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价值观

按马云的讲法,他们也可以说……

尽管我始终觉得马云既善于作秀,在价值观等问题上又很虚伪(参见《马云的公开信》),但他在4月27日由淘宝组织的媒体沟通会上的讲话还是又一次震撼了我,马总慷慨地说: “淘宝就像一面镜子,告诉你假在哪?不是把镜子打碎了,麻子就不在了。我们告诉你麻子在这,只是谁该采取行动,谁该承担责任,谁该去努力。今天把淘宝灭了,只是把那个镜子灭了,你以为就没有假货了?我们只是一家公司,我们能做什么,我们明知道这是一个骗子,我们明知道这家伙就是在造假,我们没有一点办法,我们没有办法把他关起来,我们不能把他投进监狱,因为我们没有这个权利。” 按亲爱的马云同志的讲法,李彦宏也可以说: “百度就像一面镜子,告诉你盗版在哪?不是把镜子打碎了,麻子就不在了。我们告诉你麻子在这,只是谁该采取行动,谁该承担责任,谁该去努力。今天把百度灭了,只是把那个镜子灭了,你以为就没有盗版了?我们只是一家公司,我们能做什么,我们明知道这是一个小偷,我们明知道这家伙就是在盗版,我们没有一点办法,我们没有办法把他关起来,我们不能把他投进监狱,因为我们没有这个权利。” 马云的好朋友牛根生也可以说: “蒙牛就像一面镜子,告诉你毒奶在哪?不是把镜子打碎了,麻子就不在了。我们告诉你麻子在这,只是谁该采取行动,谁该承担责任,谁该去努力。今天把蒙牛灭了,只是把那个镜子灭了,你以为就没有蒙牛了?我们只是一家公司,我们能做什么,我们明知道这是有问题的奶源,我们明知道这家伙就是在添加三聚氰胺,我们没有一点办法,我们没有办法把他关起来,我们不能把他投进监狱,因为我们没有这个权利。” 甚至远在非洲的卡扎菲也可以说: “利比亚就像一面镜子,告诉你专制在哪?不是把镜子打碎了,麻子就不在了。我们告诉你麻子在这,只是谁该采取行动,谁该承担责任,谁该去努力。今天把利比亚灭了,只是把那个镜子灭了,你以为就没有专制了?我们只是一个小国,我们能做什么,我们明知道这就是“五不搞”的结果,我们明知道这就是极权,我们没有一点办法,我们没有办法把它废掉,因为宪法没有给我们这个权利。”

Posted in 瞎扯淡 | Also tagged , , , | 2 Comments

马云的公开信

马云是个善于作秀又很懂得利用媒体的人,何况发现大众的G点、创造(转化)话题制造感天动地的效果从来就是马云特别突出的能力。从这个角度说,马云昨天关于卫哲辞职的公开信以其说是写给员工看的,不如说是面向公众一次公关行为,类似“真情告白”之类电视节目的一场真人秀。 一个组织的高层变动其实非常正常。像日本,一年不换上个把首相、不重组几次内阁,可能很多人就没事干得卷铺盖回家了。而高层变动的原因也非常多,以阿里巴巴此次的事件来看,或可说高层监督不力,严重失职,换;或可说,给公司造成重大损失、影响公司的战略拓展,换;但马云却祭起了道德大旗,他以价值观的名义清退了高管,把阿里巴巴因管理疏忽、部分员工玩忽职守造成阿里B2B客户以阿里平台实施欺诈这样一件丑闻,成功地转化成了马云誓死捍卫诚信、挥泪斩马谡的动人故事。 但我没搞明白的是,既然阿里巴巴这么重视诚信和价值观,为什么假货横行、欺诈不绝的淘宝却没有人出来承担“触犯商业诚信原则和公司价值观底线的行为”应付的责任,反而由淘宝的CEO来兼任卫哲的空出的CEO职位呢?既然阿里和淘宝都存在违背阿里价值观的事情,为什么大当家马主席不引咎辞职,还在这里慷慨激昂呢?难道仅仅因为阿里巴巴中国供应商的最终客户是国外的机构,而淘宝的绝大部分客户是国内的屁民?难道一把手就可以挥舞着企业价值观的大棒,指东打东,指西打西了? 马云曾经大义凛然地说“如果把淘宝关了就可以消灭假货的话,我明儿就关”。这很像我们经常遇到一些人,他混社会混得久了,变得和这个社会一样恶心,然后他告诉我,是这个社会恶心,他也没办法。把自己的责任都推给社会,还卯足力气撑门面,如果这就是马云要誓死捍卫的价值观,那这价值观恐怕还比不上婊子自己立的贞节牌坊。 马云的管理思想其实堪称精妙,包括这次关于企业价值观的阐述也十分精彩,把他讲的话收集起来做一本《马云语录》,绝对是一本很优秀的管理教材。但我始终觉得马云和柳传志、王石这些人还不在一个档次上,而他所缺的,也就是王阳明学问的精华——知行合一。

Posted in 瞎扯淡 | Also tagged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