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肉串的女孩

路人甲

颜峻写过太多著名的乐评和无数默默无闻的好诗,但他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既不评价音乐也不出自诗歌,这个来自西北的夜游神曾说“云南是烧烤的故乡”。

云南的烧烤有很多门派,西双版纳的傣式、个旧的鸡脚和小肉串(我曾目睹朋友一人吃下100多串)、石屏和建水各有特色的豆腐、……,还有那些说不清来历猪脚、鸡腿、粉肠、生蚝、韭菜、茄子、小瓜和土豆,每一个烧烤摊主都有他独特的秘方,每一个灯光与油烟交织的地方都有飞溅的吐沫和咽下的口水。

我家楼下的烧烤店是地道的建水口味,老板本在建水开豆腐厂,为了儿子上学,这两年才搬到了昆明。店里面挂着一个“豆腐王”的金色奖状,老板说那是建水、石屏搞的一次豆腐比赛,他们家的豆腐是唯一的一个一等奖。对于老板的得意,我觉得并不夸张,他们家的豆腐确实不赖,甚至比我在建水吃过的那些还好。他们家的生意也好,从晚上7、8点开始,直到凌晨2、3点,店里面和外面人行道上,10多张小桌子,一般都坐的满满当当。

今天我晚饭没着落,便去得早,我和往常一样要了一份蛋炒饭、一个烤猪脚和10个烧豆腐,便坐到靠边的桌子旁看电视、玩手机。老板不在,他送儿子上补习班去了,店里只有两个年轻的女孩——一个忙着张罗吃食,除了我,还有两桌客人了,另一个还为晚上做着准备,她麻利地穿着肉串和板筋,时不时看一眼电视,文静而自然。

我拍了一张她的照片,发到了Path上,一个朋友回了我一句“迈进了婚姻的门槛,就只能看看,最多拍个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