泥,加进小瓜丝后隔水蒸熟。我们去的这家餐厅,用料非常新鲜,口感十分鲜甜,我先光吃一碗、再拌饭一碗,想吃第3碗的时候,发现满满一大碗的懒豆腐已经被吃的一干二净。

吃完饭出来,寻甸的大部分商店都已经快关门了,非常的萧条。路过县政府门口的时候,小白菜问“寻甸的财政收入主要靠什么?”

我看了他一眼,说“还真不知道”。

 

4月5日 天气晴 在寻甸星河温泉

一大早,在宾馆隔壁吃了一碗没什么味道的牛肉米线,我们便杀到了星河温泉。

云南这几年户外温泉非常流行,昆明的滇池春天、阳宗海的柏联、安宁的金方和温泉心景、玉溪的映月潭、米勒的湖泉、大理的地热国……,貌似开张一家就火爆一家,某些业内人士甚至急不可耐地叫嚣云南旅游已过渡到了“泡汤时代”。

其实在什么时代,泡温泉都是个好活动,至少我这么觉得。特别是硫磺味重一点的温泉,不用下到水中,从气味上就让人感到舒爽畅透。记得小时候,有几次跟父亲去春城饭店旁边的春城温泉洗澡,虽然也就是普通的大众浴室,但浓浓的硫磺味道总让我觉得这和在一般的浴室洗澡是完全不一样的。不过现在的温泉有硫磺味的越来越少了,星河也没有,小白菜甚至开玩笑说星河恐怕是用锅炉烧水来做温泉水。

和其他露天温泉一样,星河也设计了如牛奶池、玫瑰池这类所谓的特色泡池,由于我们到得早,我们有幸了解到牛奶池加的其实是奶粉,而玫瑰池、柠檬池添加的更是不知道名字的香精(色素)而已。虽然这应该可以算作行规了,但我觉得噱头还是少一点好,比如我就更愿意在泡在最纯的“原教旨”式的温泉里面。

好在我家领导和小白菜家领导都是挑剔的人,她们发现了一处刚刚换过水,而且有竹帘子遮门的泡池,避开越来越多涌进来的人群,在阳光下,毛孔打开,汗水和温泉水混在了一起,用两个字说就是“舒服”,换成一个字就是“爽”。

不过比起硬件,星河温泉的软件就显得太糟糕了,比如中午的自助餐,厨师完全就是在浪费材料,而更糟的是,就算服务员的水平还需要培训,但至少人数应该保证,近1000平米能容纳200多人的休息厅只有3个服务员,这实在是抠门的有点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