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级了Ubuntu11.04 Natty Narwhal

比起习惯于跳票的微软、不介意跳票的苹果,Ubuntu的准时令人感动,何况每半年就整体升级一次的Ubuntu更新的频率比Windows可要频繁的多。

前天,在4月结束前,新一版的Ubuntu 11.04 Natty Narwhal终于正式发布了,这个版本最大的变化是不再使用GNOME3桌面,而换成了Ubuntu自家的Unity,而Ubuntu的掌门人Mark Shuttleworth甚至把这称为“Ubuntu历史上最大的变革”。冲这句话,我几乎在第一时间(当然,只是我的第一时间)就把系统从10.10升级到了11.04。

客观地说,Ubuntu当然是Linux无数发行版里面最贴近大众用户的版本,不过它的亲民形象也只能局限在和其他Linux版本比较上,我不能说它比Windows更麻烦,但对我这样的门外汉,搞定这次升级还是花了整整一个晚上。

![3000044[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30000441.jpg)

但Unity并没有带来什么惊喜,尽管它的界面比以前的版本细腻精美了不少,但还是要分跟谁比。我觉得它的界面设计(尤其是方方的图标)更接近于IOS、Andriod等移动设备的操作系统,如果再考虑Ubuntu此次把台式机/笔记本版本同上网本版本合并这个因素的话,是不是可以认为Ubuntu也在考虑进军移动领域了?毕竟这既是当前的热点,又有脱胎与Linux的Andriod的示范在前。

![Web%20browsing%20-%20Ubuntu[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Web20browsing2020Ubuntu1.jpg)

真正让我意外的是在Ubuntu官网的浏览器页面上竟然出现了百度的图标,这是不是意味着正在研发的百度浏览器将支持Linux?如果再考虑百度浏览器采用的是IE核心,事情就变得真正有趣了。

不过对我这样非专业的普通使用者而言,Ubuntu 11.04依然算不上一个理想的平台。Linux最爱宣称的是专业,最爱举的例子是大部分的服务器使用的都是Linux,但这也恰恰是它难以打开桌面市场的最重要原因,尽管Linux大部分的发行版本都是免费的。

对比Mac OS就很容易理解这个问题,尽管Mac OS也发源自Unix,但苹果是完全站在用户的立场来进行设计的,这使得Mac OS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易用性。从Windows转用Mac当然也会有很大的不适应,但这个不适应更多的是从复杂变到简单的不适应,而从Win转到Ubuntu呢?恐怕最少也得去学几条如sudo这类的命令,否则是难以驾驭这个系统的,尽管它已经竭力在为用户考虑了,但那依然是立足在开发者立场的,用7-11董事长铃木敏文先生的话说,为客户考虑和从顾客立场出发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情。

Ubuntu的另一个大问题是,对普通用户而言,缺乏真正堪称杀手级的主流运用,可以在这个平台使用的软件相对于Win和Mac,更多的是功能上的替代,而不是性能上的取代乃至颠覆性的提升,开源对普通用户而言,是没有什么实质意义的。以办公软件为例,像Libreoffice、Openoffice这样的软件是根本不能和Microsoft office、iWrok相提并论的,如果不是因为有Google Docs,那么这个平台对我就几乎没有任何粘性了。

对像我这样的非IT从业者而言,使用Ubuntu这样的平台,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尝鲜猎奇,另一个在中国很实际的原因是,我没能力或者舍不得去购买正版,但不管是道德感泛滥也好、虚荣心作祟也罢,我不想使用盗版,那么Ubuntu就成了一个不错的补充平台,但这样产生的吸引力及用户的忠诚度显然是不可靠的,作为一个意在个人市场的操作系统,Ubuntu真正的变革显然还没有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