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脑的青蛙(二)

除去生物学的意义之外,青蛙屈肌实验还提供了一种认识事物的重要方法,对于多数非生物、医学类专业的人来说,这可能更有意义。

先回顾一下屈肌实验的过程:

1.将青蛙的脑部去除干净,但要保证留下完整的脊髓;

2.用稀硫酸刺激青蛙的脚趾,观察到屈肌反应;

3.调整稀硫酸的浓度,观察不同刺激强度下屈肌反射的强度;

4.分别破坏青蛙的反射弧及脊髓,观察到屈肌反射消失。 分析实验的过程,其最核心的方法是:把复杂问题细化分解为多个简单问题(简单化),再对简单问题进行分解、验证,在“分”的基础上现实对事物的认知。

屈肌实验中,如果不分别破坏青蛙的反射弧和脊髓,就不可能了解到脊髓神经系统的组成和作用的方式;如果不去除脑部,就会因脑神经的影响,找不出脊髓神经的运作方式;而如果不了解脊髓神经的运作、脑神经各自的运作,对青蛙神经系统的了解就将停留在极为表面的程度。

事实上,对事物认知的细度(能认知到的最小单元)恰恰决定了认知的深度。分子的发现标志着认知水平的提升,原子的发现又使认知的水平进一步提升,而夸克的发现又将认知的空间大大扩展。反过来说,作用于夸克的规律一定影响到原子的运动,作用于原子的规律一定影响到分子(反之则未必)。因此,不深入到事物的底层,不在各个细节上搞清楚事物的规律,对事物的认知就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在这种认知水平上的任何行动都只是“盲人骑瞎马”。

上面的说法似乎和我上一篇博客存在很大的矛盾,在《无脑的青蛙》中,我提到如果忽略了事物的复杂性、动态性,只执着于事物某一方面显见的特征或规律,那么对事物的认识就是片面的,制定的行动方案也必然是盲目的。

这两个看似矛盾的观点其实恰恰是相辅相成的,不了解事物各个方面(至少是主要方面)的特征和规律,对事物的认知就是平面的、模糊的,也无法抓住事物的关键;而缺乏对事物复杂性、动态性的认识,不考虑事物各个方面的相互作用,不考虑外界条件的影响,对事物的认识就是片面的,失去了整体性,也就失去了深入认知的意义,研究分子原子,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了解作为整体的自然。

因此,作为学习、工作的方法,对“分”的深入和对“整”的把握尽管在某时某地对某事应该有所侧重,但从根本上说是不可偏废的,这里要提及的一个很有用的方法叫做“整分合”:

所谓“”,就是指从总体上把握事物,这是认知的开始。“整”的要诀在于既要重视来自各种来自细节的信息,又不拘泥于信息,更不能被信息淹没。要跳出五光十色的现象,利用既有的经验、知识和方法,通过大量的信息,勾勒出事物的轮廓,理清楚事物的脉络;

所谓“”,必须在“整”的基础上进行,没有“整”的“分”,就会变成“瞎分”、“乱分”。“分”不是把事物复杂化,而是把事物简单化——进入到事物尽可能小的单元,找到事物最基本的特征和规律,“分”的角度可以多样,但必须“分”而不忘“整”,在追求基本规律时,也要注意事物的其它方面对此特征的影响(及此特征对事物其它方面特征的影响),通过“分”更立体的认识事物;

所谓“”,是“整”与“分”的结果,但不是水到渠成的结果。“合”是对“整”与“分”结果的再深入,“合”是在“整”的认识、“分”的认识的基础上的整体性的认知,“合”比“整”要深入,也大于“分”的加总,“合”的关键在于充分了解事物的复杂性、动态性和整体性的同时,又笃定深入事物本质的方法,“合”就是“整”与“分”的统一。 “整分合"的思维方法我是在大约7年前接触到的,事实上它在7年前给我的震撼远没有现在这么大,因为方法论、认知论或者说学习方法、工作方法、思维方法这些东西只有在实践中才能逐步地学习。我们现在的问题经常是方法太多而使用不足,其实了解十个方法,不如用好一个,这既是我的体会,也可以认为是一个“合”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