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Censoring US ?

昨天,Wikipedia换上了黑色首页关站24小时并号召所有在美国的访客发邮件给参议员,抗议SOPAPIPA

昨天,Google换上了黑条幅Doodle,代替了刚刚挂上的纪念中国动画大师万氏兄弟的精彩Doodle,抗议SOPA和PIPA。

昨天,《Wired》杂志网站拉黑网站所有文字,打出大标语“Why Censoring Wired ?”,抗议SOPA和PIPA。

昨天,Wordpress、Firefox、Reddit等等网站拉黑首页,Flicker号召用户拉黑10张照片,Mark Zuckerberg在自己的Facebook页面发出声明号召网民给参议员写信,抗议SOPA和PIPA。

但同样反对SOPA的twitter的CEO Dick Costolo(@dickc)却在推上说:

”that's just silly. Closing a global business in reaction to single-issue national politics is foolish.“ 我不同意Costolo的看法,互联网让地球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尽管有墙的存在,这个网络依然是一个整体,SOPA和PIPA伤害的并不仅仅只是某一个国家某一部分人的权益。

而且,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国家,美国的互联网立法就是全球互联网立法的风向标,美国立善法,其它国家不一定效仿,美国立恶法,则必定成为流氓国家实施互联网管制的口实。

打击盗版、保护版权人的利益没错,但以”连坐“、”预审“的方式来打击盗版,只能是保护版权未果,限制言论自由成真,最终禁锢人类的思想。

反对SOPA和PIPA,就是为自己争取自由。

在我写这篇短文的时候,Wikipedia的第一次关站抗议已经结束,但争取自由的信念却从未停止。

Why Censoring U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