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用过的手机

晚上和几个老同学吃饭,聊起从前没有手机、没有电话时,现在发个短信就能解决的事情,得跑几条街;要约个聚会或者组织个郊游,更得提前几天,一旦有人有事又来不及通知其他人影响了活动,还不免引起不快。当然,过去的不便和不快,现在都变成了温馨的回忆,但大家的结论却出奇的一致,现在如果没有手机,还真不行。

我是从2002年初开始用手机的,到今年刚好10年。

我买的第一部手机是阿尔卡特的OT700:

![4246[2]](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2/03/42462.gif)

当时手机还没有在大学普及,主要是大四的学生在买,为了找工作,但把手机当闹钟用的人显然更多。我买这部阿尔卡特主要是看中了它的小翻盖,不过后来也是因为这个小翻盖折了导致无法接听电话,我才换了新手机。

阿尔卡特OT700,我买的时候不到900元,用了将近2年。

我的第二部手机是飞利浦的639:

![13758[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2/03/137581.jpg)

又是一款翻盖手机,而且是全翻盖,事实上,我对直板键盘手机一直不太喜欢。飞利浦手机的一个优点是待机时间长,尽管这部639从来没有做到宣传所说的一礼拜一充。639在我用过的所有数码产品里面,命运是最凄惨的,先是翻盖连接处破损,后来键盘失灵,然后天线断裂,最后在我和同事的一次讨论中,我一兴奋,手机便从我手中飞出,摔碎成无数块。

飞利浦639,花了1300多,用了也差不多两年。

飞利浦粉碎以后,我买了索爱的K700c:

![13866[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2/03/138661.jpg)

我非常喜欢这部K700c,它带给我快乐甚至超过了后来的里程碑和iPhone,它可以播MP3、可以用MP3做铃声,甚至还有一个20万像素的摄像头,这些功能现在感觉很普通了,但在当时确实让我用得很爽。何况这是我和我家领导第一次用同款的手机(第二次是iPhone)。为了标新立异,我用K700c时一直拿《大海航行靠舵手》做铃声,直到不厚先生去了火锅城。

我用过的手机没有善终的,K700c结局是导航键及键盘失灵,这部手机我用了超过3年,是我用过所有手机里面最长的,我买它的时候,它已经不算新机了,价格大概在2300元。

接替K700c的是诺基亚的5610:

![20080926111841377[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2/03/200809261118413771.jpg)

其实我一直不喜欢诺基亚,因为用的人太多了,但在08、09年,感觉市面上完全是诺基亚的天下,就第一次买了诺基亚的手机。看中5610的原因是它的滑盖和细致的做工。不过也许是因为我不喜欢诺基亚,它也不喜欢我,买来第二个礼拜,它就出了问题,具体的问题我记不清了,反正一共修了两次,而且维修之后屏幕就开始进灰,虽然售后很好、虽然确实耐摔,但我却始终喜欢不起来,直到它的听筒杂音大得无法正常通话。

5610我用了不足两年,是我所有手机里用得最短的,买的时候2500。

终于开始用智能系统了,第一部是摩托罗拉的“里程碑”。

![ce5TTHuhFvp2E[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2/03/ce5TTHuhFvp2E1.jpg)

Milestone的外形、全金属的质感、沉甸甸的分量,我都非常喜欢,虽然侧滑的全键盘几乎没用,但给朋友看的时候,也很拉风。Andriod系统,怎么说呢,Google服务的无缝同步是让我最满意的地方,但糟糕的操控体验和极不稳定的系统都让这种无缝大打折扣,对Andriod而言,以其拿Wintel联盟打败苹果的故事安慰自己,不如把底层那些漏洞改好,把产品战略再修正一下。

我的Milestone3000元购入,至今仍在服役。

除了Milestone,我现在用的另一部手机是iPhone 4,关于它,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要提的是,我是越狱的,虽然我不用盗版,不过只靠VPN,显然满足不了翻墙的需要,要用SSH、Goa似乎不翻墙不行,而且搜狗这类的输入法确实比iPhone自带的强。

另外现在还想买的另一部手机是HP Veer,650元,买了它的话,我一路走高的手机花费就可以折头了。

(本文所选图片全部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