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Evernote说远见

Evernote在中国设立数据中心并推出面向大陆市场的中文服务印象笔记是国外互联网企业为进入中国市场而开出的新药方。不同于雅虎的全面配合、Google的不配合以及Facebook的继续观望,Evernote希望通过分身术(面向国际遵守美国法律的evernote和面向国内接受中国审查的印象笔记)在互联网伦理(其实也代表着互联网的长远利润)和大陆的现实利益的夹缝中找到新的出路。

我个人不太看好Evernote的这个策略,毕竟一旦官方对存于Evernote中国数据中心之外的数据提出调阅、审查、监控的要求,Evernote就不得不面临“Google道路”和“雅虎道路”二选一的局面,这既是它最不愿面对的,也恰恰可能是它未来无法回避的。

面对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观望还是进入、如何进入考验的不仅是企业的策略与技术,更是企业和其领导者的远见,如雅虎,其对中国官方无条件的配合以其说是策略失当,不如说是其在根本问题上的判断缺乏远见——配合审查获得了一时之利,违背互联网伦理却失去了长久的未来。

远见是一种才能,而且是一种无法学习的才能,如同身高对篮球是一种才能,但身高无法通过学习获得。学习的局限在于学习总是面向过去的——知识、经验的基础是过去,但远见是面向未来、面向不可知的,它是知识、经验之外的东西,远见依靠的是好奇心、洞察力和不可或缺的冒险精神。

远见离不开利益判断,但一味沉溺于利益判断必然导致远见的丧失。因为判断过去的利益得失是容易的,判断现实的利益得失是可行的,但判断未来的利益得失经常超越了我们自身的能力,这就导致我们在判断利益时,往往只考虑过去和现实,而难以考虑将来,“只看中眼前利益”,其实是因为缺乏衡量未来的能力。

最后再说一下Facebook,当Facebook股价表现不佳的时候,很多人好像忘了扎克伯格和他的团队本来是不愿意让Facebook上市的,因为在现行的股价衡量标准下,Facebook的商业表现确实是存在疑问的,上市必然迫使Facebook向市场做出妥协——开发出一些本不需要的商业模型,这些精力本可以用到更有意义也是对未来价值更大的地方。但扎克伯格对上市的态度依然显示了他的远见,而对Facebook的股价及盈利能力种种缺乏耐心的言论也恰恰展示了什么是短视。

PS 1:这篇拉拉杂杂的小短文在五月初Evernote宣布在中国设立数据中心时就打算写了,但杂七杂八的事情一弄,就拖到了现在,而且写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写东西的冲动,勉强写出来算做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PS 2:写这篇短文前,我刚把我存于Evernote的近4000条笔记转移至另一笔记服务Simpleno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