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马乔是个什么蛋?

卡马乔来了,顶着前皇马、西班牙国家队主教练的名头,但归根结底,他的到来不过是大连万达和中国足球野合后产下的一颗蛋,尽管是第一颗蛋。

其实我很难理解为什么有如此多的人质疑卡马乔的资历,虽然比起里杰卡尔德、斯科拉里这些绯闻对象,卡马乔的名头要略逊一筹,比起阿拉贡内斯、瓜迪奥拉、博斯克这些西班牙同胞,卡马乔的战绩更是相差甚远,但把卡马乔和中国队的历任主帅放到一起,他毫无疑问是第一大牌,如果再考虑他和中国足球在世界足坛的地位,说他到中国任教是屈就也不为过。

但让我更难理解的是,万达与中国足球的联姻竟然获得了一边倒的赞誉,如曾经做过经济学教师的《体坛周报》名笔周文渊甚至为万达只是出钱、出力、出建议而不是全面接管拿到“话事权”而感到遗憾(我个人认为,在现实的政治格局中,这恰恰体现了万达的精明)。

支持万达介入中国足球的理由很多,浓缩一下,大约可以概括为三点:中国足球缺钱、足协的管理能力太弱、足球的管理体制需要变革。

先说钱的事,尽管中国足球形象不佳,但本质上却不能算不良资产,反而它很有潜力,关键看操作者会不会玩、怎么去玩,懂行的如恒大,风生水起,不懂的如足协,穷困潦倒(当然对足协官员而言、个人的政治利益、经济利益和足球的利益往往不会完全一致,也许不是他们不会玩,而是他们玩的游戏我们并不懂),但本质上,要找到钱,其实并不困难,所以在支持万达的声音里,都会提到5亿巨资,但重点还是在万达可能会带来的管理变革。

再说管理能力,套用个术语,也就是“行政体制改革”,抛开没有“政治体制改革”支持的“行政体制改革”是否有效不谈,如果足协真是要改革内部管理、提升管理能力,更应该去找的应该是麦肯锡、埃森哲、罗兰贝格这样的咨询公司,而不是万达这样的地产商。

最后说说体制的问题。

关于体制的改革,我觉得离不开两条:一是政治的民主化,二是政府权力的让渡,且这种让渡的对象是全体公民,而不能是明码标价的交易。

如果以这两条为标准来衡量,以其说万达对中国足球的介入可以引发一次体制的变革,不如说这是官与商打着变革旗号的公开交合。

杨继绳先生曾把中国当前的体制描述为极权专制与贪婪市场经济的恶性结合,如果说以前专制与市场、官与商之间更多的是利益交换的话,那么万达对中国足球的直接介入不正说明在利益交换升级的同时,利益共同体已经达成,而且正在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路上狂奔而去。万达的介入不仅不会让体制产生变革,官与商的恶性结合反而是体制变得更恶、更顽固的信号。

万达和中国足球的野合还会生出什么样的蛋,我不清楚,但我知道,真正的混蛋一定和足球无关,更糟的日子也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