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说对了什么?

不久前,柳传志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

中国是需要改革与改良,把我们的价值观中一部分和普世价值有矛盾的,逐渐变成大家有共性的理念。但这里面有个逐渐的过程,就跟外汇似的,砰一下拧过来,老百姓接受不了,就会出事。打比方说,我上次在中欧商学院说,欧洲竞争力的衰退是因为过度福利化,这话老百姓肯定不爱听。我们如果现在就一人一票,大家肯定赞成高福利、分财产。还保护什么私人财产,先分完再保护,完全有这种可能。它会一下把中国拉入万劫不复的场景。

老柳的话一出口,便招来了如潮的恶评。但遗憾的是,除了那些简单地把柳传志划为“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表的“愤怒”之言外,多数批柳的文章(或言论)也只是在讲民主(或现代民主)的好及老柳“否定”的民主的错,而甚少去回应老柳言论中隐藏的问题——民主不错,但如何实行?

和专制不同,专制,无论是极权专制,还是所谓的“开明”专制,都是个人的灾难,也都必然导致老柳所说的“万劫不复”。而民主,尽管是“人类历史上最不坏的制度”,却并非有了民主就可以产生好的社会生态。民主的核心是权力的归属,但更重要的是权力的制衡,有了适当的制衡机制,一人一票的英美就成了是民主的典范;而缺少合理的制衡,一人一票的拉美就成了失败的标杆,而一人一票的俄罗斯则只能叫做“民主的专制”。

一人一票不难,但设计好的制衡机制却很难。事实上,制衡从来都不是设计出来的,制衡来源于不同利益群体(个人)的斗争,因此也可以说,民主的实现并不取决于当政者的自觉,而更依赖于民间权利(非权力)意识的增长而产生的民间力量的增强,虽然民间不会是铁板一块,甚至会有巨大的冲突,但多元文化的冲突造成的往往不是灾难,而是“伟大的妥协”。

另一方面,作为一种政治制度的民主并非目的,而是手段。我们追求民主,是因为民主是最能保障个人权利和自由的政治制度,争取民主的实质就是争取人权。而离开了人权这个核心目的,民主将变成另一种掠夺权力、侵犯权利的工具。

因此,尽管我不同意柳传志“民主应该缓行”的观点,但我也不认为他对“一人一票”的担心是多余的,脱离的人权、忽略了制衡的民主是空洞的,就像没有产权保护、没有法制支持的市场经济只是一具空壳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