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眼镜记

由于高度近视,我是个离开眼镜就活不下去的人,在我最怕的事情里面就包括了眼镜坏掉,别的不说,向上轻轻扶一下眼镜这个动作早已成了我习惯的一部分,哪怕眼镜坏了,这个动作仍旧会定时出现,就像吸烟的人,手上不夹点东西就心里痒痒、坐立难安。

除了生活不便,修眼镜也是一个麻烦的事情,度数、瞳距,每一个指标都要控制的很仔细,要找专业的眼镜店、有经验的师傅,生怕哪个环节弄得不好,没有好的矫正效果不说,让眼睛再高速的增加几个圈。

但更麻烦的是,我很难预料眼镜什么时候会出问题。像我这样的高度近视,镜片很厚,扔到地上都不一定会碎(很像诺基亚的手机),但也由于镜片厚,镜架的压力也就大,特别是鼻架与镜框的焊点,不需要任何冲击也随时随地都有崩溃的可能,尽管我在多处备了多副备用眼镜,仍经常被打个手足无措。

这不,今天早上眼镜又坏了,还是老毛病,按我一贯的处理方法呢,我会先带上备用的眼镜,然后有空的时候去我配眼镜的眼镜店,找到熟悉的师傅,由于我选用的镜架款式比较大众,库存也比较大,只需要把镜片换上,不出10分钟就可以搞定;如果确实没有原来的镜架,那就看镜片,如果还比较新,就挑一副相近的镜架,如果已经磨损得厉害了,就干脆重配,总之时间充裕,选择多多。

但麻烦的是,今天我出差了,在深圳,没有备用的眼镜。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立马给在深圳的朋友打了个电话,问他深圳知名的眼镜店,但他眼睛太好,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两个名字“宝岛眼镜”和“博士眼镜”。

好歹知道了两家店,我便先去餐厅吃自助早餐,顺便问服务员眼镜店的位置,可惜的是,服务员也大多属眼睛完好的健康人士,夹杂在衣服店、饰品店、鱼丸店、茶餐厅间的眼镜店估计是被直接忽略的。还好有万能的谷歌地图,我查到在东门路口就有一家宝岛、一家博士,从国贸过去,走路都很近。

顺路先到了宝岛,从直观而言,不太喜欢这家店,店名和Logo做的太靓丽、太艳俗了,缺乏一点眼镜店该有专业感,而流露出了一点点山寨的气味。

但服务员很热情,要找到和我原来一模一样的镜架当然不可能,只能找形状接近又略小于我原来镜架的,但从最便宜搜到最贵、又从最贵查到最便宜,只有一副奶油味十足的大框镜架适合我的镜片,我当然很难接受这种款型,最后阳光的小伙子宣告,我想要的款式已经落伍了,在深圳已经找不到这样的旧款了。

既然如此,我只有出来,从光线很暗的地下通道以老年人的速度下楼梯、以中年人的速度上楼梯,然后再以青年人的速度走到了博士眼镜。

博士的门脸没有宝岛做的显眼,靠在KFC旁边极不惹眼,但内部装修明显高出宝岛一个档次,我努力的扫了一下价格,也要比宝岛要出一个档次,服务员也很友善,而且比起宝岛热情的男生,我当然更乐意和博士笑容甜美的女生交谈。

选框的过程出奇的顺利,因为她们正好有一款做特价的Esprit镜架和我原来的镜架极度相似,只需要把镜片磨掉一点点就可以完美装上,而且瞳距也不会改变,价格更是划算,打了3折只要628,说起来,真不该在宝岛耽搁那么长,还浪费了那个小伙不少时间和几杯茶水。

下了单,付了款,时间也到了中午,由于眼镜要送到厂里装配,尽管是快件也要90分钟,看见街对面有一家永和豆浆,我便从昏暗的地下通道走了过去,一份冰豆浆一份馄饨,填了肚子解了暑气。

馄饨刚刚吃完,电话就来,又是那个甜美的声音,眼镜已经做好。我几乎是以深圳速度穿过地下通道到达博士,另一个女孩接待了我,她告诉我,那个甜美的姑娘是她们店长,从厂里拿回眼镜才吃饭去了,我就委托她带我感谢。然后试戴、微调,一切非常专业,眼镜的效果也非常好,世界瞬间变得清晰。

从博士眼镜出来,我先绕到去了趟金光华,在满记甜品买了一份榴莲班戟,这种我吃起来有些腻的食品是我家领导的大爱,今天见不到她,就替她吃点她喜欢的东西。

这句话当然是专门写给她看的,但我依然觉得很甜,就像刚刚吃完的那块班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