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春节

fish

年过得真快,感觉连春晚都还没看二元期權風險 ,就已经结束了。
还记得除夕那天,陪外婆打完吊针去菜场买甘蔗,路过卖鱼的摊子,拍了上面这张照片。也许我确实不喜欢过年,活蹦乱跳的鲜鱼,被我拍得像死了很久一样。

庙

初一,和父母一起陪外婆到昆明南郊五甲的宝华寺敬香。我差不多有10年没有去过宝华寺了,它从10年前只有几间破屋的小庙发展成了占地超过100亩的大寺院。图中的讲经堂可以容纳4000人,号称西南最大。除了佛堂、经楼,宝华寺还在修建地下立体停车场等配套设施,其香火之望可见一斑。

Light

宝华寺春节法会的莲花灯,点一盏100元,我粗略地数了一下,当天点亮的不下3000盏。在宝华寺新年募捐的功德榜上,捐赠金额最高的有560万,而高于5万的不下100人(公司),其中不乏国内和港台的大牌企业。
我说这个,不是想批评宗教的世俗化(在中国,期權交易平台 从来就是世俗化的),而是想说,相对于“国有”寺庙,“民营”的宝华寺显示了更大的发展潜力。尤其是宝华寺的兴盛,靠的不是所谓的“灵验”,也不像少林寺那样依靠“副业”进行拓展,而是依靠宗教的根本——传经说法。

meat

春节前的一个周末,去亲戚的果园吃杀猪饭。农家放养的猪,肉很香,做出的凉白肉、回锅肉、油炸酥肉都很好吃。但堆放在仓库中的猪肉却只有阴冷,而没有丰收的味道。

铁板烧

初四,无数家庭聚会间难得的二人世界。我和我家领导逛了半天街,然后在正义坊的豆花坊吃铁板烧。豆花饭和滑蛋肥牛,简单但却是春节期间最清爽的一餐。

cross

初五,陪我家台灣 比特幣 ,等她验光的时候,我发现眼镜店外人行道上的地砖拼花好似印在地上的十字架。

A man

公交车上遇到的一个人,和他一样,我们面无表情地奔向下一个饭局。

Book

熬了七个晚上,我家领导看完了三部电视剧,我就坐在她旁边看书。

黄昏

春节期间,全国大部分地方天气不好,昆明却晴朗的异乎寻常。在每一个黄昏,昆明的天空都会显出令人心醉的色彩。

Posted in 瞎扯淡 | Tagged , , , , | 2 Comments

一年中的最后一天2011

陪外婆打完针,从医院出来,我似乎已经做完了今年最后一件要紧事。

昆明冬日的天空一如既往的蓝,街上人很少,车也不挤了。菜场上卖甘蔗、卖春联、卖鲜花的人似乎比往年少,卖水果的摊头已经准备打烊,卖鱼、卖菜的还在做最后的忙碌。我买了一对甘蔗,6块钱,我发现这是今年我买到唯一比去年便宜的东西。

我被阳光晃了眼,我突然想起崔健的《时代的晚上》,“没有新的语言,也没有新的方式”,一年还没有开始,却已经结束了。

我接到一个小朋友的电话,他兴奋地问我回家没有,他每年都到我家过年,我告诉他别急,我会等着他喝酒。

他27了,还像个孩子一样。

一年中的最后一天。

附:

时代的晚上

没有新的语言 也没有新的方式
没有新的力量 能够表达新的感情
不是什么痛苦 也不是天生爱较劲
不过是积压以久的一些本能的反应
情况太复杂 现实太残酷了
谁知道忍受的极限到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请摸着我的手吧 我孤独的姑娘
检查一下我的心里的病是否和你的一样

不是谈论政治 可还是有点慌张
可能是因为过去的精神压力如今还没有得到释放
别看我在微笑 也别觉得我轻松
我回家单独严肃时才会真的感到忧伤
我的心在疼痛 像童年的委屈
却不是那么简单也不是那么容易
请摸着我的手吧 我温柔的姑娘
是不是我越软弱就越像你的情人

请看着我的眼睛 你不要改变方向
不要因为我太激动而要开始感到紧张
把那只手也给我 把它放在那我的心上
感觉一下我的心跳是否是否还有力量
你的小手冰凉 像你的眼神一样
我感到你身上也有力量却没有使出的地方
请摸着我的手吧 我坚强的姑娘
也许你比我更敏感 更有话要讲

你会相信我吗 你会依靠我吗
你是否能够控制得住我如果我疯了
你无所事事吗 你他妈需要震憾吗
可是我们生活的这辈子有太多的事还不能干哪
行为太缓慢了 意识太落后了
眼前我们能够做的事只是肉体上需要的
请摸着我的手吧 我美丽的姑娘
让我安慰你度过这时代的晚上

Posted in 瞎扯淡 | Tagged , , , , | 4 Comments

Why Censoring US ?

昨天,Wikipedia换上了黑色首页关站24小时并号召所有在美国的访客发邮件给参议员,抗议SOPAPIPA

昨天,Google换上了黑条幅Doodle,代替了刚刚挂上的纪念中国动画大师万氏兄弟的精彩Doodle,抗议SOPA和PIPA。

昨天,《Wired》杂志网站拉黑网站所有文字,打出大标语“Why Censoring Wired ?”,抗议SOPA和PIPA。

昨天,Wordpress、Firefox、Reddit等等网站拉黑首页,Flicker号召用户拉黑10张照片,Mark Zuckerberg在自己的Facebook页面发出声明号召网民给参议员写信,抗议SOPA和PIPA。

但同样反对SOPA的twitter的CEO Dick Costolo(@dickc)却在推上说:

”that’s just silly. Closing a global business in reaction to single-issue national politics is foolish.“

我不同意Costolo的看法,互联网让地球以前所未有的方式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尽管有墙的存在,这个网络依然是一个整体,SOPA和PIPA伤害的并不仅仅只是某一个国家某一部分人的权益。

而且,作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国家,美国的互联网立法就是全球互联网立法的风向标,美国立善法,其它国家不一定效仿,美国立恶法,则必定成为流氓国家实施互联网管制的口实。

打击盗版、保护版权人的利益没错,但以”连坐“、”预审“的方式来打击盗版,只能是保护版权未果,限制言论自由成真,最终禁锢人类的思想。

反对SOPA和PIPA,就是为自己争取自由。

在我写这篇短文的时候,Wikipedia的第一次关站抗议已经结束,但争取自由的信念却从未停止。

Why Censoring US ?

Posted in 瞎扯淡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从《乔布斯传》说起

s6974202.jpg

一、

2011年出版界的焦点之一是“乔布斯”,而Walter Isaacson的《乔布斯传》又是焦点中的焦点。这本书由于其“独家性”与“权威性”,在全球掀起了购买和阅读的狂潮,又因为它实现了不同介质、不同语言版本的全球同步发行而成为了观察书籍(与阅读)未来走向的重要样本。当然乔布斯的声名、版本的多样也吊起了不少人的收藏欲,比如我就购买了Kindle的mobi版、中信的中文纸质版和IOS上的唐茶版。

对比这三个版本,阅读体验最差的是中信版。翻译的质量当然是一大问题,但如果考虑国内整体的翻译水平和这本书极其紧迫的翻译时间,中信版的译文质量其实远没有网络上批评的那么糟糕,只是批评书的翻译比批评书的内容要容易,而《乔布斯传》又比其它翻译书籍吸引了更多的关注,翻译的毛病就被突出化了。

至于同遭诟病的“众包”式的团队翻译,其实恰恰是提升中文翻译水平的有效路径,以我的理解,“众包”的关键在于以相对开放的方式实现多人的互译、互校并在不断的修改、完善中提升译文的质量,但互译、互校及更多深入的讨论与合作比传统的翻译方式需要更多的时间,不断地完善也需要恰当的介质来支持,而纸质的传统书籍并不是这样的介质。

让中信版显得如此不堪的原因其实不在于它翻译的错漏、而是它没有办法去修正这些错漏,特别是当和它同宗同源的唐茶版把“免费的修正完善”作为卖点并高速地发布一个又一个更新的时候,中信版彻底地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中信版的尴尬也是所有传统纸质书籍的尴尬,电子书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不是那个除了便携之外一无是处的毛头小子了。以Kindle和IOS下的电子书为代表,电子书已经具备了诸多超越纸质书的优越特性:

1、更方便的搜寻与购买。 我不否认逛书店有着极大的乐趣,但当网络购书已经超越书店成为主流的时候,也就别再把逛书店当做抵制电子书的借口了,何况电子书突破了印数的限制、突破了库存的限制,找到一本书、买到一本书将比以往更容易;

 

2、更方便的出版与发行 就算不考虑言论与出版的管制,由于高昂的制作成本,纸质书籍的出版与发行受控于出版商,不仅减少了出版的机会,也拉低了作者的收益。电子出版让书籍的制作成本几近为零,Apple Store和Amazon提供的商业模式(解决了支付问题)又使得作者可以抛开出版商直接面对读者,这使得作者就算仍然同出版商合作,也获得了更大的谈判空间。更低的门槛、更高的收益,必将造就更多的出版。

3、具备“更新”能力的作品 电子书的一大特性就是可以像软件一样持续更新完善,错漏在纸质书籍是遗憾的艺术,在对电子书则是进步与改进的动力。而且通过更新与完善,电子书将具备纸质书无法比拟的低成本。

4、更方便、更强大的笔记与分享功能 1637年,费马在丟番图的著作《算术》时,在一个命题旁的空白处写下了著名的费马大定理,他还调皮地写道“关于此,我确信已发现了一种美妙的证法 ,可惜这里空白的地方太小,写不下”,他没有写出的证明困扰了数学界300多年,以至于很多人认为拿不过是费马开的一个玩笑。假设如果300年前就有了电子书,那么费马就会有足够的空间来写他的证明,或者就没理由来开这个玩笑。 电子书创造了纸质书不具备的近似无限的笔记空间,而且这些笔记不会干扰阅读,再加上笔记的分享功能,可以实现多人间阅读的互动,大大的提升阅读的效率和学习的效果。

甚至在纸质书一向骄傲的排版,电子书也大有赶超的趋势,iPad上杂志的阅读体验已经超过纸质版本了,而以唐茶为代表的电子书,其排版的精细也不亚于优秀的纸质书。千万不要拿那些猫三狗四的盗版电子书来讨论电子书的未来,就像不能拿猫三狗四的盗版纸质书代表纸质出版物的水平一样。

纸质书另一个常被提起的优势是“翻页”。做“翻页”做的最好的电子书是Kindle,而Kindle的“翻页”在纸质书面前也只能叫幼稚。但如果我们换一种理解,“翻页”的实质其实是对书中内容的搜索,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电子书要解决的问题并不是“翻页”的效果,而是更方便、更不干扰阅读的搜索。互联网早已造就了更快捷、准确的搜索技术,现在需要的只是与阅读结合的更紧密的搜索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看好苹果可以解决“翻页”的问题,因为把技术以人性化的方式变成完美的用户体验是乔布斯真正厉害的地方,我相信这已经是苹果基因的一部分了。

当然,我并不认为纸质书会因电子书的发展而消亡,因为纸质书创造的独特质感是电子书无法取代的,就像MP3无法让黑胶、磁带消亡一样。我很难想象玻璃、塑料的屏幕可以制造出纸质带来的温暖感,何况书籍未来的发展方向要实现的是更高效的阅读,而不是去复制传统。

纸质书不会消亡,但它的归宿是艺术品,属于电子书的未来才刚开始。

二、

Isaacson的《乔布斯传》出版前,另一本在国内受到追捧的乔布斯传记是王咏刚、周虹合写的《帮主乔布斯》(也曾出过唐茶版,但已下架),李开复在为这本书写的序言里甚至把它称为“所有中文书里最有料也最好读的乔布斯评传”。

s6783948.jpg

我无法判断李开复说的话,因为我没有读过国内其它作者写的乔布斯传记,但如果拿《帮主》和Isaacson的《乔布斯传》做比较,却可以找出区分三流传记与一流传记的一些标准:

首先是材料:

用这一点来责难《帮主》的作者并不合适,毕竟作为唯一获得乔布斯授权的作者,Isaacson可以接触的第一手材料在全球无人能及,但如果忽略取得材料的原因与过程,只论结果的话,不及《乔布斯传》三分之一厚度的《帮主》,其内容仍然比《乔布斯传》要空洞很多。

 

另一个证明材料重要性的地方是,无论《帮主》还是《Steve Jobs》对乔布斯NeXT10年的描述都较为简略,虽然正是在那10年乔布斯构建了支撑苹果再度崛起的技术基础,但那10年的确是乔布斯较为低调沉默的10年,可用的材料相对苹果前后两段辉煌时期必然有限,哪怕大牌如Isaacson也不可能超越材料的限制,写出更有说服力的文字。

第二是立场:

传和评是不一样的。评尽可以主观,而传却需要客观,需要靠事实而非议论(或者推测)来还原事件塑造形象,写传就是写史,特别忌讳预设立场。

 

读《乔布斯传》,很容易就能发现作者的客观,Isaacson没有乔布斯的独家授权就去拍老乔的马屁,他反而拉开了与乔布斯的距离,更全面地去解剖乔布斯,他写了一个英明的商业领袖,也写出了一个自私、粗暴、冷酷的乔布斯,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Isaacson是把自己放到乔布斯的对立面来审视乔布斯的,或许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场力真的太强了,想要摆脱它就会矫枉过正。

而《帮主》则是一片粉丝心态,当对乔布斯的崇拜成为作者的预设立场,笔下的乔布斯也就成为了平面的肖像而失去了生气。

但最过分的是作者对李开复的刻意吹捧,在《乔布斯传》中没有出现过一次的李开复,在《帮主》中不仅占掉大量篇幅,还成了乔布斯和苹果最大的、永远的遗憾。由于我没有看到过其它的材料,我无法判断《帮主》对李开复与乔布斯关系描写的真伪(程度的深浅),假设其描写是真,那要么证明乔布斯为人的冷酷(对他和苹果这么重要的人物竟然不对Isaacson提起),要么就证明了Isaacson的疏忽和乔布斯的所托非人;如果此描写是伪,那我只能说,虽然《帮主》的作者向李开复报恩没错,但选择以夸大报恩对象及至改写历史细节来报恩,则是最最愚蠢的方式——既无法真正提高恩公的地位,更让自己的写作因失实变作无用的废纸。

第三是文字:

《帮主》比《乔布斯传》有更多的煽情片段,文字取向也更华丽,但读起来却少了很多味道,低好几个层次,最关键的是《帮主》写了很多事、唱了很多赞歌,却没有塑造出一个完整的人物形象,作为传记,这无疑是失败的。

 

而Isaacson,以简洁、流畅的文字清晰地描述每一件事便写出了一个立体的乔布斯,让读者感受到了现实扭曲立场。事实上,比起卖弄辞藻,清晰地描绘一件事要男的多。

第四是知识储备:

理由很简单,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不仅说不清事情,还会闹笑话。

 

这方面,Isaacson堪称表率,他的主业是编辑、记者,这个工作当然会让他的知识结构较为全面。但当他开始写一部传记,比如《Steve Jobs》时,仅仅全面的知识是不够的,对信息技术、互联网、商业等领域他还必须要有深入的了解,不然别说写出深刻透彻的作品,恐怕连准确的整理材料都做不到。

我还读过他写的另一本传记《爱因斯坦传》,那本书涉及了物理学、种族问题、一战史、二战史等领域,如果考虑他还写过《富兰克林传》和《基辛格传》,在如此多领域的拥有如此深入的知识储备,再怎么夸赞似乎都不为过,而知识的积累(无论全面的还是深入的)归根到底是学习能力的问题,这才是Isaacson最让人佩服的地方。

当然,衡量传记的优劣的标准还有很多,但我觉得这四点是很基础的,写在这里,为以后的阅读,做个参考。

 

Posted in 夜读书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豆瓣阅读器与电子书的竞争

读了师北宸的《如何看待豆瓣阅读器?》,在这里说说我对相关问题的看法:

一、豆瓣阅读器值得期待

尽管豆瓣阅读器还未发布,但我相信豆瓣阅读器应该靠谱,理由不只是因为豆瓣宣称的“它尽力提供细腻的阅读体验。文本、插图、脚注、引用都经过精心处理。目录、阅读进度、页眉⋯⋯这些辅助的信息被放在最合适的地方。根据个人阅读习惯,你还可以调整字号、亮度、配色”,不只是因为它从一开始就跨平台(尤其是它将包括Kindle版),不只是由于它将与豆瓣的评价、评论、分享系统高度融合,也不只是因为豆瓣在多年的运营中积累的出版社、作者、图书馆资源,最关键的是豆瓣的产品向来不错,豆瓣的运营也一贯有谱,而且以豆瓣低调、沉稳的作风,很难想象他们会推出一款砸招牌的产品。

二、电子书的竞争

电子书的竞争主要在硬件、软件和内容三大方面展开:

硬件方面:
电子书硬件的竞争由LCD和E-link的技术之争及IOS、Andriod和Kindle的平台之争两个层次构成。而这两个层次却呈现了颇为类似的竞争格局,在技术上,LCD和E-link各有所长又各有所短,相互无法彻底替代,形成了均势;而在平台上,IOS、Andriod、Kindle间的竞争才刚刚开始,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它们也将维持均势。硬件激烈而又相对平衡的竞争格局使得电子书领域不可能像音乐领域那样因iPod一家独大而形成硬件商对内容供应的垄断,这就给软件及内容提供商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软件方面:
早期的移动阅读软件主要解决的是阅读体验甚至是能不能读的问题,典型如Kindle上的多看,它因为解决了Kindle简体中文支持不好的问题而广受欢迎。但这类软件问题也很明显,首先它们提供的阅读体验相近,取得压倒性的市场占有率很难;第二,由于自身不提供内容,受内容格式、质量的限制,阅读体验不完全受自己控制;第三,也是最关键的,它们提供的功能硬件厂商很容易通过提升硬件或改进自带软件来替代,所以不带内容的软件从不太长的长远来看,价值是趋低的,软件的竞争将完全融入内容的竞争当中。

内容方面(或者叫做提供内容的软件方面):
唐茶计划总监李如一曾把电子书发展要解决的问题归纳为内容、阅读体验、定价及支付四大问题。分析这四个问题,支付与定价在IOS及Kindle平台上已经解决的很好了,Kindle的客户端、唐茶的电子书都做出了很好的阅读体验,但让用户花钱去买一本电子书的最终因素仍然是内容。电子书是互联网产品,电子书更是传统的书,决定电子书品质的和决定传统纸质书籍的标准一样,还是思想与文字。所以决定电子书内容提供商成败的不是出版速度的快慢,而是质量基础上的数量,但归根结底最最关键的还是质量。

总的来说,在电子书领域最关键的竞争是硬件,一旦分出胜负就会形成赢家通吃的局面,但以现有的产品格局,恐怕谁都没办法吃掉谁。因此,电子书最激烈的竞争将出现在内容的竞争上,比拼的将是内容提供商的品味,当然,如果有谁能创新版权的观念、设计出更适应互联网的版权法则,一定可以在最大限度上拓展电子出版(包括书籍、音乐、电影等)的空间。

三、唐茶并不危险

虽然我和师北宸老师一样期待豆瓣阅读器,但我并不同意他“唐茶危险”的看法。

理由如前文的分析,在电子书内容提供领域,竞争的关键不是阅读体验,今天唐茶的阅读体验显得那么突出,只是因为其它中文电子读物的阅读体验实在太糟了。这种阅读体验的强烈对比甚至掩盖了唐茶在内容选择上的独特品味,而我觉得由李如一定义的“科技与人文交错”的阅读品味才是唐茶最最重要的竞争力,而品味直接决定了出版物的质量。

我相信豆瓣阅读器在用户人数、出版量、收入等方面超过唐茶并不困难,但我也相信豆瓣阅读器的发展并不会影响唐茶的发展。如果说豆瓣的方向是会成为全方位的主流大厂牌,而唐茶就是强调品味的独立厂牌,就算未来在拿版权上产生冲突,凭借自身品味与口碑,唐茶不一定会输给豆瓣,特别是直接面对作者时。

对唐茶而言,调好节奏,做好自己比其它任何事情都重要;对豆瓣而言,他们的对手也不是唐茶,而是如何超越唐茶已经开拓出的顾客群范围;对豆瓣和唐茶而言,他们真正的挑战仍然是如何让电子阅读变得更好,如何让更多的人来享受电子阅读。

Posted in 瞎扯淡 | Tagged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