溃败

最近忙,主要是频繁出差,像一个乡村邮差。而在路上,除了飞机,动车是我最主要的交通工具。

得知动车D3115追尾的时候,我恰好就坐在从深圳开往广州的动车上。说句实话,尽管汽车追尾、飞机失事、火车出轨的事情已经听多见多,但我的心还是一下就被提到了嗓子眼,随即又重重落下快速地跳了起来。在我的概念里面,无论存在什么样的客观因素,两辆列车要追尾或者相撞,至少调度是一定出了问题的,这赤裸裸的人祸由不得人不心惊,何况我坐的那班车恰巧不仅晚了点,还超了员。

不过在中国,灾难本身永远不会是最令人心惊胆战的,或者说比起事故本身,官方对事故救援与善后处理往往是一场更大的灾难。

掩盖真相、制造谎言早已成了天朝的基因,这不是某个头讲两句话、或者某只手做几个动作就可以改变的。但掩盖真相远比查清真相要困难,制造谎言也远比说出事实需要更多的智慧。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512,还是723,权力暴露的不仅是它的蛮横和伪善,还有愚蠢和笨拙。

那些一环扣不起一环的事实陈述、那些不用脑袋用屁股也能找出逻辑错误的托词根本没有一点精心编造的痕迹,只是占着手中的“二杆子”胡来蛮干,水平之低劣甚至不如传销这类江湖骗子。连谎话都讲不好,借用胡总在红帮90年大会上的提法,这“执政能力”确确实实是大有问题。

当然,在很大程度上,我也很怀疑究竟能不能找到真正的真相,真相要靠细节的支撑,而细节或许从动车运营的第一天起就没有真正被重视过。

我对政府部门、国企的印象一开始随大流的——人浮于事、相互推诿、机构庞杂等等,后来我发现政府、国企的很多管理思想和制度部署之精当是远远超过大部分民营企业的,但问题是好的管理思想和制度部署并没有产生好的管理效果,这其中的关键除了众所周知的潜规则(如“三讲”之类,明面的意思是要加强学习提升能力,实际上在多数地方都转化为换人调整班子)之外,就是对细节的刻意忽视。

我曾经专门对比过政府的发文,我惊奇的发现,同一件事情,省级部门的文件在谈宏观讲原则,地市的发文在谈宏观讲细一点的原则,到了县区只是讲了一点更细的原则,而关键的措施、具体的做法却往往云里雾里,省、市的人说不清让问县里,县里的人说没交代请问省、市。推诿的事情是解不开的,细节的缺失也不好怪省、市、县的,毛病在体制,集权管控往往会让对上的迎合与对上的隐瞒结合在一起,为了自身的安全,任何节点上的人,都不会傻到把细节亮出来,细节有对错,而原则永远正确。这不仅是政府、国企的问题,也是所有采取集权式管控模式企业的问题。

而一旦没有了细节,管理的思想也好、制度也好都成了空架子,再好的思路与原则都会失效,小的错误或许可以掩盖,大的过失就会造成无法承受的灾难,这不是那一个人的责任,而是这架机器无可避免的Bug。

回到动车,如果说如何调度、如何救援乃至如何编一个好的谎言还在“术”的层面,那么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人祸、该怎么样面对公众甚至该不该说谎就是“道”的层面的问题了。

可悲的是,如果说官方在动车事件上的“术”还可以称为“庸术”的话,那么其“道”只能叫做“无道”了,关于“无道”的批评文字已经太多,我只想讲,“无道”之源是“逆势”,自由、民主在一、两百年前就成天下之大势,而天朝红帮却还处处抱守专制独裁之遗旧。

长江商学院的校训之一是“取势、明道、优术”,我个人以为这是至理,我无法想象一家“逆势、无道、庸术”的公司可以成长而非死亡,国家、朝廷也一样,追尾的动车已经宣告了它的溃败,而已逝去的生命不会因90万的赔偿而被淡忘,该来的迟早要来,该滚的也早晚得滚。

我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