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平的?

中午,我在昆明顺城王府井负一楼禾禄回转寿司旁边的味千拉面吃了碗面。

晚上,我钻进深圳金光华广场负二楼味千拉面旁边的禾禄回转寿司点了一人份的寿司拼盘。

如果不是超过10度的温差提醒我,我甚至会忘了在这个下午,我坐了半个钟头的的士、2个钟头的飞机和1个钟头的地铁,从珠江的源头晃荡到了珠江的入海口。

世界似乎真的已经变平了。

理论上说,有了互联网,任何一个偏僻小镇的青年,他可以享有的资讯、可扩展的社交圈子与北京、上海乃至纽约、巴黎的年轻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现实是,翻墙玩推特的知识分子、民主人士、IT精英与存钱买Q币升级黄钻、绿钻扮靓QQ空间的三线城市MM间是没有交集的,互联网给了每个人选择的自由,但多数人的选择仍然无法脱离自己所处的环境。

前几天我接待了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同学,他现在工作、生活在一个大城市旁边的小县城,我惊讶的发现曾经同吃、同住的我和他竟然除了忆忆旧、交换一下其他同学的近况之外,再找不到一个共同的话题。其实这几年我们一直通过SNS联系,我偷他的菜、他转我的转帖,但所谓的交流也就仅此而已,并不多过在网络勾搭上的未知男女人鬼的“路人甲”、“宋兵乙”,世界是平了,我却还在我原来的地方。

除了互联网,商业也在不遗余力地让世界变“平”。

凭借品牌的力量,无孔不入的商业重新定义了口味、品味、审美甚至内心和身体的暧昧。变换的是城市,不变的是麦当劳。无论走到哪,都会被熟悉的logo包围,就算在无人问津的五线、六线的小县城,也绝不会缺少外表诡异的“麦肯基”和“沃尔福”。

生活被商业修剪的如此相似,但也仅仅是表面的相似而已。北上广衣着光鲜的小白领花一两个礼拜工资买部iPhone4的心情会和衣着同样光鲜却要花一两个月工资才买得起一部iPhone4的昆明小白领一样吗?那些把玩着山寨版iPhone的小镇青年呢?

消费填平的不是世界,而是欲望。

维多利亚的秘密售卖的是欲望,星巴克也是;乔布斯的演讲讲的就是欲望,叫买A版LV包包的小贩嘴里冒出的也是欲望。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生活的更好,而更好本身就是欲望。

小城市要想变得像大城市一样,但大城市却要让自己显得和小城市不一样,欲望既要拉平世界,又要把世界折起来。

世界是平的吗?这还重要吗?

因为有欲望,就会有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