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与山寨

Talkbox的创始人郭秉鑫在一次采访中谈到Talkbox被米聊、微信等国内应用山寨时说:

米聊一加语音功能,我真的愤怒了,那时候我才认识到中国山寨的威力。他们抄袭了我们网页的源代码,我们在底层的源代码中有一个错误,他们甚至把错误的地方也抄上去了。

尽管我不认为Talkbox的式微是因为被山寨(微信在功能和用户体验上已超过Talkbox不少),但郭秉鑫所说的“暴力式山寨”却早已成为国内互联网界的一大景观,虽然这种近乎复制的剽窃并没有制造出多少真正值得一提的好产品。

比如墨客,我曾经很是期待的一款新浪微博客户端,可以说它对Tweetbot的UI和操作的模仿已经达到了99%,但它忽略了新浪微博的timeline和twitter是完全不一样的,Tweetbot的阅读方式并不适合新浪微博,它照搬了最好的twitter客户端,却做了一个烂产品。

很多人说山寨行为的普遍存在是因为防火墙屏蔽了大多数国外的优秀应用,山寨可以让国内用户用到新的东西。这种说法是可笑而且无耻的,如果是因为防火墙,那么去普及翻墙显然比去山寨更有意义。用各种借口去解蔽山寨(无论是全局式的暴力式模仿,还是局部性的抄袭式“借鉴”)背后不关心用户的需求、不寻找产品的特质的实质,恰恰体现了内心的虚弱,而徒有其表、灵魂缺失,就是山寨的最大特征。

但山寨既非发源于中国互联网,更非互联网行业独有,山寨存在我们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比如我们国家有宪法,还有其它几百部法律,但这个国家却没有法治,这就是山寨。

还有很多人认为山寨是走向创新必不可少的一环。这种说法的谬误之处在于它把学习和抄袭混为一谈了,我学习微积分然后用微积分做出了有意思的事(或发展了微积分)和我学习了微积分的推导然后更换符号和推导方法后宣称我发明了中国的微积分,性质是不一样的,学习是重要的而且必须的,而抄袭仍然是可耻的。

说到学习,历史学家陈恭禄先生曾在他的名著《中国近代史》中写道:

个人生于社会之中,自少而壮、自壮而老,莫不深受家庭社会环境之陶冶。其习惯行为思想言论之大部分,概为社会之产物,换言之,个人之在社会,以模仿为多,聚个人而成团体,合团体而成国家,由国家而成世界。世界文化之进步,一由天才之创造,一赖模仿之能力。是故民族于世界上之占重要地位者,常于二者觇之。

陈先生的这句话并非山寨者的保护伞,而是告诉我们创新与学习的重要,事实上山寨正是蜻蜓点水、不求甚解的学习同没有方向、没有思考的暴力式抄袭的合体,山寨既是创新的敌人,也是学习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