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泰勒

干了快10年的所谓「管理」工作,也自诩读了不少的管理书籍,但我却一直刻意地回避了「科学管理之父」弗雷德里克·泰勒所写的、被奉为现代管理学第一本经典著作的《科学管理原理》。

我很早就知道泰勒,甚至早于了解彼得·德鲁克、明茨伯格和爱德华兹·戴明。但我对泰勒却一直提不起兴趣, 除了天然对“Taylor”的读音缺乏好感之外,国内管理学教材对泰勒的介绍更是让我对他心存反感的主因。

我最初读到的几本管理学教材,大多把泰勒的「科学管理」改编成了「机械管理」——「机械」地分解工作步骤制定操作程序,「机械」地管理(监控)工人的工作生活,直至完全忽略他们的心智,把工人当做了机器,尽管提升了工作效率,却也抹杀了人性。虽然我对这些教材把泰勒比做资本家走狗的「天朝体」思维不屑一顾,但也就此丧失了对泰勒的兴趣。

诱使我拿起泰勒的是Eric Ries,在其大作《The Lean Startup》中,Ries反复论及了泰勒对他的影响,读Ries对泰勒的论述,我发现泰勒不仅不过时,他的思想、他的方法仍然极其实用,他不仅不反人性,甚至可以说是「以人为本」的祖宗。

《科学管理原理》很薄,它原为泰勒提交给美国机械工程师协会的报告,总共不到100页,全书以如何创造财富、提升效率为着眼点,系统地论述工作分析、任务加激励系统、目标与计划系统、管理者责任、职能制等管理实践中最基本的问题,但全书最核心的、也是这本书最有价值的部分却浓缩在「科学」二字当中。

所谓科学,重点不是结论,而是方法。粗略地说,泰勒的「科学管理」,包括了测量、建模、检测、重复、改进这么几个过程,其要点在于以可测量的方式去认知工作,而不是依赖个人的经验;以可评估的方式去选择最合理的操作步骤,并通过重复的检验形成体系,而不是依赖个人的自我学习与调整,简单说,「科学管理」的关键就是要摒弃人的随意性,建立一套可以用客观标准衡量的体系。

「科学」成就了泰勒现代管理学开山鼻祖的江湖地位,却也给了他「反人性」的坏名声,但这恶名的产生根本是由于后人对泰勒的误读,摒弃人的随意性不等于忽略人的能动性,拒绝经验的误导不等于放弃人的智慧。如果通读全书,而不是道听途说几个主要的观点,那么可以发现泰勒所有的思想都基于对人性的深入考察,更何况在书的导言中,他早已开宗明义地写道:

过去,人是第一位的;未来,体系是第一位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再需要伟大人物,恰恰相反,任何好体制的第一位目标必须是发掘第一流的人才,并在系统管理之下,使最佳人才比以前更有把握、更迅速地提升到管理岗位上来。

读泰勒,最大的感受是这么好的书,我却因偏见耽搁了这么多年才读,可见“选择性输入”之可怕,而RSS、Twitter更让“选择性输入”加剧,这是必须要警惕的。

最后,还要吐槽一下北理工出版的这个版本的翻译,虽然骂翻译已经成了一件上不得台面的事情,但这个版本的翻译的确烂出了水平、烂出了风格。不过这个版本我仍然是推荐的,因为它附上了书的英文原文,泰勒的行文,用词量不大,句式也大都简单直接,以我的烂英语,也读得很流畅。

多读原文,少读译本,这也是我给自己下的一个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