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bach 在香港

没有“Final Countdown”,也没有任何一个创始成员,我在香港看到的 Laibach 和我热爱的那只黑暗的工业乐队多少不像是同一个乐队了。

不过,来自斯洛文尼亚的 Laibach 从来就不只是一个乐队,曾说出“We are fascists as much as Hitler was a painter”的他们首先是态度极端的政治团体,其次才是融汇多媒体、架上艺术等多个形态的艺术团体。他们此次在香港的巡演,除了音乐演出之外,还包括了展览和现已退居幕后的前核心成员 Ivan Novak 在香港城市大学的讲座。

近年的 Laibach 已经不复早年的黑暗暴力,洪水般磅礴的噪音已经收敛,现场甚至没有曾经的标配军鼓,只靠键盘和合成器就完成了音乐的框架。干净、凝练、整齐,甚至让我以为台上是另一队 Kraftwerk 的分支。

当天的曲目以 Laibach 今年的新专辑“Spectre”中的歌曲为主,而在“Volk”之后才加入乐队的女歌手兼键盘手 Mina 也成为了整个演出的焦点。她的歌声实在太清厉、太美了,现场听远远超过了唱片当中,无论是新专辑中的“Koran”,还是翻唱自 Beatles 却早已变成 Laibach 名曲的“Across the Universe”,都完美得无懈可击。她放大了藏在 Laibach (包括所有的黑暗音乐)中的美,但却过于美了,这也是我对 Laibach 最近几张唱片越来越爱不起来的原因。

当然,Laibach 那标志性的整齐划一、凛冽强悍的节奏还在,举手投足宛如纳粹军官的 Mina 也一动一静间演绎何为“冷酷”,而现场由 Ivan Novak 主理的多媒体视频也相当震撼。他们翻唱了 Bob Dylan 的名曲“Ballad of A Thin Man”,但只要一耳朵,就可以辨别出那出自 Laibach 的手笔。到了第二次返场,他们也终于唱出了早期名曲“Live is Life”(现场唱的是德语版),Laibach 变了,但根还在。

现场最意外一个高潮是当 Laibach 唱出改编自“义勇军进行曲”的歌曲“Zhonghua”时,台下乐迷却开始齐声呼喊“Hongkong is not China”。这场演出几乎没有法西斯的色彩,但就在演唱地湾仔旁边的中环,一个新的军港正在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