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糊的中文

5月10日昆明市政府(项目所在地政府)连同中石油云南公司(炼油项目责任方)、云天化(PX等配套项目责任方)等举行了关于昆明安宁炼油厂及PX项目的新闻发布会,前几天我只是在报纸电视上看了几个片段,今天我把发布会的视频翻出来完整的看了一遍,听到了一系列很有趣的说法:

例一:中石油云南石化公司总经理胡兢克女士解释在云南修建千万吨炼油厂的原因时说:

云南社会经济发展离不开能源,目前云南是仅有的四个没有炼厂的省份之一。2012年云南省成品油销售量940万吨,全部依靠外省供应,云南自己没有能力生产一滴油,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本省社会经济的发展乃至人民生活的提高。

在这段话里,胡女士首先强调了全国除云南、贵州、重庆、西藏之外的省份都有炼油厂,她要说却没明说的是,因为其它地方都有,所以云南不但可以有、甚至应该有一个炼油厂。这个逻辑我非常熟悉,因为每个省都有一个钢铁厂、每个地市一个机械厂、每个县都有一个棉纺厂、每个乡都要挖几个小煤矿的时代离我们并不远,各级政府表示避免重复建设、要关停并转、要抓大放小的话,也还在耳边。

接着胡女士提出了「云南成品油全靠外省供应,制约了经济发展」的观点,问题在于,制约经济发展的是成品油供应不足,还是自己没有炼油能力?云南不产石油,建炼油厂必须要进口原油,但从缅甸进口原油进行炼化面临的贸易风险不一定就低于直接进口成品油,考虑到环境、原料供应等因素,自己炼化的成本也未必就低于直接采购成品油。实际上,进口原油自主炼化最大的收益者就算不是胡女士供职的中石油,也绝轮不到昆明市民。如果说胡女士说的另外一个理由「丰富石油进口渠道」可认为是具有战略性的安排,那么上面这条理由就牵强的浑水摸鱼了。

例二:还是胡女士,在谈到云南炼油项目的生产工艺对环境的影响时她说:

云南炼厂是一个燃料型炼厂,由常减压蒸馏、重油催化裂化、渣油加氢脱硫、蜡油加氢裂化、硫磺回收等主要工艺装置及铁路、环保、消防、储运设施和公用工程及辅助设施构成。产品全部进行加氢精制和改制,主要生产符合国V标准的汽油、柴油、航空燃油等清洁燃料,产品硫含量将小于10PPm(超低硫)。2015年云南千万吨炼油项目产出后有望使云南的空气更为清新。

当大家都在等待她说明炼油生产过程对环境的影响时,胡女士巧妙地转换了概念,她却告诉大家炼油厂的产品已经超过了国家当前规定的标准,非常环保,利国利民。但问题在于以一个新增的污染(炼油厂)来降低另一个已存在污染(汽车尾气),其前提是污染的总量要降低,但胡女士并为说明炼油厂的污染,大家也无从判断。何况,胡女士也提到国家对成品油标准提升的路线图是明确的,任何成品油在2024年以后都将使用国V标准,也就是说,无论昆明建不建炼油厂,昆明都将用上更清洁的汽油(只是时间会晚一点),「云南的空气都会更清新」。只强调产品的提前达标,不说生产过程对环境的影响,不仅是避重就轻,还多了几分欲盖弥彰的味道。

例三:昆明市市长李文荣先生的一段话,各大报刊集中报道的也是这句,算他的金句了:

市政府对中石油云南炼油项目副产品配套项目上不上、上什么样的产品,将走民主决策的程序。待项目科研报告今年7月下旬完成后,市政府将广泛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建议,将充分尊重广大群众的意愿,将严格按照大多数群众的意愿办事。大多数群众说上,市政府就决定上;大多数群众说不上,市政府就决定不上。

首先,李市长对炼化项目进行了一个切割,就是炼油厂归炼油厂,PX等配套项目就归配套项目,他的言下之意是既然公众反对的是「PX」,那么炼油厂就没有任何问题,要说只说PX。

接着,是一连串经典的官话,李市长口中的「群众」是谁?是有昆明市户口或昆明市居住证的常住人口?还是「代表」这些常住人口的「人大代表」?还是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他所说的「大多数群众说上」的「说」究竟要怎么说?是全民投票?还是「人大代表」投票?或者关起门叫上「倪萍」、「申纪兰」来搞个听证会?或者如5.4南屏街般大家上街?他没说,我想或许他也不清楚。

例四:李市长为了说明昆明市保护环境的决心,用了治理滇池的例子:

(昆明市)是咬着牙筹集资金,哪怕其它方面少用一点资金,都要用在环保上,都要用在滇池治理上。我给大家报个数字:我们2011年、2012年,两年,我们在滇池的投入上就投了137亿,我们十二五期间在滇池治理上计划要投420多亿,昆明的一般地方财政预算、去年还是最高的,才379亿,你看我们投在滇池治理上的有多少,政府怎么会不重视环境,一定是会把环境摆在重中之重的,这个数字是最能说明问题的。

在这段话的后面,李市长还说,为了环保昆明淘汰了一批落后的产能如水泥、焦煤、铜冶炼,而在这段话的前面,李市长还说「保护也是发展」,但他似乎忘了造成滇池污染的一个重要原因不就是为发展透支环境(这也是政府常常在说的),如果没有磷化工,没有铜冶炼,没有水泥,滇池会污染到如今这种状况吗?李市长报了很多数字,但我最想了解的一个数字是,当年这些污染的产业究竟创造了多少产值?

其实,我觉得李市长在报告这些数字时,不应该骄傲,反而应该感到耻辱,没有过去的失责失职,何须今天的巨大投入?李市长在发布会上信誓旦旦地说「谁污染了昆明的天空谁就是犯罪」,但遗憾的是,滇池被污染了快30年,我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云南省和昆明政府官员出来负责,更没有人因此获罪。

例五:中石油工艺技术专家吴凯在解释炼油厂污染物时说:

废气这块,我们纯正的炼油厂废气的排放和我们汽车尾气的排放没有区别,主要的污染物就是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现在很多网上说致癌什么的,主要是对这个方面不了解。因为它是通过加油燃烧以后产生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和汽车发动机燃烧造成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所以我们炼厂排出的废气只要达到国家排放的标准,和汽车尾气是没有区别的。

吴先生不断强调炼油厂废气和汽车尾气一样,却没有说云南炼油厂的废气排放量究竟有多大,相当于一辆夏利,还是百万辆路虎?而且他似乎忘了汽车尾气也是严重的大气污染物,不说帝都的雾霾,就在同一场发布会上,他的领导胡兢克女士还把云南炼油厂项目高标准低污染的汽柴油产品当做功绩来宣传了,若尾气低污染,何须强调新标准的环保?

……

在这场大肆张扬的发布会里,上面这样的糟点几乎每分钟、每段话都有,我却吐槽无力了,我更愿意去翻翻刘淼老师的博客『中文是一种极其模糊的语言』,我非常喜欢的一篇文章。

中文的确是模糊的,中文的所指与能指往往分离,一篇文章、一段文字、一句话常常不能只看它表面的意思,它也许「话里有话」、也许「正话反说」、也许「言外有意」、也许「指东打西」、也许「借力打力」……,到最后,也许你永远搞不清听到的、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但中国人喜欢中文的模糊,中国人热爱隐喻,使用隐喻意味着深沉,而解读隐喻意味着睿智,说模棱两可的话不仅不糊涂,还是难得糊涂。而且模糊的中文经常可以说出「各取所需」或者「说了白说」的话,它极其自然地塑造了中国官场的话语系统,还借「官话」模糊到了登峰造极。

但模糊的中文不止是官话,甚至还变成了「中国人智慧」的一部分,所以不但官场中人爱讲,普罗大众也爱讲,要建炼油厂的政府和企业在讲,反对修建的昆明市民也在讲,比如在昆明小有名气的网友霍泰安先生看完炼油厂项目新闻发布会后就发了下面这条微博

建议昆明市政府在真正尊重民意的同时,拿出态度,扛起责任。炼化PX企业拿出诚意,释放风险的同时,给予补偿利益。而昆明的公民们,则在理性抗争的同时,更加明确诉求,合理博弈。保护自己环境利益的同时,也不放弃维护他人权益。共同合力营造一个美丽的云南,骄傲的昆明。

我没读懂这句「公知范」、「面面光」的话,我不知道霍先生要昆明市政府拿出的究竟是什么态度,是强硬的还是暧昧的?我也不明白他要炼化PX企业释放的是什么风险,是环保的还是维稳的?他说在「不放弃维护他人权益」,但在炼油厂项目这个很具体的问题上,他人的权益又是些什么东西?霍先生说要「明确诉求」,我觉得他应该先写一些明确的话,让我和其它人先看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

当然,我还会追看霍先生的微博,里面还是有很多我想了解的信息,但我不会再去听官方的所谓「对话」了,不完全是因为他们所谓的「诚意」,而是官话的惯性让他们就算真有诚意,也只能再次说出又一堆模糊的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