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补记

黑天鹅事件最大的特性是突然性而非其带来的损失。

Sars、次贷引发的金融危机是黑天鹅事件,上海静安的火灾同样是黑天鹅事件,但相较而言,其影响力(影响的范围)和造成的损失就要次一级。而广义的说,平时成绩很好的学生高考落榜、钱包失窃等等都可以算是个人意义上的黑天鹅事件。这些事件的损失有多寡、影响的范围有大小,但他们的突发性和未知性却是一样的。

更何况,黑天鹅事件对不同对象、不同个体的影响是不同的,对个体而言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也许对局部而言反而恰恰是促进了增长;对局部而言是危机,也许对全局反而是重要的突破。

比如,前几天凯文·凯利在中国演讲时曾说:

打败IBM的不是一家硬件公司,而是软件公司微软;打败微软的不是软件公司,而是互联网公司谷歌;打败谷歌的不是另一家搜索,而是社交网站Facebook。 如果用黑天鹅的视角来解读KK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认为以微软为代表的软件业兴起是IBM的黑天鹅,从此IBM和整个硬件制造业让出了IT行业的核心位置,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但在这起黑天鹅事件中获益的不只是微软,还有所有的用户甚至可以说全人类,Google、Facebook的出现同样如此,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一拨又一拨的黑天鹅让生活变得更美好。

实际上,如果永远都只盯着过去和现在,那么黑天鹅就是灾难;如果有面向未来的好奇心和想象力,那么黑天鹅也许就是涅槃的凤凰。

归根结底,黑天鹅就是一把尺,它考验着我们面向未来的好奇心和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