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往事

很多年前在西祠胡同读过一个足够狗血的故事:

某男某女大学热恋毕业结婚顺利产子,之后该男为前途计辞职进京求学清华MBA,养家糊口学费开销全赖妻子一人。不料该男竟然在学校外遇,毕业后在京谋得好差却未往家中寄过分毫,反而借口京城生活难讨在妻子的资助下买了车付了首期。之后便是外遇露馅的漫漫离婚路,据说该男利用该女爱子心切用抚养权换得全部的财产,据说离婚后该男借口生活困难只付过1500元的抚养费…… 把这个故事贴到各个论坛的就是故事中不幸的女人,故事中的男人却阴差阳错的进了我前东家在帝都的分公司还被派到了昆明。此君仪表谦谦,却耐不住异乡的寂寞,几乎向公司上下无论老少无论婚嫁已否的女性同事都发出了或吃饭、或看电影、或散步公园的邀请,女士们不胜其烦,好事者上网搜寻他的名字,却意外的发现了上面的故事。然后是某次不经意的中午聚餐,靠着无聊的话题,他的车、房、儿子、前妻一一对上了号,而且他还额外赠送了一个她前妻患上精神病的凄惨故事…… 。之后,被他骚扰过的女性副总很快下了让他离职的决定,再之后,在网上多了一个专黑我前东家的博客,从各个角度前后写了20多篇。

刚才读一份报告,竟然看见了这个男人的名字(当然可能是重名),想起了这段往事,上网搜了一下,虽然过了8、9年,他妻子写的控诉竟然还在,而他黑我前东家的博客也还在,刚读了几篇,虽然都是见不得人的宫斗剧情,却也勾起来一片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