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读书记

今年十一,遗憾地错过了和朋友去德钦徒步的旅行,只因为七天的假期,我家领导倒有六天要去学校上课。领导去受苦,我便猫在家,读书听歌看球上网,过起了黑白颠倒、昼伏夜也不出的宅男生活。

事实再一次证明我是一个眼大肚小的人,十一前我订了庞大的阅读计划,然后在京东、卓越进行了大采购。但我实在是高估了我的阅读能力,也把七天想象的太过漫长,再加上网络和足球的诱惑,还有必须要参加的家庭聚会,时间被分得七零八落后,大部头的东西一点没碰,只看完了“一厚两薄”三本相对轻量级的书,其他的存货要消化完看来要到春节了,冬春零售旺季,书商是很难从我这里赚到钱了。

读了的三本书,都和美国有关,虽然是“轻量级”,但作为美国政治、司法制度的入门性读物,却都是实实在在的好书。

![s6519021[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10/s65190211.jpg)

小布什《抉择时刻》

尽管任何自传都存在一定程度的自我美化,但小布什在《抉择时刻》中的自我美化比起真理部指挥下的中国舆论对他的刻意丑化显然更加诚实,至少那些把小布什当笨蛋的观点可以见鬼去了。

我很喜欢这本自传的体例,它不是循规蹈矩的按时间顺序来回顾他的一生,而是选取了14个关键的事件即所谓的“抉择时刻”来进行讲述。他最大限度地提供了和各个事件有关的背景,清晰地描述了决策的过程和决策的动力,这不仅提供了一个个有价值的历史场景,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他的能力——能把如此复杂情况讲得如此清晰的人会是一个无能之辈吗?决定行动的可是思维。

读这本书给我的另一个强烈感受是,拥有坚定的信仰对一个领导人是多么地重要,因为失去了信仰、甚至从来没有信仰的领导人对一个国家的伤害,我们早已经习惯了。

![s6634406[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10/s66344061.jpg)

何帆译《大法官是这样炼成的》

如果要在简体中文出版物里面了解关于美国司法制度,就职于最高人民法院的何帆法官已经成了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他写的《大法官说了算》和翻译作品《九人》都已经被贴上了必读的标签。

这本《大法官是这样炼成的》是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哈里·布莱克门的自传。这本书的重点是布莱克门整个大法官生涯最重要的案件——1972年的“罗伊诉韦德案”,这起堕胎案让布莱克门成为了美国“20世纪最重要、也最有争议的大法官之一”(《时代》周刊语),而案件更成为检验美国政治家立场的试金石。

作为中国人,有时很难理解堕胎议题在美国政治中的重要性,甚至连小布什也在《抉择时刻》说,在他年幼的时候,“堕胎还没有成为一个重要的政治议题”。我的一个理解是,人权的发展让堕胎议题越来越重要,在种族问题基本解决之后,涉及生命权、隐私权、健康与医疗权力的堕胎问题已经成为了探讨和进一步提升人权的关键领域,这个问题在天朝的无人问津,也从侧面证明了天朝基本人权的缺失。

![s6643899[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10/s66438991.jpg)

何帆译、安东尼·刘易斯著《批评官员的尺度》

何帆的另一本译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权威刘易斯的作品,比《大法官是这样炼成的》要精彩不少。

这本书讲述的是美国司法史上具有里程碑地位的“《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但本书并没有停留在对案件的记录,而是深入了案件的核心——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刘易斯在书中写到言论自由不是天然存在的,甚至时时都可能受到外力(尤其是政府)的侵扰,美国的言论自由可以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是联邦法院大法官、律师、陪审团、政府、公民的合力,在不断地争论中一步步拓展落实这一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用句拗口的话说,正是自由的言论实现了言论的自由。

而保护这种争论正常进行并最终达成有益结果正是宪法。美国宪法最可贵的不是它超强的稳定性,而是它建立在基础原则之上开放的可解释性。在怀疑政府、相互制约这一基础逻辑上,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通过其解释宪法的法定职责,不断创新“宪法”以适应国父们不可能预见的现代甚至未来的社会变迁。但推动创新的往往不是占有统治地位的旧思想,而新思想的产生与去伪存真恰恰需要宽容的环境,禁锢思想最终只会导致社会的退步,终结错误思想的应该是思想的争论而不是会被滥用的行政暴力,宽容才是一个社会真正强大的标志,正如约翰·哈伦大法官所说“容许空气中充满不和谐的声音,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力量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