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只黑天鹅

纳西姆·塔勒布的《黑天鹅:如何应对不可预知的未来》是风行多年的畅销书,出自书中的“黑天鹅事件”一词我早已耳熟能详,但直到最近,我才把原书找来,不算认真地看了一遍。

《黑天鹅》和多数美国商业类畅销书一样,核心内容很精彩,但刻意通俗的写法却让整本书显得累赘,所谓的“轻阅读”并没有真正降低核心内容的阅读难度,反而制造了大量的废料,再加上略显生涩的翻译,读起来反而经常觉得无趣,实际上这本书如果把篇幅压缩到现在的一半甚至1/3,会更耐读。

塔勒布探讨的黑天鹅事件指得是人们很难预知的(或在发生前人们不以为意的)、发生后又通常可以造成很大损失的小概率事件,著名的例子很多,比如一战、20-30年代全球性的经济危机、911、由次贷引发的经济危机等等。

不可预见性、偶然性和损失巨大这些特性之外,黑天鹅事件的另一个特点是在事件发生后会冒出无数事后诸葛亮,尽管我不认为这些事后的反思、评论是无益的,但这些反思、评论确实无法阻止另一起黑天鹅事件的发生,面对黑天鹅事件,我们首先要承认自己的局限性。

一个人也好、一个团体也好,获得信息的能力是有限的——信息流通不畅时无法及时得到信息,而信息流通便捷后,如何捕捉、消化信息又成为新的瓶颈。何况人类对自然、对社会、对他人、对自己的了解依然是浅薄的,我们赖以判断、解释世界的基础其实无非是盲人摸象后的结果,以为自己了解了全部,往往是错误的开端。

比如曾经的黑天鹅——霍乱、鼠疫、伤寒等等,在现在已经不是黑天鹅了,但人类从霍乱、鼠疫、伤寒中得到的经验并没有阻止新的黑天鹅——Sars的出现,比起有知,人类的无知总是要更多一点。

所以,我很赞同霍炬的说法,面对黑天鹅事件,我们需要多一点想象力,或者说,我们需要多一点对未知的好奇心,我们认知、学习的基础是既往的知识和经验,但思考问题的角度、解决问题的方法却应该是面向未来的,尽管这依然无法避免下一只黑天鹅出现,但至少可以让我们多几手准备,应对新的危机时多一些从容,甚至把黑天鹅变成新的契机。

事实上,黑天鹅事件的结果从来都不是毁灭,不然黑死病之后就没有欧洲了,20-30年代经济危机之后人类就退回农业时代了,90年代末互联网股灾之后就不会再有Facebook这些Web2.0的翘楚了。如果说增长是必然的,那么偶然的危机(黑天鹅)也是必然要发生的,黑天鹅正如一种自我调节机制,它的发生一方面帮助人们自我净化,更重要的是帮助人们突破看不见的天花板,尽管很痛,但疼痛之后的收获却真正可观。


PS:写这篇小文的时候,正和朋友讨论投资的问题,我觉得黑天鹅也是一个理解股市的好视角。如我前文所述,增长是必然的,危机是偶然的,因此最好的投资就是巴菲特说了一万遍的长期价值投资。问题的关键是很少有人可以像巴菲特那样选准可以带动大势增长的个股,这是知识,不是人人都能掌握的,而大家更掌握不了是坚持。

当然,短线或者说投机也是有机会的,因为有黑天鹅,增长的快速或缓慢很难预测,但黑天鹅式的危机总会发生的,因此短线的机会不是买涨而是买跌,短线高手索罗斯也好,《黑天鹅》的作者塔勒布也好,靠的都是做空。

至于中国的股市,因为黑幕与造假,你根本无法判断它是在增长还是停滞、衰退,在这种市场讲长期投资是有病,但中国股市又没有做空的机制,长线、短线实际上都是亏线,所以以其到处打探内幕,不如把这点精力拿去想办法到美国、香港、欧洲开个户,存钱养老也好、搏命豪赌也罢,只有在一个机制健全又透明的市场,才会有基本的安全感,至少死也知道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