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1

一杯可乐的喝法

广东人会吃,哪怕只是普通的可乐。 一杯可乐,在多数地方,瓶子一开、头一仰也就喝了,顶多是加点冰块拿根吸管。而在广东,可乐不仅仅只是可乐,加进几片切片的鲜柠檬就成了酸甜的“柠乐”,如果加的是腌制过的咸柠檬,那就是清爽有回味的“咸柠乐”,如果是半鲜柠半咸柠,再配上一大堆晶莹的冰块,充分地融化在加足了气得可乐里面,就成了一杯融合了酸、甜、咸、苦多重味觉刺激,足以生津、足以止渴、足以祛暑的“龙凤柠乐”,一杯欧风美雨的可乐到了广东人手里,却变成了地道的广式饮品。 广东人的会吃其实就在于不拘泥成规、不死抱传统,反而以开放的心态不断地吸纳、融合、混搭、改良,貌似放低了传统,其实却在不经意间延续了传统、发展了传统。 在一个刚刚睡醒的清晨,或者忙忙碌碌的午后,到茶餐厅,要一份有餐蛋面、三明治还配着咖啡、奶茶的套餐,是再平常不过的生活。在广州、深圳、香港遍布大街小巷、旮旯犄角的大大小小的茶餐厅里,既可以点到云吞面、叉烧饭,肯定也少不了三明治、罗宋汤,没有人会去追究食物来源的东与西,它们每一家都标榜自己为港式茶餐厅。 传统不是过去的,而是现在的,不是死的,是活的,

Posted in 好玩乐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每周一歌(15):黄耀明《广深公路》

确定是怎么变为不确定的? 在一条高速公路、一趟列车或者一班飞机上,特别是夜晚,周围本就相似的一切不再提示这里究竟是那里,既定的路变成了不断地重复和没有尽头的奔走,时间不再有意义,甚至目的地都不重要了。 “广深公路”是明哥2008年的唱片《King of The Road》的开篇曲,说句实话,个人认为这张使用原声乐器创作的唱片在明哥的作品中只能算一张水准之作,我买来,听过一遍,就压在了箱底。 但鬼使神差的,在某天,在某一班广深铁路上,IPOD随机的播出了这首歌,不确定的情绪里面竟然生出了确定的温暖。   附歌词: 广深公路   能望到 最遠那個邊界亦能望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個笑容 如面前有你照片中 穿梭公路中 能遇到 最遠那個災劫亦能遇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剎胃痛 命運像大貨車竟天天操縱 路上做一個半個美夢 和你某天開舖 穿過千個荒野還未到 兜過千個方向還未到 親愛的 如時代冷酷 也要去上路 如前面有路 衝過千里千里還未老 只要想見的你還未老 向著你 再遠也去得到 很多稀罕的 將得到 要上路 疲倦到 最遠那個家也懷疑就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切國度 會去到 如前面有路 穿過千個鄉鎮還未到 兜過千個交界還未到 親愛的 如時代冷酷 也要去上路 如前面有路 衝過千里千里還未老 只要想見的你還未老 向著你 再遠也去得到 很多稀罕的 將得到 在想的 想得到 在趕的 [...]

Posted in 朝闻乐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中医与科学

中医是不是科学其实是一个本该没多少争议实际上却吵翻了天的争议性话题。 中医当然不是科学,至少说,现在已经不是了。 以我浅薄的理解,科学首先是一种精神——客观、实证、不断探索;接着是一种方法——以客观的态度,按照明确的推理原则和逻辑方法,通过观察和实验收集数据、建立模型,并对假说进行不断的重复性验证,否定、确认或者发展;最后,科学才是一种结论。 但结论往往又受到时间、空间、人类的认识水平和验证手段制约的,知识总是在不断更新递进的,很可能过去的“科学”到今天看可能就不那么科学甚至完全是伪科学了。 典型者如地心说,尽管今天所有人都说地心说不正确、不科学,但大家仍然把创立地心说的托勒密和亚里士多德等称为科学家,这恰恰是因为托勒密建立地心说不是因为收到了神的意旨,而是经过了大量的观察、精心的假设和反复的数据验证,他们是以科学的精神在做着科学的工作,所以到今天几乎所有的物理学教材都还在说地心说能初步解释从地球上观测到的天体现象,或许可以说,在公元2世纪,地心说是“科学的”。 但2世纪的“科学”不是永远只以2世纪的观测能力、认知水平和实验方法来验证并要永远尊崇其“科学性”的。对人和事的评价不能脱离其所处的时代与环境,但任何的科学结论乃至任何的经验、知识都会在后世接受新方法、新问题的不断挑战和检验,比如把地心说从科学殿堂扫地出门的哥白尼日心说,到现在也很难说是真正的“科学”,而只是一个在太阳系“局部”正确的结论了,宇宙远远超出了人类现有的认知能力,可真正称得上是“浩瀚”而“神秘”了,而地心说也好、日心说也罢都只是人类认识宇宙的一个阶段而已,可能对了,也可能错了。 回到中医,神农尝百草、扁鹊创望闻问切、华佗开手术之法、张仲景启辨证施治、李时珍重理药学都可视为有科学精神的科学之举,如李时珍发现过往的医术药店里面药名混杂、对药物生长环境、药性等的记述多有不清晰的地方,甚至有些是以讹传讹的胡写乱记(如果是现在李时珍的看法肯定会遭致挺中医人士的炮轰),为此他才上山下乡如神农般亲试百草,并终著成《本草纲目》。 但和地心说、日心说一样,神农也好、李时珍也好,他们的医学并不高于他们时代的认知水平,勾股定理的数学是支撑不起微积分时代的医学的。而且检验中医的也不再是“2世纪”的认识水平和观测方法,经验和表面的“有效”将让位于更准确的以现代物理学、化学、生物学为基础的生物化学和未来更新的科学。死抱传统、拒绝新知甚至同现代医学对立起来只会让结论已经不那么科学的中医彻底沦为“巫医”,所谓的中医捍卫者其实是会气死李时珍的。 换句话说能让中医摆脱消亡再次发展的,恰恰不是所谓的传统,而是现代科学。当然,科学会让中医的面貌越来越模糊而变得越来越像西医——准确的说是现代医学。其实无所谓中医、西医、南医、北医,医就是医,就像并没有中式数学与西式数学之别、中式物理与西式物理之分一样,中国价值、美国价值终归都要让位于普世价值,无论这个普世的价值发源于东方还是西方。

Posted in 瞎扯淡 | Tagged , , , | 8 Comments

爱运动的人

中国人过节似乎只剩下两个节目了:一是吃、二是送礼。所以端午的粽子还没有完全消化干净,中秋的月饼却在盛夏便已经发起了第一波的销售攻势。 这不,今天早上刚刚进到办公室,电脑还没开机,阴阳水也还没倒上一杯,电话便如车震一般在裤兜里跳将起来。原来是一位在某酒店做会计的朋友,他在电话里告诉我,今年他们酒店扩大了中秋月饼的生产规模,销售上和往年一样依然是按部门按职务全员摊任务,但任务额比往年高出不少,像他这样的非销售部门副职,要完成的任务是10万。他还说,只要我有空,他可以立刻把宣传资料和月饼的小样送过,而他们酒店离我办公的地方有10多公里,在昆明,这已经是一个可以被称为“远”的路程了。 这样的电话这几年我每年都会接到若干个,全体总动员丢掉本职工作去卖月饼早已不是哪一家酒店特立独行的方法,似乎已经成了酒店业的惯例(至少是昆明),而这其实也不是酒店业独有的秘技,它甚至借来了一个专业词汇——“全员营销”。 为什么说是“借来”呢?因为真正的全员营销并非是让所有员工走上大街去卖东西,它更强调的是以市场为核心,各职能立足于自身职责与功能,充分协调、整合,给予营销、销售环节最无缝的支持,其关键不是群殴,而是系统。 形象地说,要吃的更好,全面的领略食物的“色香味”,不能只靠嘴,而必须“全员吃”:以耳朵“听”食物上桌时新鲜的质感(当然特指铁板牛肉、锅巴、醉虾等会发出响声的菜式),以眼睛“看”食物的色泽形态,以鼻子“闻”食物的气味,最后在以口试食物本身的味道。我想谁都不会夹根青菜塞进鼻孔、撕只鸡腿插进耳朵、舀勺鸡汤倒入眼眶的,那不是“全员吃”,那不是疯子就是超人。 但遗憾的是,尽管无论在Google还是百度搜索“全员营销”得到的结果大都是教科书般的解释,但在实际的运作里面,往鼻子里塞青菜的人远比用鼻子闻味道的要多得多,甚至还推而广之用到了各个地方,比如仇和仇书记在昆明推行的“全员招商”——给所有党政部门都下达金额不等的招商引资指标甚至作为各部门的第一政绩指标。我经常在想,如果我是一个投资人或者实业家,当我收到一张来自计生委或者妇联的名片,我是耐心的和他讨论几天项目建议,还是质疑这个城市管理者的专业水平,我是认可这个城市管理者不分岗位的敬业精神,还是怀疑他们的不务正业。 归根结底,“全员营销”、“全员招商”无非就是另一种形式的运动,而在中国,爱运动的人不止在体育场和健身房。运动是这个国家这60多年来最最看家的管理手段,所谓的毛式管理,最凌厉的就是掀起一场又一场运动,春天植树是一场运动,大炼钢铁也是一种运动,学习雷锋是一种运动,大型国企上市也是一种运动,生命不息,运动不止。 运动或许可以树立权威,却不可能让一个系统走上合理的轨道,运动是专制的生存方式,而专制将伤害的是所有人。

Posted in 瞎扯淡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广深铁路

我坐在深圳到广州的动车上,末班。 车厢温暖明亮的灯光让夜变得更黑,黑得仿佛消失了。农田消失了,河道消失了,工厂、村屋、城镇和零星的灯光都消失了,甚至连速度也消失了,只剩下车轮与铁轨碰撞发出的噪声。 在晚上,时速200公里的动车和跑不到40公里的慢车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前排的老伯在看报,我后排的Lady们聊得正欢,我左手边的白领睡着了,怀里还紧紧抱着他的公文包,我右手边的大哥是拿回乡证的香港人,他不时地看表和打电话,到东莞便匆匆下了车。 卖零食、卖咖啡奶茶的阿姨们很悠闲。车上的人不多,买东西的更少,她们也不急于叫卖推销,只是推着车走过,每走一趟就离下班又近了一点。她们大都说白话,她们不是外来的打工者,她们是垄断国企的正式职工。她们关心着鸡毛蒜皮、工资福利,和任何一个边远小站的列车员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连脸上的笑容都一样稀少。 我翻看着今天的报纸,心不在焉的。 达芬奇的家具、惠州炼油厂的大火、判了6个人的增城事件其实都和我没有关系,在一个人的旅途上,它们既构不成谈资,也引不起思考,它们只是填时间的字。 我有抒情的冲动,像一个18岁冒着傻气的文艺青年。我启动电脑,杂七杂八的打出了几行不成文的字,但在我找到一根网线或一个没有密码的Wi-Fi信号之前,这些字不会传递孤独,也不会传递温暖,找不来回忆,也看不清前路,它们只是安静地躺在我的电脑里,跟着我离开吹着冷气的车厢,混入冒着汗臭的人群,回到牛腩面和叉烧饭。 在小市民面前,抒情是有毒的。

Posted in 瞎扯淡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