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病了

回家路上遇到了一个几年没见的老同学,他家和我家离得很近,这几年却走动的不多。

他在银行工作,那天却穿着帆布面料的深灰色夹克、黑色裤子、黑皮鞋,带着鸭舌帽和白色口罩,我打趣说他是在守银行,却穿得像抢银行的,他习惯性的大笑,然后脱下了口罩,我发现他比以前黑了不少,黑得发灰。

他告诉我他因为高血压导致睡眠中休克,才刚住了两个月院,他不再做信贷了,已经申请调回储蓄所,他想压力小一点,他妈妈身体也不好,年前才中风过,而他老婆因为髋关节重度脱臼,打了石膏,现在还躺在家里。所有事情都撞到了一起,他有些无奈,却没有叹气。

我的这个朋友是我想得起来的同学、朋友里面,第一个工作、第一个结婚、第一个生小孩的,现在也终于第一个患上了重病。

我给我妈汇报他的情况,我妈就忙不迭地给我制定了详细的健身计划,每天应该跑多少步、走多少路,她甚至希望我下次出差,拖着行李步行去机场,昆明的机场搬到长水以后,距市中心从3km增加到了30km。其实在昆明的蓝天下跑步挺好,虽然这个计划总让我想起了中国足协以前搞的每天一个万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