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流行

每周一歌(15):黄耀明《广深公路》

确定是怎么变为不确定的? 在一条高速公路、一趟列车或者一班飞机上,特别是夜晚,周围本就相似的一切不再提示这里究竟是那里,既定的路变成了不断地重复和没有尽头的奔走,时间不再有意义,甚至目的地都不重要了。 “广深公路”是明哥2008年的唱片《King of The Road》的开篇曲,说句实话,个人认为这张使用原声乐器创作的唱片在明哥的作品中只能算一张水准之作,我买来,听过一遍,就压在了箱底。 但鬼使神差的,在某天,在某一班广深铁路上,IPOD随机的播出了这首歌,不确定的情绪里面竟然生出了确定的温暖。   附歌词: 广深公路   能望到 最遠那個邊界亦能望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個笑容 如面前有你照片中 穿梭公路中 能遇到 最遠那個災劫亦能遇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剎胃痛 命運像大貨車竟天天操縱 路上做一個半個美夢 和你某天開舖 穿過千個荒野還未到 兜過千個方向還未到 親愛的 如時代冷酷 也要去上路 如前面有路 衝過千里千里還未老 只要想見的你還未老 向著你 再遠也去得到 很多稀罕的 將得到 要上路 疲倦到 最遠那個家也懷疑就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切國度 會去到 如前面有路 穿過千個鄉鎮還未到 兜過千個交界還未到 親愛的 如時代冷酷 也要去上路 如前面有路 衝過千里千里還未老 只要想見的你還未老 向著你 再遠也去得到 很多稀罕的 將得到 在想的 想得到 在趕的 [...]

Posted in 朝闻乐 | Also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每周一歌(9):侯德健《漂亮的中国人》

《漂亮的中国人》是侯德健最伟大的一首歌,远远超过《龙的传人》。 关于这首歌却没有更多要说的,只是希望有一天,这首歌可以被大声的唱出来。   附歌词: 漂亮的中国人 爱自由的朋友 展开我们的翅膀 有良心的朋友 敞开我们的胸膛 为民主的朋友 握紧我们的双手 丑陋的中国人 今天我们多漂亮 一切都可以改变 一切都不会太远 不愿被压抑的朋友 挣开自己的枷锁 丑陋的中国人 今天我们多漂亮 一切都可以改变 一切都不会太远 把耳朵竖起来 谁也不许再撒谎 把眼睛睁开来 谁也不许歪曲真相

Posted in 朝闻乐 | Also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每周一歌(8):新宝岛康乐队《钱歌》

一直觉得陈升和黄连煜组成的新宝岛康乐队是一支带点玩票性质的乐队,但这个乐队却已经存在了将近20年,而他们的第八张唱片《脚开开》也将在几天后(6月3日)正式发行,在靠怀旧和演唱会混吃等死的华语主流唱片界,这几乎可以称为奇迹了。 这张新唱片的一大重头是升哥用台语翻唱了左小祖咒的名曲《钱歌》。这首歌唱出了纠结与无奈、事故和通达,祖咒曾说《钱歌》是他歌曲里面台湾人最能听懂的一首, 升哥的翻唱没有左小原唱中狡黠的智慧,却多了淡定,甚至还有一丝戏谑的道德感。 作为台湾、大陆当前最牛B的音乐人,他们俩确实都早已成精了。   附歌词: 钱歌   不能证明他的错,那么就算是你的对 关于异性的问题,朋友啊你自成一套 笑意味着老土,切下了一片云当面包 关于钱财的问题,朋友啊你多了一套 朋友啊朋友 如果说爱你有点轻,说不爱你有点重 什么时候把欠我的钱还了? 不要说你什么时候欠过我的钱了 给我个面子我什么时候不让你尊敬我? 我知道我的存在让你感到压力 我知道我的行为让你感到自卑 我知道我的言语让你感到渺小 可是我的钱哪为何不让你感到恶心? 不借钱给朋友就会失去朋友失去钱 借钱给朋友又会失去钱失去朋友 不借钱给朋友就会失去朋友失去钱 借钱给朋友又会失去钱失去朋友

Posted in 朝闻乐 | Also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