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的事

小记2011

2011,逃离北上广成了口号,我却越来越多的往北上广跑。 2011,经济越来越差,民营的空间越来越小,创业潮流已过,很多人又开始找工作回巢做白领,公务员考试也更加火热,我却真正脱离了“体制”,正如明哥所唱“你们向上奋斗,我们向下漂流”。 2011,有人宣布“博客死了”,我却认真地写起了“武城路下段”,一年时间竟然写了107篇、20多万字。 2011,读了不少书,特别的喜欢的有何伟《寻路中国》、约翰·赫斯特《极简欧洲史》、吴军《浪潮之巅》,这几本是我在博客上写过读书笔记的,其他的还有吴念真《这些人,那些事》、波拉尼奥《2666》、侯世达《歌德儿、艾舍儿、巴赫》、原研哉《设计中的设计》、孙孟晋《激情迷宫里的凝视》、雪珥《辛亥,计划外革命》、艾萨克森的《乔布斯传》及《爱因斯坦传》等等,不过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舍基的《未来是湿的》,虽然是2010年读的,但它却让我整个2011都围着它思考。 还有两本要提一提,刚刚读完的Suze Rotolo《放任自流的时光》,Suze以女性视角的融化了Bob Dylan和格林威治村,让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60年代,作为一个“红尿布婴儿”,她描述了压抑的50年代,从而让60年代的反抗、自由与绽放更完整了;还有一本是刚刚翻开的《科技想要什么?》,大神凯文·凯利又一部必将影响未来的巨著,不说别的,仅仅“技术将成为生命的又一种形式”就已经足够震撼。 今年阅读的另一个收获是Kindle,没买以前真没想到它有这么好,最重要的是有了Kindle,我开始读英语书了。 2011,逛唱片店的时间继续减少,买的唱片也不多,除了在年头集中买了一堆Bluenote和OJC的圆盘、年中乘低价邮购了一批ESP,就没怎么买过唱片了,在数字音乐、电子图书面前,传统的唱片业和出版业只剩下没落一条路了。 我越来越看好付费的数字音乐、电子书市场,哪怕在无所不盗的天朝。不说盗版的品质问题,盗版带来的丰富也只是“贫瘠的丰饶”,要找到真正“尖”的MP3仍然和“打口时代”一样,不仅需要精力,更需要运气。何况随着支付问题的解决及商业模式的多样化,电子出版物的消费者已经不止是“潜在”的消费者了,连“当当电子书”这种二到家的二货都引得相当多人去尝试,这个市场差的实际上只是真正的优良的产品。从这个角度说,唐茶一问世就取得口碑市场双赢,不是意外或特例,而是水到渠成的必然。 回到音乐,最喜欢的音乐家还是John Zorn、大友良英这些老面孔,今年新迷上了Richard Skelton、重新认识并深深爱上了Eric Dolphy,还花了大量时间去听武满徹和日本的传统音乐。 另外,我对Mogwai、天空大爆炸这一系的后摇滚(而且这一系可算后摇的主流)彻底失望了,后摇滚在这一系手里完全沦为了滥情的宣泄和技艺的操练,不仅不“后”,反而“前”的让人腻味,当然Mogwai今年的唱片《Hardcore Will Never Die,But You Will》还是保持了他们的一贯水准,但也仅此而已。今年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后摇是日本乐队miaou的《The Day Will Come Before Long》。 至于华语部分,马木尔的《影子》当然是年度首选,FM3的《和谐福》、小河的《傻瓜的情歌》、台湾的林生祥《大地书房》、罗思荣《揽花去》也很精彩,而左小祖咒已经成了音乐品质的象征,《庙会之旅2》是一把刀,而《你知道对方在那一边》又恰到好处的弥补了《庙2》在音乐上的不足。当然,今年最了不起的一首歌属于吴吞——伟大的《一万个名字》(又名《盐巴之歌》)。 2011,其实也包括2010,对我触动最大的人是罗永浩,他证明了在一个已经烂透了的社会里面,真诚、诚信、不做伪这些东西不仅是理想主义的,更是现实主义的,它是“现实与理想的交汇点”。大家都在寻找蓝海、探求差异化,而在这个社会,“真”其实就是最大的蓝海、最大的差异化,还是那句话,以其埋怨这个社会如何不好,不如动手把它变好。 “现实与理想的交汇点”,这句话很棒,它让我想起乔布斯说的“科技与人文的交汇点”。乔布斯死在了2011,在这一年离去的还有哈维尔、高华,在社会越来越操蛋、幻灭感越来越强的2011,他们给我最大的启示是勇气——祛除蒙蔽的勇气、坚守良知的勇气、追求完美的勇气。 2011,还需要记上一笔的地方是深圳旧天堂,在哪里我没买什么书,却喝掉了太多的咖啡;还有罗湖火车站旁小小的星记肠粉王,我吃过他们所有的东西,真的好好味。 OK,普通的一年结束了,开始的新一年,不敢奢求好运,只希望普普通通就行,普通的又一年。

Posted in 瞎扯淡 | Also tagged , , , | 7 Comments

博客搬了家

在Bluehost买的主机空间马上就要到期了,对比了一下续费和新注册的价格,发现新注册两年比续费一年还便宜,一冲动便决定搬家了,新空间在同Bluehost同根同种的Hostmaster。 搬家进行的不是很顺利,主要问题出在浏览器的Cookies,另外域名解析、wordpress文件的下载、上传也耗费了不少时间,好在手边有《科技想要什么》,倒也不无聊。 从昨天开始、到今天上午测试,所有的问题都已消除,博客可以正常访问了,访问方式和以前完全一样: 网址:http://dharmasong.net 订阅:墙内:http://feed.feedsky.com/dharmasong 墙外:http://feeds.feedburner.com/dharmasong/Kawd

Posted in 瞎扯淡 | Also tagged | 5 Comments

更换了新的博客主题

以前用的Suffusion还是很不错的,界面清爽,后台设置做得也很细致,不仅丰富而且足够傻瓜。不过时间用久了,我还是觉得它的界面不够简单,也就开始留心去找一个新的主题。 前两天,终于找到了一个让我满意的主题——Thematic。 Thematic吸引我的首先是他的极简,他除去了一切能除去的,甚至连线条都只有很少的几根,而且整个主题只有不到120K,用它替换500多K的Suffusion比又吸脂、又割肉、又嗑药的极端减肥效果还要明显。 不过瘦小的Thematic功能却极其强大,它不像Suffusion那样把所有设定都做进Options,它是开源的,可以通过创建、调整子主题随心所欲的进行自己想要的调整,当然这需要学一点CSS和更少的PHP。 换了新主题的同时,也更换了博客的标题图片,新的图片用了俪黑这个字体,PS的时候也没有弄得像以前那样复杂,目的也是为了更简单。 其它主要的改动还包括: 删去了“最受欢迎文章”、“随机文章”这些东西,它们不仅无用,最大的问题是无趣; 删去了“标签云”,它真的很无聊: 在侧边栏增加了“CC”协议的版权声明,我觉得这是一种态度,随之的变化把以前文章页面下的版权声明删掉了; 删掉了一部分插件,据说访问速度可以提高一点,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不需要它们了 这次修改最遗憾的是Feedsky和Feedburner提供的订阅图标多少破坏了整个页面的基调,也许有一天我会删了它们,但现在我还需要它们来满足我无聊的虚荣心。 更新一下,难看的订阅图标已经换成文字链接了,彻底清净了。

Posted in 瞎扯淡 | Also tagged | 7 Comments

真的怕你们了

和一个亲戚吃饭,我想她不是太了解我,也不太知道我的近况,虽然我们见面的次数不算太少,但确实从没有过稍微深入的交流。我想也许我了解她要多一点,因为她是做安利的,每次她和她老公出现,总是很快把话题拉到安利和安利关心的“健康”这类话题上去,他们好像不关心除了安利之外的一切事情。我家的一位长辈很看重这位亲戚,曾经批评我很少和他们交流,但我实在不知道,在他们面前,除了沉默,我还能做什么。 今天吃饭的时候,我的这位亲戚突然问我: “你还在原来的那家公司吗?” “你现在收入是多少钱?” 没等我回答,她便告诫我说,“单靠上班挣那点工资是不行的”。 “这样,我替你报个名,这个周末一起去参加一个讲座,叫”人生规划“,非常好的。” 她说这句时,我家领导正好点完菜进来,就随口问: ”你是请他去讲课,还是去上课?“ 亲戚一怔,有些尴尬地表示,现在肯定是去听课,以后也是可以去讲课的,然后就接着介绍这个”很好“的课程,当然最后少不了说这个课程的很多例子是关于安利的,我应该了解一下。 她还说,这个课程和外面那些讲理论的不一样,不是书本上的,有很多的游戏,很适合成年人。我真想告诉她,讲实际、讲实践的不一定就不是理论,更不一定要靠游戏,靠游戏学习的是幼儿园的小朋友,成年人的特点恰恰是可以理解复杂的问题、通过更抽象的方法来学习。 没有办法,面子必须要给,我只得推脱周末可能要出差,不在昆明,然后又感谢了她的好意。 但我真的想说,做安利的朋友,你们可以让我买你们的东西,多少我一定会买的,但千万别给我推销你们的知识和观念,我真的怕你们了。 对于安利这家公司,我是很有些偏见的,很多人包括一些讨厌安利营销的人都说它的产品好,但像洗洁精、洗衣液这类产品,我实在不知道用什么标准去衡量谁比谁更好,就像汰渍广告的手法——它永远告诉你这一代产品比上一代好了多少,终于可以把衣物洗干净了,但到了下一代产品出来,这一代又成了什么都洗不干净的玩意儿了。 何况几乎大部分安利营销人员在对比实验时,拿来和安利产品对比的都是很低端的产品,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做安利的在推销安利的钢锅时,拿售价相当的双立人这类品牌做对比,同两、三百的锅去比,有什么意思嘛? 做安利的都说安利是”直销“,不是”传销“,但它的本质还不是和”传销“一样,把无知看做真知,仍然施以“洗脑”般的思想控制,然后等着一个个大活人走火入魔。我一个朋友很喜欢讲一个小段子,说一次,他和他一个朋友吃饭,他考虑到他朋友是做安利的,便在点菜时多点了些蔬菜,其中用苦菜(昆明特有的青菜)煮了汤,苦菜煮得火候过了一点,那个做安利的朋友捡起起一根,叹了口气说“维生素是没有了,吃点纤维素吧”。 还有很多同情安利的朋友说,把安利搞成伪科学乐园、搞成邪教的是下面的营销人员,不是安利公司,但这种说法不就和说奥斯维辛是纳粹的下层军官干的、和希特勒无关,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士兵干的、和东条英机、冈村宁次这些军阀无关,文化大革命是林彪、四人帮干的、和先帝无关一样可笑吗? 一家真正好的公司,脑子是可以指挥手脚的,手脚有问题,那说明脑子也一定有问题。

Posted in 瞎扯淡 | Also tagged , | 1 Comment

我的内分泌有点失调

内分泌失调的时候,人会做出很多稀奇古怪甚至让自己都感到意外的事情。 比如张四十三——那个给自己取了古怪名字、叫嚣着“台湾有种”的唱片作坊小老板便曾在内分泌失调的时候“深情”地唱到: 昨天的大便是我一生最大的骄傲,色彩灿烂味道美妙形状很风骚 朋友看了都说我的幸福将来到,这种命运,是多么美好 而当我内分泌失调的时候,我竟然抱着这个男人仅有的两张唱片,像追星族一样冲到这个已经10年没有再开口唱歌的“前歌手”的纪录片交流会现场,只为索取一个有如浮云般的签名。   追星族,这个读起来有点土气的词,早已被“粉丝”扫进了垃圾堆。而张四十三的歌手身份也早已隐藏在了制作人、唱片公司老板、海洋音乐祭主持人、音乐剧监制、纪录片监制这些身份之后。但在他帮我签名时,我仍然能感受到他作为歌手的骄傲,虽然他谦虚地说“这两张唱片在角头的出品里是卖得最差的两张”,但实际上,尽管角头又多了10年的积累,《张四十三的三姑六婆》和《庄脚店仔》在角头的所有唱片里面依然可以轻松列入前五。 昨天交流会的主题是张四十三监制的纪录片《很久没有敬我了你》,这部纪录片讲述了同名的原住民音乐剧从创意、排演到最终演出的全过程。 这部纪录片是让人欢乐的,我看到了那么多熟悉的面孔——胡德夫、陈建年、纪晓君及张四十三本人,还有我只闻其声未见过其人的南王姐妹花、AM家族,还有更多天赋异禀的原住民歌者,尤其是那几个改编了胡德夫《牛背上的小孩》的少年。 这部纪录片又如此的让人不满足,它讲到了排演过程中交响乐团和原住民歌手的冲突(其实也就是所谓“专业”和“业余”的冲突)但却浅尝辄止。当然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早已学会了协商,学会了妥协,交响乐团可以去记下每个歌手演唱的习惯以备配合,不识谱的胡德夫也可以用数字数的方式来记节拍对准交响乐团的节奏,但这样的妥协是让音乐更好还是更坏,或者说融合了交响、融合了多媒体的音乐剧是提升了原住民的音乐,还是仅仅制造出一份可适合大众口味的甜点? 交流会的现场有朋友提到了杨丽萍的《云南映象》,张四十三本人也说起了张艺谋的“印象”系列,他还说他下一步的计划是做一部原住民的音乐电影,计划请张惠妹和张震来主演,而在未来他还打算在台东搞一场“印象”那样的演出,他苦于做唱片传播力的有限,他要更快的在更大的范围把好的东西推广出去。 他说他是一个商人,他说他只是一个做东西的人,他无法兼顾评论、判断、制定标准,他能做的只是尽可能的把东西做好。但在我和他提起郭明龙——角头旗下酒仙般的传奇歌手时,他两眼放光,他说龙哥那张花了两年才完成的唱片是角头历史上花钱最多的一张,但比起制作费用,更多的钱其实是花在了给龙哥买酒上面,龙哥的一个特点是酒喝到七分还唱不出味道,但喝到九分就可能爬下再唱不出了,每次录音他都要小心的控制着龙哥喝酒的速度,在八分的地方录下龙哥最具神采的演唱。 或许我并不认同他搞结合交响的音乐剧、拍大明星主演的音乐电影、搞“印象台东”这类噱头多过实质的计划,但谁知道他做出的就只是“印象·刘三姐”一样的假大空,而不是又一部可以传世的“Mamma Mia”。 他是一个商人,但他绝对是一个识货又不欺客的纯粹的商人,就像他曾经是一个纯粹的歌手一样。我想在有机会看到音乐剧《很久没有敬我了你》的时候我会去买票,在他的音乐电影上映时我也一定会去捧场,在角头出新片的时候再收一张。 再纯粹的艺术也是需要商业的,而我相信他这样的商人。 从北辰财富中心出来,地铁工地旁的财富中心广场街灯昏暗,但依旧嘈杂喧闹,和嗓音甜美、待人友善的美女主持道别后,我竟觉得我的内分泌又开始失调了。

Posted in 朝闻乐 | Also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