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互联网

Prezi试用手记

Prezi是一个演示效果非常酷的演讲辅助工具,它现在提供了免费的在线版和iPad版,以及收费的桌面Pro版(可以试用30天),不过桌面版的价格对国人来说有些咋舌,159美元/年,对比更主流的演讲工具,Keynote现在只要128人民币,PowerPoint、Word、Excel三合一的Office2010家庭版不到300块,按年收费的Prezi实在是有些贵。 不过Prezi确实提供了比Keynote及PPT更炫的显示效果,更关键的是,在内容组织方式上,它没有采用Keynote及PPT使用的For/Pre方式,而是创新性的设计了在单一页面上通过Zoom In/Out来呈现内容的演示方式,它的内容组织方式与思维导图非常类似,它可以让人始终关注内容的逻辑主线,处理哪怕再细小的细节也可以看到这个细节和主线的关系,而Keynote与PPT最大的缺陷恰恰是当文档长了以后就容易陷入琐碎的细节而迷失,哪怕已经层层叠叠的加了无数目录来说明逻辑关系(目录多了也让人混乱)。 尽管很炫,Prezi的操作却是傻瓜级的,如果熟悉Office或iWork的基本操作,几乎拿来就可以用得很好,何况它官网/论坛还提供很多非常有用的教程,其他人在线共享的作品也是非常好的参考。 除了贵,Prezi的一大缺点是对简体中文支持不好,如果使用在线版,那可以换用繁体中文,如果用桌面版,除了繁体中文,还可以下载这个简体中文支持包。 比起PPT,Prezi的另一个缺点是,它只能做一个演讲工具或者豪华的沟通版思维导图,还不能用它去写一份正式的文件,现在很多公司是直接拿PPT做正式文件的,所以尽管Prezi在演讲辅助上是优于PPT和Keynote,它依然取代不了PPT,特别对多数公开演讲很少的同学来说,PPT依然是更全面的工具。所以如果演讲不是特别多,不用费神去找盗版或者注册码,在线版完全够用了。 用Prezi的另一个感受是,创新是没有极限的,办公领域那么成熟了,却依然产生了这么好的创意,禁锢自己的头脑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Posted in 瞎扯淡 | Also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Mac下Goagent的设置

习惯是怎么养成的,很多时候是因为环境,比如我现在拿到一台新的电脑,干的第一件事不是安装习惯的软件,而是设置翻墙,而且往往要采用多种方式,这又是一件可以被命名为“中国特色”的事情。 我常用的穿墙组合包括VPN、SSH、Goagent和Telex(暂无Mac版本),其中我现在使用频率最高的是Goagent。比起VPN、SSH,它总是免费的,比起Telex,它又有速度优势,除了对SSL支持不太好(实际使用中可以忽略),它几乎没有太多缺点,何况近期开发者极其勤快,版本更新飞速,而且对Windows之外的平台支持也越来越好,它甚至让我已经很少去关注免费VPN、SSH的动向了。 关于Goagent的设置,网上有很多教程,但基本上都是根据Goagent官网上的以Windows为例的简易教程改编扩展出来的,虽然官网在FAQ里提到了一点Mac下的设置,但不是很详细,而且在GoagentMac GUI发布后,Mac下Goagent的安装也大大简化了,这里就把我个人设置过程简单的记录一下: 申请Google Appengine并创建appid(老用户可忽略) 下载GoagentMac GUI,运行后,把GoagentMac .app拖入Applications完成安装 下载Goagent稳定版 http://code.google.com/p/goagent/并解压 修改local\proxy.ini中的[gae]下的appid=你的appid 这是关键的一步,用右键点击GoagentMac.app,选择“显示包内容”,打开Content,选中info.plist打开,把当中预设的Goagent路径/Users/hewigovens/Downloads/local/proxy.py,修改为proxy.py实际所在的路径 双击GoagentMac,然后Chrome+ProxySwithysharp、Firefox+AutoProxy,睁眼看世界吧 另外,很多朋友担心Goagent的保密性,其实有个很简单的方法可以处理,就是把local\proxy.ini中的appspot域及mode修改成https即可,虽然这样会牺牲掉一些速度。

Posted in 瞎扯淡 | Also tagged , | 26 Comments

Stay foolish——纪念乔布斯

用这篇文章参加了imeigu关于乔布斯的征文,在imeigu的地址是:http://my.imeigu.com/8581346993/20419005# 关于乔布斯和苹果的文章从来都不少,这几天更是铺天盖地让人看到眼睛发酸。在贴上了乔布斯标签的著名词汇里,“Think different”已经随着对他的执着创新、完美主义、独立精神以及理想主义的赞颂被分析得彻彻底底、阐述得清清楚楚。而同样著名的“Stay hungry”和“Stay foolish”尽管同样被无数次地转发,却甚少被深入的解读,如果说“hungry”所代指的“野心”、“好奇心”和对世界的“饥饿感”在乔布斯身上体现地是如此明显以至于不需要去多说,那么“foolish”作为乔布斯最优秀的品质之一被忽略就显得有些遗憾了。 我很难为“Stay foolish”找到一个妥帖的中文翻译,“诗歌就是在翻译中损失的那一些”,(对“Stay hungry,Stay foolish”的翻译中)流传甚广的“求知若渴,虚怀若愚”不仅不靠谱,甚至有着中国式的曲解,这位非常重视文字美感的译者忽略了乔布斯的“hungary”不是“若渴”而是对未知世界的真正“饥渴”;而“foolish”也不仅仅是广阔的胸怀和谦虚的态度更是实践世界的方式,乔布斯不是“若愚”,而是真正的“笨拙”。 1985年,乔布斯被逐出苹果后,抛光了其所持有的全部苹果股份(只留一股作为纪念)并投资开办了新公司NeXT。不需探究他继续持有这些股票是否可以以股东及创始人身份卷土重来,只考虑当时正处在第一个巅峰时期的苹果的股票价值,持有这些股票就意味着体面的富豪生活,而以卖光苹果股票表达对公司方向的不认同,并用全部身家去开创一家可以按自己方式做事但前途未卜的新公司,这种行为在今天被称为理想主义,但如果乔布斯最终失败了呢?被商业史记录下的多半就是一个带着些天真、带着些疯狂但最终被定义为“foolish”的案例。 在乔布斯三段论式的人生里,另一个转折点是1997年回归苹果。这个选择在今天被称为伟大,在当时就是“愚蠢”,这不仅因为苹果在其时已深陷泥沼、无力自救,也因为乔布斯领导的另一家公司Pixar因《玩具总动员》的成功已经开始发光发热,而且据媒体报道由于乔布斯持有苹果股份甚少,尽管现在的苹果已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但乔布斯从苹果获得的财富仍然不及他从Pixar获得的。 不求财富、不谋名誉、不享安逸、不惧失败,只为“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乔布斯以他的人生说明了理想主义的另一个写法就是“foolish”。 Google 的高级副总裁Vic Gundotra曾经回忆到,在2008年的一个礼拜日,乔布斯急切地通过电话、短信联系Gundotra,仅仅是因为他觉得Google的iPhone运用的图标上的第二个“O”的黄色渐变有问题,而乔布斯发给Gundotra的邮件标题甚至叫做“救救图标”。这个故事经常被用于讲述乔布斯对细节的执着,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个图标中某个字母色彩的渐变错误根本不会影响这个运用的正常使用,甚至都无法引起用户的注意。投入大量的资源尤其是重要领导人的精力来处理这样的问题,在多数公司眼里这样做显然是得不偿失的非智之举,是“foolish”,但乔布斯做了,而且不是一个细节,是所有的细节,一项项“foolish”的工作加在一起变成了最终完美的产品。 与乔布斯对产品细节近乎变态般的执着相对的是,苹果的产品往往是市场上功能相对较少的,乔布斯的理念是“要么最好,要么干脆不做”,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把一个功能的用户体验做到最好所需要的投入往往远比添加一个功能要多得多,而证明这个功能比别人的更好也远比说明自己的产品有另外一个功能更难,当乔布斯为求最好的用户体验做起减法时,是“foolish”而非“精明”让他痛下决心,而每当他做出一个“foolish”的决定,他的产品离完美便又近了一点。 而且苹果也没有其他竞争对手那么复杂的产品线,iPhone和iPad就是一款,产品线最丰富的iPod也只有四个型号。乔布斯或许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以交错的产品线尽可能广的占领用户,他善于做减法,善于把所有精力聚焦于打造少数精品。他是营销大师,却从来不玩虚活,他的智慧骨子里透着老实,这是“foolish”,但这“foolish”让苹果可以以一款产品对抗整个行业。 所以当我们称赞苹果产品的完美时,最容易看到的是乔布斯艺术家般的天才,最容易忽略的是完美的背后“foolish”般的工作,是“foolish”让天才落地,完美主义的另一个名字就是“foolish”。 其实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乔布斯几乎所有的故事都可以用“foolish”来解释,比如他从大学退学后还继续在学校自由地旁听了18个月,没有文凭的学习似乎是foolish,但离开了学分的压力、摆脱了无聊必修课的束缚,乔布斯学到了对他真正有用的知识,“foolish”让他抵达了学习的本质;又比如iTunes Music Store,乔布斯在做iPod时最初并没有这个设计,但在和其它播放器厂商的竞争中,乔布斯发现尽管通过P2P软件盗版MP3已经很容易找到,但这不仅存在着版权问题,而且通过P2P传播的MP3音质良莠不齐,也不是所有的使用者都可以方便的找到所需要的音乐,由此乔布斯并没有像其它厂商那样从MP3的功能入手,而是舍近求远地去建立自己的音乐供应链,当乔布斯把唱片业的各位忽悠得晕头转向与苹果签下合作协议,甚至连一直因商标纠纷而时常对簿公堂的Beatles的Apple唱片也在iTunes Music Store上架时,“完美硬件+丰富内容”的商业模式正式确立,iPhone、iPad的问世已万事俱备,苹果的霸业将水到渠成,而且这个模式还直接影响了Amazon的Kindle,甚至成为了现在手机、平板甚至PC的标准商业模式。但当我们回到最初的起点,我们竟会发现做出如此伟大的成就,不是因为他更天才,而仅只是因为他做了其他人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他的工作比其他人更接近于产品的本质,他比其他人更善于创新,也许正是因为他比其他人更懂得“foolish”,也因为在一个庸常得甚至以投机取巧为智慧的世界里,更努力、更踏实、更耐心、更本质、更深入、更笨拙的foolish和不懈创新、特立独行、追求完美一样都是如此疯狂而危险的举动,但“只有疯狂到了极点,才真正改变了世界”。 好了,写到这里,我发现我竟然还是没有办法用我的母语为乔布斯所说的“foolish”找一个恰当的解释,和乔布斯其他伟大的精神特质一样,或许只有他自己才可以用每个人都听得懂的话把这些精神清晰地讲出来,而他却已经陪上帝喝咖啡去了。 乔布斯留给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不是他的产品,而是他以他行动证明了理想主义不是注定要被撞得头破血流,理想主义也可以成功,哪怕对多数资质平平的普通人。尽管我们可能永远创不出什么新、做不出什么完美的事情,但我们也可以更倔强、更笨拙地去做我们热爱的事情——因foolish而特立独行,就算这个世界依然世故,也不妨碍我们努力,再努力一点。 Stay hungry,Stay foolish。 每个人都可以让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变得更美好。 Stay hungry,Stay foolish。

Posted in 瞎扯淡 | Also tagged , , , , | 9 Comments

关于《浪潮之巅》

在《浪潮之巅》里,吴军在讲述著名的博客服务商Blogger的创始人埃文·威廉姆斯时曾写到: 几年前大家普遍认为Blogger的成功很大程度上靠时机和运气,但是当埃文·威廉姆斯再次创业,两年后又搞出了风靡世界的Twitter时,大家回过头来看Blogger的创始人,才觉得他们在商业眼光、技术方案和时机把握上都是一流的。 而通读整部《浪潮之巅》,比起书中提到的诸如摩尔定律/反摩尔定律、70-20-10定律、基因决定论等规律,我觉得决定各家公司、各项技术、各个产品兴衰成败的诸多因素中最关键其实就是商业眼光、技术方案和时机把握这三要素。 在这三要素中最具决定性的是技术。电话成就了AT&T、大型计算机成就了IBM、PC成就了Inter和微软、互联网成就了思科、雅虎和Google,相反地,在基于模拟信号的第一代移动通信中独占鳌头的摩托罗拉,在向第二代移动通信的转型中行动迟缓,最终被Nokia超越,并逼至了生存的边缘。所谓的浪潮从根本上说就是技术的浪潮,没有AT&T也会有BT&T,把握技术发展的潮流甚至引领了技术的发展不一定可以成为伟大的公司,但偏离了潮流,则一定只能成为失败者。 好的技术离不开好的商业模式的支持,比如施乐最早开发出了交互式图形界面的计算机操作系统,但如果没有苹果和后起的Windows,命令行操作系统被替代的时间或许还要推迟很多年;又比如摩托罗拉拥有最先进的芯片制造技术,但Inter通过强化产品的兼容性并与微软结盟等商业措施,最终以弱于摩托罗拉的产品在芯片领域击败摩托罗拉;当然最典型的例子是苹果与IBM-PC的竞争,80年代的麦金托什比同期的IBM-PC在技术上领先一代,但IBM开放兼容的策略促成了微软、Inter、DELL等的大发展,进而垄断了个人电脑市场,而坚守封闭策略的苹果,由于在硬件和操作系统等主要领域腹背受敌而每况愈下,微软最火红的90年代,恰恰是苹果最黯淡的10年。 时机也非常重要。比如书中提到的由甲骨文在90年代开发的Web PC,其设想类似于Google使用Chrome OS的笔记本,把运用、存储全放到云端,但在网速很忙、网费很贵、网上运用极其稀少的90年代,这个产品所包含的“云计算”的概念就显得过于超前了,同样命运的著名产品还有苹果在斯卡利时代推出的Newton PDA,他们都是不错的产品,也都预示了未来,但时机不对决定了它们只能是未来明星的铺路石。 不过比起技术和商业,时机其实是最难把握的一个部分,抛开无法言说的运气的成分,把握时机需要的其实是历史的眼光,而建立“历史的眼光”其实恰恰是我个人认为《浪潮之巅》最有意义的地方,吴军的写作并没有停留在分析案例阐述一般的技术规律、商业规律上,他借案例理清了整个信息产业发展的脉络,建立了一个从过去看现在、看未来的坐标。

Posted in 夜读书 | Also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乔布斯是独裁者吗?

这是我在知乎上提的问题,起因是乔布斯辞职后,推友@BillGatesCN发的一条被多次RT的推“看来独裁者都倒下了,包括乔布斯”。看知乎上的回答,也几乎一边倒的认为乔布斯是独裁者,但我始终相信“只有独裁的制度,没有独裁的人”,下面是我的自问自答: 不是每一个独裁的组织都必然有一个强势的领导,也许他们还会大讲“集体领导”、“民主集中”;也不是每一个霸道、独断甚至专权的人都必然成为一个独裁者,也许他们只是合法地行使着被合法授予的权利。 独裁与民主,讲的是权力,但从根本上说,这权力只是所有者的权力。 举个例子: 某君有一套房子,这套房子是出租还是卖掉、是豪装还是简修,他当然可以听听保姆的建议,不过最终的决定权只属于他,没有任何人会因为他不去和保姆商量而说他独裁。而如果保姆跳出来说某君不民主搞独裁,那差不多就是又一个冷笑话了。 同一个道理,对国家,全体公民是所有者,而政府官员、公务员只是保姆,权力属于所有者,而不是保姆,尽管多数时候官员、公务员同时也是这个国家的公民。 政治体制的民主或独裁是一回事,行政体系的管理架构、管理风格又是一回事。 对公司,也是这样。公司的治理结构(政治体制)和经营管理体系其实也是两个层次的问题。权力属于股东,无论是个人公司、几个人的合股公司还是上了市的公众公司。 当然,个人公司天然就是独裁的(私产谁不独裁?);几个人的合股公司也可以看做一个团队的独裁,但股东间议事机制、决策机制必然是按资民主的,甚至会建立起委托代理机制——现代民主最重要的特征之一;而在规模更大、股东人数众多的公众公司,股东间按资投票的民主机制、股东—董事会—管理团队的委托代理机制甚至已经成为决定公司质量的一个因素,试想究竟是一家美国的上市公司更让人放心,还是视大股东侵占小股东权益为家常便饭的国内上市公司更让人放心? 独裁者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而民主逼着管理层不得不考虑多数所有者的利益。 因此,当我们考察一个公司的管理者是不是独裁,着眼点不应在其管理风格,而应落脚在他对待股东权益和委托代理机制的态度。 写到这里,我薄弱的宪政常识其实早已完全透支了,作为一个乔粉,我终于可以写出我的结论了: 尽管霸道、尽管独断,但乔布斯依然不是独裁者,美国这只民主的鸡,下出的依然是民主的蛋。

Posted in 瞎扯淡 | Also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