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怕你们了

和一个亲戚吃饭,我想她不是太了解我,也不太知道我的近况,虽然我们见面的次数不算太少,但确实从没有过稍微深入的交流。我想也许我了解她要多一点,因为她是做安利的,每次她和她老公出现,总是很快把话题拉到安利和安利关心的“健康”这类话题上去,他们好像不关心除了安利之外的一切事情。我家的一位长辈很看重这位亲戚,曾经批评我很少和他们交流,但我实在不知道,在他们面前,除了沉默,我还能做什么。

今天吃饭的时候,我的这位亲戚突然问我:

“你还在原来的那家公司吗?”

“你现在收入是多少钱?”

没等我回答,她便告诫我说,“单靠上班挣那点工资是不行的”。

“这样,我替你报个名,这个周末一起去参加一个讲座,叫”人生规划“,非常好的。”

她说这句时,我家领导正好点完菜进来,就随口问:

”你是请他去讲课,还是去上课?“

亲戚一怔,有些尴尬地表示,现在肯定是去听课,以后也是可以去讲课的,然后就接着介绍这个”很好“的课程,当然最后少不了说这个课程的很多例子是关于安利的,我应该了解一下。

她还说,这个课程和外面那些讲理论的不一样,不是书本上的,有很多的游戏,很适合成年人。我真想告诉她,讲实际、讲实践的不一定就不是理论,更不一定要靠游戏,靠游戏学习的是幼儿园的小朋友,成年人的特点恰恰是可以理解复杂的问题、通过更抽象的方法来学习。

没有办法,面子必须要给,我只得推脱周末可能要出差,不在昆明,然后又感谢了她的好意。

但我真的想说,做安利的朋友,你们可以让我买你们的东西,多少我一定会买的,但千万别给我推销你们的知识和观念,我真的怕你们了。

对于安利这家公司,我是很有些偏见的,很多人包括一些讨厌安利营销的人都说它的产品好,但像洗洁精、洗衣液这类产品,我实在不知道用什么标准去衡量谁比谁更好,就像汰渍广告的手法——它永远告诉你这一代产品比上一代好了多少,终于可以把衣物洗干净了,但到了下一代产品出来,这一代又成了什么都洗不干净的玩意儿了。

何况几乎大部分安利营销人员在对比实验时,拿来和安利产品对比的都是很低端的产品,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做安利的在推销安利的钢锅时,拿售价相当的双立人这类品牌做对比,同两、三百的锅去比,有什么意思嘛?

做安利的都说安利是”直销“,不是”传销“,但它的本质还不是和”传销“一样,把无知看做真知,仍然施以“洗脑”般的思想控制,然后等着一个个大活人走火入魔。我一个朋友很喜欢讲一个小段子,说一次,他和他一个朋友吃饭,他考虑到他朋友是做安利的,便在点菜时多点了些蔬菜,其中用苦菜(昆明特有的青菜)煮了汤,苦菜煮得火候过了一点,那个做安利的朋友捡起起一根,叹了口气说“维生素是没有了,吃点纤维素吧”。

还有很多同情安利的朋友说,把安利搞成伪科学乐园、搞成邪教的是下面的营销人员,不是安利公司,但这种说法不就和说奥斯维辛是纳粹的下层军官干的、和希特勒无关,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士兵干的、和东条英机、冈村宁次这些军阀无关,文化大革命是林彪、四人帮干的、和先帝无关一样可笑吗?

一家真正好的公司,脑子是可以指挥手脚的,手脚有问题,那说明脑子也一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