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未来10年-谁将实现雄霸梦?》

s6875996.jpg

我很少读国际政治类的书,预言类的读得就更少,不过我挺喜欢这本乔治·弗里德曼所著的《未来10年-谁将实现雄霸梦?》。

判断一本“预言”类书籍的优劣,我觉得不在于其预言的准确性,而在于其方法。“错误方法正确结论”比“错误方法错误结论”要恐怖得多,因为后者还可以让人通过错误的结果去反思、修正方法,避免进一步的错误;而前者只会蒙蔽人的眼睛,制造真正致命的错误。

而《未来10年》正提供了一种可信赖的分析方法,这个方法以弗里德曼深厚的国际政治、历史学养为基础,但我以为最重要的是弗里德曼对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的透彻理解,在书中,弗里德曼写到:

理想与现实本来是权利这同一事物的不同侧面。纯粹为了争权夺利而追求权力是一种极其恐怖的做法,不仅不会获得任何长远持久的东西,而且还会不可避免地歪曲篡改美国的政体。然而,只讲理想不讲权力就会流于空谈,因为只有以行动能力作为后盾的理想才可能变为现实。所谓现实,就是要懂得如何运用自己的力量,但现实本身并不会告诉我们为实现目标而应当在何处施展自己的权力。如果不懂得权力的宗旨所在而奢谈现实,那么这种现实主义就成了凶相毕露的代名词,最终也会脱离实际。同样,单纯的理想主义往往是自以为是的代名词,这也是一种通病,只有完全懂得权力的意义所在,才能治愈;而毫无原则的现实主义又往往表现为固执己见,这其实是对色厉内荏、力不从心的一种掩饰。事实上,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不是非彼即此,而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我们往往把美国的成功归结为以宪法为代表的美国制度,或多或少的忽略了以“美国梦”为代表的融合了现实与理想的美国性格。而事实上,美国的宪法、制度不正是这种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交融一道的民族性格的结晶吗?

对我而言,这本书的另一看点是它提供了对中国的精准观察,试举两例:

1、关于中国的基本情况

如果考虑到中国的绝大部分人口生活在东部沿海约400英里范围内,那么,这个狭长岛屿的形象似乎更站得住脚了。这种人口的高度集中性主要归因于水源问题。地图中将整个版图一分为二的粗线是15英寸等降水量线,这也是维持大量人口生存所必需的最低降水量。中国的西部因过于干旱贫瘠而难以承载大量人口,因此,超过10亿人口的实际居住面积仅相当于密西西比河以东、不包括新英格兰州在内的美国东部面积。这部分地域就是所谓的‘大汉’。 2、关于中国的崛起(下文出自弗里德曼的访谈,书中有意思相同但文字长得多的描述)

我对中国的评价是崩溃(collapse),而不是崛起(rise)。中国做得很好,但同时面临着诸多问题。其中最核心的问题是贫困。6亿家庭日收入不到3美元。4.4亿人口的收入不到6美元。13亿人口中10亿以上过着像非洲一样的贫困生活。当然也有6000万人年收入达2万美元,但这些人口不到中国总人口的5%,这不是真正的中国。 我非常赞同弗里德曼对中国未来的判断——“先搞好自己的事”。归根到底,在真正建立起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之前,中国的问题不是强与弱的问题,而是算不算得上一个”现代国家“的问题。

这本书的缺憾在于,弗里德曼太过看轻互联网对未来的影响了。互联网已经远远超越了技术的范畴,它正在和即将融入人类生活的每一个方面,它已经在事实上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以Facebook为代表的社交网络甚至已经开始改变社会的组织方式,我想弗里德曼如果在”阿拉伯之春“后再写这本书,他或许会修正他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