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四张近期国产唱片

所谓3+1,是因为这四张唱片从风格上分,恰好三张民谣,一张实验摇滚;从乐队组成上说,三支2人组,一个个体户;从语言上说,三张中文(含方言),一张英语;而从唱片质量上说,我喜欢其中三张,对另一张很失望,故为3+1,如此而已。

一、赵已然《活在1988|南门空间现场》

赵已然在唱片的内页写到:

那一天,若有人问我,什么东西成全了我,我回答:孤独与苦难。

我想我有资格提到这个词’苦难‘,我脸上写着。

而他的歌也因沉淀了苦难,由悲怆、沧桑而催人泪下。

他演唱80年代的老歌,就赋予那些歌曲新的生命,他演唱民间的歌曲,就理出一条民间的传统。他的歌声和吉他都是粗粝的,却在粗粝中找到了最纯粹的情感。他不是要把你拖回1988去怀旧,他的歌声分明就是这片土地上残存的生命力。

二、张玮玮、郭龙《白银饭店》

地下金曲《米店》多少成为了张玮玮和郭龙创作上的陷阱,如同《走失的主人》、《庙会之旅》的不“火”同《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的“火”之间的对比成为了左小祖咒创作上的陷阱一样。

《米店》是中国摇滚、民谣里少有的“文人”作品,但当张玮玮顺着“文人”这条小路 一条路走到黑时,也把自身的格局变得极为狭小。张玮玮不是车前子,他没有车前子庞大的知识结构和日常经验,更不具备车前子的情趣,他不是在米粒上雕刻的艺人,硬来,只会带来言之无物的空洞。

在唱片内页长达三、四千字的文章里,张玮玮无数次地写到了“荷尔蒙”这个词,但这张唱片恰恰太缺少荷尔蒙了,他用《白银饭店》来纪念青春,但这青春只是去了势的青春。

以张玮玮和郭龙过人的乐器演奏才华,他们可以玩的更有意思。

三、五条人《一些风景》

同样是二人编制、同样是民谣、同样钟情于手风琴,但五条人恰恰把张玮玮、郭龙最缺乏的生命力张扬了起来。

五条人被称为根植于土地的乐队,那是因为比起宏大的叙事,他们更喜欢琐碎的、具体的人和事,他们的创作不加修饰、近乎白描,哪怕在处理《陈先生》这样很严肃的大题材时,也是去繁就简以三两笔就制造出“尽在不言中”的效果。他们创造出一种戏剧化的表现手法,让整个音乐充满张力与活力,这或许也是他们与顶楼的马戏团惺惺相惜的原因。

专辑中我最喜欢的曲目是唱片同名曲《一些风景》,它完全就是一首前卫摇滚(Prog Rock)作品,五条人发掘了乐器、人声在音色和节奏上可能,最大限度地利用声音的空间,一个动机就玩的精彩纷呈。

四、Snapline "Phenomena"

Snapline的新唱片《Phenomena》是Snapline的一次“自我救赎”,唱片中除了四首新歌,另外六首歌出自由著名制作人Martin Atkins为他们制作的唱片《Future Eyes》。

制作人对音乐家的伤害,在中国已经成了一个传统,《Future Eyes》的问题,不是不够出色(无论工艺上、音乐上),而是制作人太强调自身的口味(或专业)而掩盖了乐队本身的气质。相比之下,《Phenomena》明显更低调,音色的控制上也更具实验性,乐队的趣味完全展开了,尽管Snapline的音乐根源完全来自西方,但把《Phenomena》放到纽约去,也可以听出特色,尽管工艺上要略显粗糙,但自我永远比精致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