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肉精

周末到岳母家吃饭,岳母紧张地告诫我们,尽可能不要吃猪肉,如果实在要吃,就去超市买某品牌的,最好还别买太瘦的,而不久前,她还是纯瘦肉的支持者,一丁点肥肉都会引起她对健康的担忧。发生这么大的转变是因为CCTV这段时间大规模地报道了由双汇揭开的瘦肉精滥用问题,尽管这个问题我和我家领导在09年广州发生大规模瘦肉精中毒事件后就曾经给她说过,但对岳母这个年纪又比较正统的中国人而言,CCTV才是最可信任的消息来源,这当然算得上CCTV的骄傲,却也是它最可悲的地方。

不说CCTV,关于瘦肉精的种类、安全性及对健康的影响,科学松鼠会的《“瘦肉精”的前世今生》、《为什么美国人不怕瘦肉精》、《云无心微博访谈瘦肉精》等文章已经用通俗易读的方式讲的十分清楚,今天我想讨论的只是下面这两个问题:

1、养殖业使用瘦肉精的初衷是什么?

我的答案是提高品质、降低成本与价格。

这个说法当然注定会招来板砖,但如果抛开无谓的道德批判,瘦肉精的使用和三聚氰胺是完全不同的,三聚氰胺属于彻底的弄虚作假,而人们发明使用瘦肉精时期望的两大效果——增加瘦肉含量及增快猪的生长周期不一定都那么坏。

首先是增加瘦肉含量,这几乎不用再解释了,比起肥肉,瘦肉不仅更健康,而且更美味(尽管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觉得带肥的瘦肉更好吃一点,但这依然是瘦肉),同时养一头猪的成本是由肥肉、瘦肉、骨头这些东西共同分摊的,肥肉卖不起价,瘦肉就要贵一点,提高了瘦肉含量,肉价也就会相对便宜一点。

然后是增快猪的生长周期,这也很好理解,生长周期加快,产量就会增加,喂养成本就会下降,生产规模也就容易扩大,市场供应也就增加,结果是价格下降,消费者受益,而且在大多数不神奇的国家,市场供应增加后形成的竞争加剧会推动生产者不断改进产品,最终的结果是消费者吃到质优价廉的猪肉。

现在的问题在于目前使用的瘦肉精的安全性还存在疑问,要么已证实会对人体造成危害,如虽在全球都被禁止但在中国仍大规模非法使用的克仑特罗;要么是毒性较小、人体代谢也较快,但是否在实验测定的安全剂量可以合法使用仍存争议,如在美国、加拿大、泰国等可以合法使用但欧盟、日本、中国均禁止的莱克多巴胺。

但因为克仑特罗有害就彻底否定瘦肉精这一类物质就显得很不理性,克仑特罗甚至莱克多巴胺不行不要紧,还可以去研发更安全的瘦肉精,让猪肉的肉质更好一点,出栏速度更快一点是这个行业合理合法的又理性的需求,而这不损害甚至是符合多数消费利益的。打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假设有一天,研究发现伟哥对人体危害太大了要禁掉,是不是就得去否定一切治疗性功能障碍的药品?不会,一定有人发明出“光哥”、“正哥”,因为追求和谐而愉悦的生活是最基本的人性。

2、为什么会发生大规模的瘦肉精非法滥用?

很多人会习惯性的把这个问题归咎于商家良心坏了,要谋取暴利,我们就先来简单的做个小小的计算:

按一头猪250公斤,猪肉占猪总重的70%,瘦肉率为50%,使用瘦肉精后瘦肉率提高到了75%,增加的瘦肉量为44公斤,按昆明市场猪肉价格最高时的脊肉价格30元/公斤计算,可以增加的收入是1320。如果考虑瘦肉与肥肉的价差,再考虑实际情况下增加的瘦肉不会完全是价格最高的脊肉,那么这个收益会大大降低,也许会在1000以内,而且这个收益还要由养殖、屠宰、批发、零售及肉类加工等各个环节来分摊,再加上养一头猪的周期,说养殖业得各个环节都通过瘦肉精牟到利了当然是事实,但恐怕没多少人好意思把这个利称之为暴利。

那么为什么还有如此之多的企业、个人为了这点利冒着违法的风险去使用瘦肉精?

我个人觉得有两个同等重要的原因:

其一,和其他同样是劳动密集型,又算得上完全竞争的行业一样,养殖和食品加工这个行业的整体利润水平是很低的,而且由于技术积累薄弱、市场管制严格,这些行业增收、增利的途径是非常有限的,就算不是暴利,只要能增加一点利,对整个行业仍然是有吸引力的;

其二,尽管使用瘦肉精获利有限,但比起被监管、被处罚的风险,这个利益仍然很高,一个看得见是事实是,尽管三鹿倒了,但蒙牛依然能过得下去,双汇在央视的广告又开播了,不愉快的事情也会很快烟消云散,而真正的受害人如赵连海依然无处伸冤,还曾经去过本该属于三鹿、蒙牛高管的小房间。

简单地说,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完全合法地去谋生去获取利益很难,搞歪门邪道、耍流氓致富却很容易,甚至在不少时候,你不当流氓就活不下去,没有人生来就想当流氓,多数人是活生生地被逼成了流氓,虽然他们中的很多人不得已当了流氓以后,喜欢上了流氓的生活,以为只有流氓才是正常的,任何不流氓的行为都被认为是天真和幼稚。

所以在痛斥蒙牛、双汇这类流氓的时候,千万别忘了成就流氓的大环境,就如同在批评腐败官员的时候,更应批判的是腐败官员赖以生存的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