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搬了家

在Bluehost买的主机空间马上就要到期了,对比了一下续费和新注册的价格,发现新注册两年比续费一年还便宜,一冲动便决定搬家了,新空间在同Bluehost同根同种的Hostmaster。

搬家进行的不是很顺利,主要问题出在浏览器的Cookies,另外域名解析、wordpress文件的下载、上传也耗费了不少时间,好在手边有《科技想要什么》,倒也不无聊。

从昨天开始、到今天上午测试,所有的问题都已消除,博客可以正常访问了,访问方式和以前完全一样:

网址:http://dharmasong.net

订阅:墙内:http://feed.feedsky.com/dharmasong

墙外:http://feeds.feedburner.com/dharmasong/Kawd

Posted in 瞎扯淡 | Tagged , | 5 Comments

Prezi试用手记

Prezi是一个演示效果非常酷的演讲辅助工具,它现在提供了免费的在线版和iPad版,以及收费的桌面Pro版(可以试用30天),不过桌面版的价格对国人来说有些咋舌,159美元/年,对比更主流的演讲工具,Keynote现在只要128人民币,PowerPoint、Word、Excel三合一的Office2010家庭版不到300块,按年收费的Prezi实在是有些贵。

不过Prezi确实提供了比Keynote及PPT更炫的显示效果,更关键的是,在内容组织方式上,它没有采用Keynote及PPT使用的For/Pre方式,而是创新性的设计了在单一页面上通过Zoom In/Out来呈现内容的演示方式,它的内容组织方式与思维导图非常类似,它可以让人始终关注内容的逻辑主线,处理哪怕再细小的细节也可以看到这个细节和主线的关系,而Keynote与PPT最大的缺陷恰恰是当文档长了以后就容易陷入琐碎的细节而迷失,哪怕已经层层叠叠的加了无数目录来说明逻辑关系(目录多了也让人混乱)。

尽管很炫,Prezi的操作却是傻瓜级的,如果熟悉Office或iWork的基本操作,几乎拿来就可以用得很好,何况它官网/论坛还提供很多非常有用的教程,其他人在线共享的作品也是非常好的参考。

除了贵,Prezi的一大缺点是对简体中文支持不好,如果使用在线版,那可以换用繁体中文,如果用桌面版,除了繁体中文,还可以下载这个简体中文支持包

比起PPT,Prezi的另一个缺点是,它只能做一个演讲工具或者豪华的沟通版思维导图,还不能用它去写一份正式的文件,现在很多公司是直接拿PPT做正式文件的,所以尽管Prezi在演讲辅助上是优于PPT和Keynote,它依然取代不了PPT,特别对多数公开演讲很少的同学来说,PPT依然是更全面的工具。所以如果演讲不是特别多,不用费神去找盗版或者注册码,在线版完全够用了。

用Prezi的另一个感受是,创新是没有极限的,办公领域那么成熟了,却依然产生了这么好的创意,禁锢自己的头脑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Posted in 瞎扯淡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关于何伟的《江城》

9780060855024.jpg

读完《寻路中国》再读《江城》,我是有些失望的,就像吃过山珍海味俱全的主菜之后,再回头去吃餐前的小碟。《寻路中国》立下的标准太高了,相比之下,《江城》就显得稚嫩了。

《江城》是何伟“中国三部曲”的第一部,书中描写的涪陵,也是他“寻路中国”的起点。作为一个西方人,刚到中国的何伟也无可避免地首先从政治的角度来观察中国。我想这并非偏见,更非环球体所指的“别有用心”,一个相对封闭、权利又高度集中的专制国家,在其它正常国家的公众眼中,除了愚昧和所谓的神秘,剩下的当然就只有政治,这就和我们谈论朝鲜时一模一样。何况在这个政治依然无孔不入的国家,要发现那些因政治而荒谬的东西其实并不难。

何伟关注到了在中国无处不在的标语,在他学习中文的过程里面,他一直都留心去看这些标语,甚至以看懂多少标语来检验他的中文水平。但当他终于看懂了这些标语的时候,他竟毫无满足感,因为他发现这些遍布大街小巷的东西不过是些极端空洞、甚至有些伪善的政治口号。

何伟也留意到了和口号一样充斥着政治的活动或事件,有像邓小平逝世和香港回归这样的大事件,也有其支教的学校里其它大大小小的校园活动,他发现在这些事件里面,学生和老师的表现几乎是完全一致的,完全符合官方的要求,但又不像刻意的扮演。当然如果碰上大事件,官方更会大张旗鼓的组织各类只有政治的活动,何伟详细记录了学校组织的“重走长征路”,他不无调侃的说,一个纪念艰苦长征的活动,却拿着烟厂的赞助,更有趣的是,学生代表终于从涪陵走到了延安,却因花光了钱而不得不由学校派出救援队才保证了学生的返回,这当然是讽刺,现实的讽刺。

何伟还发现了无所不在的爱国主义,当他在课堂上比较中国和西方,甚至仅仅是讲美国存在些什么问题时,学生们都总会说“中国是好的,不存在那些问题”;在香港回归时,他发现,尽管他的学生和香港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但他们似乎是在渡过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更让他惊讶的是,学校组织篮球赛,当他和另一个支教老师亚当代表英语系参加学校篮球赛时,普通的比赛带上了“爱国”的性质,连裁判的判罚标准都开始倾斜,但似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样无可厚非;而在他个人参加的涪陵长跑比赛里面,因为他的夺冠,甚至让被赋予了“爱国”意义的长跑比赛都变得尴尬。其实正如何伟在书中所说,全世界的爱国主义虽然披着高尚的外衣,但骨子里却无一例外的都是无知和恐惧。

何伟最不能忍受的是政治对教育的极端控制,他发现不只是给学生的教材全是政治宣传,连他学习中文的教材也全是宣传,老师的教学方法也完全是有中国特色的填鸭式,为此他和他的汉语老师甚至爆发了“鸦片战争”。不过中国教育的真正问题还并非教材,何伟观察到,中国学生机械式的学习,他们毫无思考,只要老师说了,就完全相信。他们跟随范本甚至到了抄袭的地步,而相互抄袭更是普遍,他布置一个题目,然后在学生的作业里收到几分一模一样的是很常见的事情。他举了一个极端的例子,按教材,对毛太祖的功过评价为“七三开”,有次他故意说,毛的功有67%,立马就有学生纠正,他说少了3%。

我很佩服何伟对细节的观察、分析、组织能力,零散的材料到了他的手里往往会被梳理的清晰而有条理,《寻路中国》如此,《江城》也如此,但《江城》却远没有达到《寻路中国》的深度。尽管写《江城》时,何伟已经在中国生活了两年,但我想他对中国仍然是不够了解的,《江城》被局限在政治,而并未深入到中国社会的肌体里面。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他写他的中文老师,这位廖老师在教何伟中文的两年里一直因教育方法和政治观点同何伟摩擦不断,但在何伟的送行宴上,当学校外办的领导取消何伟的中文时,廖老师竟然出何伟意料地很严肃地指出了外办领导的错误,何伟感到了温暖,也许也感到了迷惑,那个宴会上的廖老师和平常的廖老师实在差异太大。

让何伟迷惑的恰恰就是中国社会最不可言说的做人、做事的方式,有人称为“文化”,也有人叫它“哲学”。当时的何伟可能还不知道“八面玲珑”、“外圆内方”这些词,在当时也许他也不知道,廖老师与他的争辩时的态度仅仅是因为“老师”这个头衔;他或许也不知道,当他的学生申请入党时,压根可能没想过什么是共产主义,而仅仅只是为了现实的功利。很多时候,在中国,大家都知道皇帝没穿衣服,但知道不代表要说出来,说不说、怎么说、什么时候说已不仅仅只是利益的机变,甚至成了这个民族文化的基因,而这些必须穿越政治才能真正看得清楚。

好在何伟是一个真正有探索精神的人,《江城》获得了很大的赞誉,他却携妻子再度来到了中国,并一住七年。他本有着高超的写作技巧和惊人的洞察力,当他用了足够多的时间在足够大的空间上观察了中国,写出《寻路中国》这样的杰作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最后说明一下,这本书是我读的第一本英文书,在理解上肯定有非常多不到位的地方,望见谅。

Posted in 夜读书 | Tagged , , , , | 2 Comments

金正日和哈维尔

392729_10150464422777770_612912769_8360162_1992250650_n.jpg

“伟光正”的金正日同志或许没想到,他竟然和绝对的“反动派”瓦茨拉夫·哈维尔先生前后脚去世,如果他和哈维尔在黄泉路上相逢,不知道他会不会感到一丝恐惧,毕竟以他的体型和智商,无论斗力还是斗智,都决不是哈维尔的对手。

金胖或许也没想到,他的死会让西朝鲜变成一片欢乐的海洋。我在微博上看到不少人叹息调侃金正日的声音掩盖了纪念哈维尔的,但对金正日的调侃并非幸灾乐祸,这种由戏弄引发的欢乐甚至不是针对金正日的,被唾弃、被嘲弄的是天朝的过去、是独裁与谎言,这和纪念哈维尔必然提到的自由、民主与真实在方向上是一致的,这也让纪念哈维尔的那些文字成为了反思金家朝鲜和天朝帝国的言论中最有价值也最有力量的部分。

我特别留意了朝鲜电视台主持人的哭腔和朝鲜人集体的悲痛,我想不能用“真实”或者“虚假”来形容,那只是一种无意识的、机械的、强迫症般的生理反应(如果把这种反应称为“独裁病”的话,那么比起朝鲜人,我们仅仅只是病情轻了一些而已),是生活被“领袖”蹂躏后的结果。死了一个独裁者并不意味独裁的结束,而改变独裁的体制,断绝独裁的文化,都仍然需要一场“丝绒革命”或者再一次的“五四”。

独裁的领袖妄图绑架一切,而哈维尔不只是一个民主斗士,他还是洞察人性的艺术家,在《给胡萨克的公开信》中,哈维尔写到:

由于试图使生活瘫痪,当权者也令自己瘫痪,从长远的眼光来看,这将使得他们丧失令生活瘫痪的能力。换句话说,生活可能臣服于一个长时间的彻底的被强暴、令其衰弱和麻痹的过程。但是,她不可能永远地止步不前。尽管或多或少是隐蔽地和缓慢地,然而她在继续。尽管她一千次被疏远自身,但她总是能以某种方式使自身复原;不管怎样被粗暴地蹂躏,她最终要比蹂躏她的力量活得更长久。这不可能是别的什么,而是由于每一个“熵”的权威,其深刻的自相矛盾,它仅仅在有生活的情况下才能压抑生活,因此,说到底,为了它自己存在它要依赖生活,而生活不以任何方式依赖它。在这个星球上能真正毁坏生活的唯一力量是那种不知道妥协的力量:第二热力学定律的普遍效应。

的确,不需要任何理论,仅仅是对正常生活的渴望就可以突破权利、消灭独裁与专制。所以,尽管独裁者妄想封锁一切,却无法阻止一批又一批的“脱北者”;尽管独裁者可以以一国之力举行盛大的葬礼,却注定无法逃出日后被鞭尸的下场,而平静离开的哈维尔却可以轻易地赢得人们的尊重。

我是通过地下丝绒和宇宙塑料人认识哈维尔的,在多数时候,我熟悉的哈维尔不是作为捷克总统的哈维尔,而是热爱摇滚乐的艺术家哈维尔(当然金胖也号称艺术家),我想应该用一首他挚爱的地下丝绒或者老李的歌来悼念他,本来想选《Beilin》中的“Sad Song”,最后还是选了老李和捷克女高音Renée Fleming2009年在纪念丝绒革命20周年演唱会上合唱的“Perfect Day”,纪念一个伟大的人不需要哭哭啼啼的悲伤,哈维尔配得上“Perfect”这个词。

这首歌也顺便送给金胖,他的死毕竟让这个世界离完美又近了一点点。

Posted in 瞎扯淡 | Tagged , | 1 Comment

更换了新的博客主题

以前用的Suffusion还是很不错的,界面清爽,后台设置做得也很细致,不仅丰富而且足够傻瓜。不过时间用久了,我还是觉得它的界面不够简单,也就开始留心去找一个新的主题。

前两天,终于找到了一个让我满意的主题——Thematic。

Thematic吸引我的首先是他的极简,他除去了一切能除去的,甚至连线条都只有很少的几根,而且整个主题只有不到120K,用它替换500多K的Suffusion比又吸脂、又割肉、又嗑药的极端减肥效果还要明显。

不过瘦小的Thematic功能却极其强大,它不像Suffusion那样把所有设定都做进Options,它是开源的,可以通过创建、调整子主题随心所欲的进行自己想要的调整,当然这需要学一点CSS和更少的PHP。

换了新主题的同时,也更换了博客的标题图片,新的图片用了俪黑这个字体,PS的时候也没有弄得像以前那样复杂,目的也是为了更简单。

其它主要的改动还包括:

  1. 删去了“最受欢迎文章”、“随机文章”这些东西,它们不仅无用,最大的问题是无趣;
  2. 删去了“标签云”,它真的很无聊:
  3. 在侧边栏增加了“CC”协议的版权声明,我觉得这是一种态度,随之的变化把以前文章页面下的版权声明删掉了;
  4. 删掉了一部分插件,据说访问速度可以提高一点,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不需要它们了

这次修改最遗憾的是Feedsky和Feedburner提供的订阅图标多少破坏了整个页面的基调,也许有一天我会删了它们,但现在我还需要它们来满足我无聊的虚荣心。

更新一下,难看的订阅图标已经换成文字链接了,彻底清净了。

Posted in 瞎扯淡 | Tagged ,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