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中医

中医与科学

中医是不是科学其实是一个本该没多少争议实际上却吵翻了天的争议性话题。

中医当然不是科学,至少说,现在已经不是了。

以我浅薄的理解,科学首先是一种精神——客观、实证、不断探索;接着是一种方法——以客观的态度,按照明确的推理原则和逻辑方法,通过观察和实验收集数据、建立模型,并对假说进行不断的重复性验证,否定、确认或者发展;最后,科学才是一种结论。

但结论往往又受到时间、空间、人类的认识水平和验证手段制约的,知识总是在不断更新递进的,很可能过去的“科学”到今天看可能就不那么科学甚至完全是伪科学了。

典型者如地心说,尽管今天所有人都说地心说不正确、不科学,但大家仍然把创立地心说的托勒密和亚里士多德等称为科学家,这恰恰是因为托勒密建立地心说不是因为收到了神的意旨,而是经过了大量的观察、精心的假设和反复的数据验证,他们是以科学的精神在做着科学的工作,所以到今天几乎所有的物理学教材都还在说地心说能初步解释从地球上观测到的天体现象,或许可以说,在公元2世纪,地心说是“科学的”。

但2世纪的“科学”不是永远只以2世纪的观测能力、认知水平和实验方法来验证并要永远尊崇其“科学性”的。对人和事的评价不能脱离其所处的时代与环境,但任何的科学结论乃至任何的经验、知识都会在后世接受新方法、新问题的不断挑战和检验,比如把地心说从科学殿堂扫地出门的哥白尼日心说,到现在也很难说是真正的“科学”,而只是一个在太阳系“局部”正确的结论了,宇宙远远超出了人类现有的认知能力,可真正称得上是“浩瀚”而“神秘”了,而地心说也好、日心说也罢都只是人类认识宇宙的一个阶段而已,可能对了,也可能错了。

回到中医,神农尝百草、扁鹊创望闻问切、华佗开手术之法、张仲景启辨证施治、李时珍重理药学都可视为有科学精神的科学之举,如李时珍发现过往的医术药店里面药名混杂、对药物生长环境、药性等的记述多有不清晰的地方,甚至有些是以讹传讹的胡写乱记(如果是现在李时珍的看法肯定会遭致挺中医人士的炮轰),为此他才上山下乡如神农般亲试百草,并终著成《本草纲目》。

但和地心说、日心说一样,神农也好、李时珍也好,他们的医学并不高于他们时代的认知水平,勾股定理的数学是支撑不起微积分时代的医学的。而且检验中医的也不再是“2世纪”的认识水平和观测方法,经验和表面的“有效”将让位于更准确的以现代物理学、化学、生物学为基础的生物化学和未来更新的科学。死抱传统、拒绝新知甚至同现代医学对立起来只会让结论已经不那么科学的中医彻底沦为“巫医”,所谓的中医捍卫者其实是会气死李时珍的。

换句话说能让中医摆脱消亡再次发展的,恰恰不是所谓的传统,而是现代科学。当然,科学会让中医的面貌越来越模糊而变得越来越像西医——准确的说是现代医学。其实无所谓中医、西医、南医、北医,医就是医,就像并没有中式数学与西式数学之别、中式物理与西式物理之分一样,中国价值、美国价值终归都要让位于普世价值,无论这个普世的价值发源于东方还是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