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莫言和诺贝尔文学奖

莫言高居博彩公司开出的诺贝尔文学奖得奖赔率榜首,在网上引起了不小的争论。争论激烈时,满屏都是“莫言推”,甚至让我以为莫言已经获奖。

如果没记错,去年此时,排在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排行首位的是非文学界的Bob Dylan。我是Dylan的死忠歌迷、脑残粉,但我并不认为永远有着很高诺奖呼声的Dylan有可能获得这个奖项,Dylan去年的高赔率,很大程度上是博彩公司的商业行为,或许今年的莫言也不例外。

支持莫言得奖的,大多赞其艺术成就,称其为中国最好的小说家。这种评论很有些闭门造车的味道,抛开莫言是不是“中国最好”这个本身就具有争议性的话题不谈,只要拿莫言近几年得奖的小说家如略萨、库切或者呼声很高但一直未获奖的菲利普·罗斯、奥兹等人相比,莫言够不够格,一望可知。

其实莫言之所以可以进入诺贝尔的候选名单(这几年一直都可以见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马锐然,作为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中唯一精通汉语的评委,马锐然一直喜欢并推荐莫言的作品。但这依然不是莫言可以获奖的理由,标尺放在那里,某个人的私人好恶是很难指鹿为马的,除非评奖委员会非要评出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得奖者,不然莫言仍然没有机会。

但有趣的是,和莫言的支持者大谈莫言的文学造诣不同,反对莫言得诺奖的,多数都只批评莫言对体制的依附与献媚,对其小说只是泛泛而谈,这种吊诡的局面恰恰造成了一个假象——莫言人品狗屎但作品牛B。但其实,独立精神不仅是艺术家最重要的品格,也是任何艺术作品、任何美最重要的特征,从这个意义上说,莫言甚至离“中国最好的小说家”都很远。

当然,我们可以举Leni Riefenstahl来为莫言辩护,但这其实又为评价莫言提供了另一个标尺,莫言和体制的关系远没有Riefenstahl深,而他的艺术成就更无法和Riefenstahl相提并论。在Riefenstahl面前,莫言只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