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性

Google最让我佩服的地方是,它把产品的社会价值、客户价值和自身的商业价值近乎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Google说"Don't be Evil",然后就做到了,不是因为它有特别高的道德水准,而是让信息更透明、更丰富、更有效、传播速度更快就是Google的生意,当它提供的广告都可以当做有效的信息来阅读时,Google的字典里不需要收录「妥协」。

但Adsense和Adwords的出现究竟是偶然事件,不是每一家公司都有如此的好运。比如Facebook和Twitter,它们的价值未必小于Google,但却都缺少价值变现的适当方式,Facebook上市前的大热和上市后股价的一路走低就反映市场对缺乏真正核心商业模式的Facebook的矛盾心态,而Twitter一系列未知商业效果却肯定损害了用户体验的动作(如限制API)则体现了它们自身的焦虑。或许可以说,Twitter能撑多久,不在于它对用户多有用,而在于它能不能相对聪明地赚到钱。

另外一些人,如维基百科,则索性远离了商业,它们把网站变成了新的公益机构,靠赞助维持运营,他们没有大富大贵,却也活的很好,维基百科早已是互联网最基础的部分之一,未来或许会变成人类社会最基础的部分之一。更有趣的是,没有了商业的压力,维基可以更专注于有用,比起Facebook、Twitter甚至Google这样的商业公司,它也许会更长久的存在。

不止维基,刚刚推出(尚未正式上线)的付费博客托管服务Posthaven.com也在考虑以「非盈利」方式进行运作的可能。Posthaven的野心很大——它承诺只要用户每月支付5美元并连续使用12个月,便为用户永久的保存发布的内容,哪怕12个月用户不再付费。但要做到「永久」很难,至少先要保证Posthaven不死。我觉得Posthaven比另一个收费服务App.net要好的地方是,ADN过多的考虑了盈利,却没有营造出宣传中良好的开发者生态,而Posthaven考虑更多的是让自己长久的存在下去,让用户更好的使用自己的产品,用了半年ADN,我已经对它失望透了,而Posthaven却让我充满了期待。

最后,摘录一段Posthaven创始人之一的Garry Tan在Quora上所说的话,我觉得他讲得很好:

Posthaven is for anyone, but it's not free. It's for pay, but with the goal of keeping the content and website online forever. We're considering becoming a nonprofit to support that goal. We are not in it to become the next Mark Zuckerbergs here -- we just love building software for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