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稻盛和夫《活法》

![s6176773[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6/s61767731.jpg)

东方人的一个爱好是封神,无论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所以尽管现代商业发源于西方,在世界500强中占比例最大的也还是美国公司,“经营之神”这个名号却很少落在西方企业家头上,无论是先贤亨利·福特、斯隆,还是当代牛人韦尔奇、盖茨、乔布斯,或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马克·扎克伯格,多数被称为“神”的还是日本人,比如日本的松下幸之助、盛田昭夫、本田宗一郎乃至小一辈的铃木敏文等等,但如果要从这些“神”当中挑出最“神”的一位,那一定非稻盛和夫莫属。

说起稻盛和夫的“神”,首先当然是指其经营之“神”,他一生做了两家公司——京瓷和日本第二电株式会社(KDDI),还竟然让这两家公司都进入了世界500强,神乎其神的是,他还曾在一个季度之内令陷入严重亏损的日航扭亏为盈。

当然,更“神”的是,笃信佛教的稻盛和夫做完KDDI后,还曾经出家当过和尚。

在我们的文化心理里面,对商业、商人的低看是根深蒂固的,“儒商”成为一种对商人的褒奖,恰恰是因为儒比商高(如果把一个知识分子叫做“商儒”,就几乎是骂人的话了),所以学佛的稻盛和夫(可以叫做佛商或者僧商)也就借着佛“神”了起来,他学佛的“神”甚至还超过了他做企业的“神”。

但对稻盛和夫而言,佛并非为了装点门面,反而他是把做企业看做修行的一部分,因此,我们在《活法》这本书里面也就读到了大量的将佛法、修行与工作、商业联系在一起的文字。

比如在“提升灵魂的六个方法”一文里面,稻盛介绍了佛教修行的“六波罗蜜”,即布施、持戒、精进、忍辱、禅定和智慧。然后紧接着便在“工作是值得尊敬的行为”一文中提出了精进是六波罗蜜中最易实行的修行,因为在日常的工作中精进就是不惜努力、拼命工作。

又比如在“别急着看结果,因果的账总有一天会结清”中,稻盛先生便以因果报应解释了长期目标与短期利益,并给出了结论——因果实现需要时间,不要急于得到结果。

这些当然都是很精彩也很基本的观点(值得注意的是,无数的优秀公司、优秀企业家们最强调、最关注的往往都是那些最基础、最本质的东西),而像这样精彩的观点在整本书里面四处可见,但我依然觉得《活法》不是一本能让人满足的书。

和其他人生励志的图书一样,作为哲学和思想,《活法》缺乏必要的深度;作为行动指南,它又只有太多的结论,而缺少确实的方法,它不是在告诉你如何去悟,而更多的是在说他悟得了什么。它不上不下、不高不低,不是正好,而是正好卡住,当然,还可以把它吹嘘成一本心灵读物,但那不就是我们熟悉的鸡汤吗?

按松鼠会云无心的讲法(参见《吃鸡肉,喝鸡汤》),鸡的营养成分主要是蛋白质,而蛋白质主要在肉上,鸡汤的香不是因为它营养,而是因为鸡汤融化了鸡肉中最没营养的香味成分,要营养,还得吃肉。

因此,或许可以说,《活法》无非是又一碗贴了名牌标签的“心灵鸡汤”,要一窥稻盛和夫的“神技”,也许还是应该去读《创造高收益》、《阿米巴经营》或者他的自传,当然,口味也许会重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