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推一周的感受

28号,听说Lou Reed的死讯以后,我随手发了一条推「纪念我的偶像老李,淡推一周」。我总是冲动,我很喜欢的推友海叔就曾「大妈,时代过去了,总有这一天。帮主死的更早」,不过既然说了,也就说到做到,这几天我不仅没有发推,除了第一天,甚至没有上过推,要淡,就淡的彻底一点。

淡推一周,我最大的感受是,我的时间并没有增多,没有做更多的工作、读更多的书、听更多的音乐,也没有更多的朋友聚会、家人夜谈,当然,更没有因为淡推而获得所谓的「内心平安」。一切如常,浪费在推特上的时间依然浪费掉了,只是我却说不清这些时间浪费在了什么地方。

我还发现,所谓推特让时间变成碎片的说法也很不靠谱。我无法拒绝预约之外的客人的到访,更不可能阻止上级或者下属随时可能发生的打扰,而面谈恰恰是最传统的交流方式。电话和短信要好一点,虽然可以装作没听见,也可以找各种不接的理由,但不能不接的也不在少数,而过后的回电也不仅仅是礼貌。微信的干扰力就低很多了,没WiFi、没流量都是天然的借口,至于推特,只要不主动打开,我想它连骚扰你的机会都没有。事实上,从麻将到做爱,造成沉湎的永远不是事有趣,而是人缺少必要的控制力。

我反而要感谢推特,排队买盒饭时,我看不了完整的一段书,但足够我读推发推;堵车时,我不可能写报告做方案,但足可以读推发推,……。我听到的新闻、了解到的趣事,甚至工作的灵感不少都来自这些碎的不能再碎的时间,因为推特,它的短小、快速、随时随地,其实给我了又一种充分利用碎片时间的可能。

当然,推特的信息的确是碎片化的,140个字符的限制和社交的特性让它不太适合做完整严谨的论述。在国内,当很多人因为推特(其实是微博)放弃了博客和其它相对严谨的写作方式,诗人欧阳江河用「电子碎片」来为这个时代命名也就不那么奇怪了。但他的忧虑我觉得有些大而无当了,读者不再阅读超过140字的文字只是表象,有推特(微博)以前,很多人可能不读任何文字性的东西,而更严肃的创造和写作,应该用更恰当的方式。欧阳江河是了不起的理论家,但他也是老派的知识分子,他对网络时代阅读与写作的思考过快地深入到了哲学的层面,却没有顾及因网络而变得更好的世界。

我觉得互联网的一个好处是,它创造了大量好用的工具(至少可以看做工具),提供了便利,也提升了效率,从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但这些工具和人类以往的所有工具一样,没有一件是可以干所有事的,盘子可以盛饭盛菜,但盛汤就力所不及,最好还是用锅或碗,抱怨盘子不如学会正确的使用盘子,把各种工具搭配使用,让物有所专才会得当。

所以,我会继续混在推特,因为它依然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