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互联网

我不喜欢长微博的理由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长微博,一天都没有。记不清是乌鸦哥哥还是别的推友说过一句「长微博是反人类的应用」,我无比赞同。

对于长微博的缺点,李如一的博客「請不要再用長微博了」做了比较准确的总结,他归纳了四点:

不綠色;
不便傳播;
不可搜索;
不易管理。

对于长微博的优点,通常提到的主要则有两点:

突破微博140字的限制;
应对信息审查。

但可以突破140字限制的方式有很多,比如博客、静态网页、BBS上的帖子、Evernote上的笔记或者是保存在Dropbox上的文件等等,只需要通过链接就可以把长文章发布到微博,并获得超过长微博图片的阅读体验。

所以长微博的好处并非是它能突破140字,而是它可以让用户在阅读长文章时不用离开微博平台。可想而知的是,长微博真正而且唯一的受益人不是必须忍受糟糕阅读体验的用户,而是「创造性」发明了长微博服务的新浪。

至于应对信息审查,因为长微博不可搜索,确实会增加审查的工作量,但不可搜索加上不便传播(包括引用和外链)、难以管理却让长微博变成了信息的死角,除了在刚刚发布时可以获得阅读,之后便几乎丧失了信息的价值,长微博让信息传递的速度和效率都大大降低了。

信息的审查与封锁,其核心是阻止或降低信息的流动,要突破,最好的方式其实就是加速信息的流动。而长微博这种以封闭对抗封闭的方式,或许可以避免一些短期的审查,长期看却实实在在地帮助了审查,这也是我在「我不喜欢微信公众号」中说『有了公众号,再加上泛滥的长微博,信息的传播其实已经「局域化」了,也许过不了多久,甚至都不需要GFW了』的原因。

长微博的优点都很难称为优点,而缺点却实实在在,如果说我只是不喜欢微信公众号,那么对长微博我必须改用「讨厌」了。

最后,这篇博客是应简叔的要求写的,我相信他也不喜欢长微博,既然如此,不如干脆把简书上的长微博功能停了。虽然简书的长微博号称「最好的长微博」,但最好的垃圾仍然是垃圾,没有必要留着恶心自己了。

我不喜欢微信公众号(订阅号)的理由

简叔写了一篇「为什么写作者应该告别微信公众号」,列举了五个他认为写作者应该远离微信公众号的理由:

  1. 糟糕的编辑器
  2. 不能加链接
  3. 糟糕的大屏幕显示
  4. 没人看
  5. 封闭

我赞同他的结论,却不完全同意他的论证,比如他说的「没人看」。我没有具体的数据来支撑我的论证,但一个明显的感觉是,我订阅的多数中文博客都停止更新或者更新缓慢,但微信公众号的推送却非常频繁。而且我也粗略地计算过,除去新闻网站,我每天花在微信公众号的时间已经超过了阅读RSS的时间。

至于简叔提到的很多非知名微信号文章阅读量低,其实那不仅是微信公众号的问题,也是整个中文网络的问题。无论博客、微博,除去少数名人大号,多数普通人创造的内容,哪怕有价值,要吸引读者都是困难的事情。当我们使用手机的时间越来越长,微信又占据了很多人使用手机的大部分时间时,在一堆都很难称为好的渠道中间,微信可能是当前最不坏的一个。

反过来说,当不少写作者都开始抱怨自己的公众号没人看时,恰恰说明了他们在使用公众号,而读者(至少是潜在的读者)在使用微信阅读。很多时候,一个相对有效的渠道,足以让写作者克服糟糕的编辑器、糟糕的大屏阅读体验带来的不便。

但我依然不喜欢公众号,因为它的封闭。

发在微信号的文章很难被检索,不仅在微信内很难检索,使用搜索引擎也很难找到。比如你可以尝试用Google搜索「大象公会」的文章「中国香烟的政治经济学」,你很容易找到文章的转载,却找不到原文的链接。「大象公会」是订阅人数众多的大号,如果你想查找的是关注度不高的小公众号的某篇文章的某个段落,几乎就成了不可能完成任务。

出于商业利益,微信提供方便的内容导入方式,却给内容的流通与导出设置了层层的障碍,它号称开放,却成为了内容的死角。不能加链接其实也是封闭的一种形式,我无法想象没有链接的互联网,不能加链接不仅影响写作时的引证(可能很多国内作者不需要这个东西吧),更让信息成为相互无法连接的孤岛,让所谓的「互联」、所谓的「网」化为乌有。有了公众号,再加上泛滥的长微博,信息的传播其实已经「局域化」了,也许过不了多久,甚至都不需要GFW了。

所以我的结论和简叔一样,为了对得起自己写的东西,为了对得起自己分享的东西,慎用微信公众号,慎用长微博。

P.S. 本文中提到的微信公众号特指订阅号,不包括服务号。

改用静态博客

我是一个对写作工具要求蛮高的人,虽然我要的只是安静、简单、打扰尽可能少的工具,而太多的工具总是越来越复杂臃肿,比如Wordpress,我用了三年,目睹了它日渐庞大,也日渐低效。何况MySQL实在太耗内存,作为一技术盲,我实在无力去学习如何优化才能让Wordpress更稳定的运行,改换平台的想法由来已久。

我很关注Ghost,但它看起来实在太像早期的Wordpress,我不知道它未来会变成现在的Wordpress。我也关注了JekyllOctopress,但Jekyll太复杂,读了阮一峰的博客以后,我直接打消了念头。我测试过Octopress,但生成页面的速度实在太慢,我博客现有文章不过240多篇,竟然花了超过半个小时。

最后我选择了Hexo,台湾推友@tommy351基于Node.js写的静态博客程序,虽然现在插件和主题还比较少,但也足够用了。而且相比Jekyll和Octopress,Hexo的使用要简单很多,生成页面的速度更远超了Octopress。我花了不到20分钟读@tommy351写的文档,又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搭建,再花了半个多钟头折腾主题的效果并做了小的调校,最后用十分钟写这篇文章,两小时,完全搞定。

最后要交代一下的是,我的RSS地址变了(变为 http://dharmasong.net/atom.xml ),用FeedburnerFeedsky订阅我博客的用户不受影响,但用原生RSS订阅的,需要变一变,虽然你们可能看不到这篇文章了。

一点忧伤

简书是我今年最喜欢的国内互联网服务,虽然我一直觉得简书还没有推出让我不得不用必须使用的功能(或特性),但简书简约的UI设计已经在一众花花绿绿的国内网站里已经显的卓尔不群了。

何况他们的团队不仅勤奋而且有爱,我想不只我,很多简书的作者和他们也一定是朋友。也因为他们的老大简叔在微信上发起的微信群,我也才会参加了另外两个有趣的项目:槽帮和流记。

说这些,是因为我突然想起,前几天在推特上和众推友讨论简书的优缺点以及发展方向时,我们都忘记了一个重要的因素——中国无处不在的审查制度。

现在的简书是没有审查的,这得益于简书团队的坚持,更因为简书流量尚小,承受的来自有司的压力也甚小。随着简书流量的继续增长,这种压力或许会以几何倍数增长,作为一家在中国大陆经营的商业性网站,在被关闭(而不仅仅是被墙)或者配合审查乃至主动审查之间如何抉择,结论是不言而喻的。

按照简书良好的发展势头,我想我继续在简书厮混的时间或许不会太久了,我不喜欢像新浪一样修改10次都发不出一篇文章。当然,简书或许会比我更憎恨审查,现在他们可以从容的考虑产品未来的走向,以后则要带上审查这个沉重的枷锁,祝他们好运。

比博客更重要的

我博客的主机空间又要到期了,这几天我一直在盘算,是续费,还是干脆把博客搬到Tumblr或者Posthaven这样的博客托管服务上,想来想去,还没有得出结果。

独立博客有很多优点,但这些优点托管商未必没有,个人域名、高度定制化的主题甚至和国内博客写作者没什么关系的广告收益,独立博客能做到的,Blogger、Tumblr也都可以做到,使用托管商的服务还可以免去我打理主机空间和维护Wordpress这个日益臃肿的程序的苦恼。

不过,既然Google可以关掉Reader,也就可能关掉Blogger,既然雅虎能把Delicious完残,谁又能保证Tumblr一定好命,相比之下,独立博客的数据在自己手里,只要不停止支付服务器的费用,博客也就会一直存在。

但这也是我对Posthaven这个新的博客托管服务感兴趣的原因,它承诺,只要每月支付5美元并连续使用12个月,便为永久的保存用户发布的内容,哪怕12个月后用户不再付费。这的确是个诱惑,但让我踌躇的是,Posthaven的出现,恰恰是由于它的前身——知名的博客托管商Posterous因经营不善而关闭,它的承诺很美,但要做到却着实不易。

当然,上面提到的这些服务,选任何一个,我想我都不会后悔,至少它们都能提供自由而且独立的写作环境,这也是我不会使用任何国内博客托管商的根本原因之一,另一个是它们丑到让我无法忍受的页面设计。

不少人说「如果不写敏感内容,那就无所谓审查」。我觉得这种说法过于天真了,内容敏感与否从不由写作者决定,而敏感内容的标准和范围又非一成不变的,昨天不敏感的,今天可能就敏感了,如何才能做到只写不敏感的内容,我实在很好奇。更可怕的是,为了只写不敏感的内容,无论躲闪还是迎合,都会催生比审查更恶的自我审查。

进一步说,写作也好、讲话也好,任何的言论表达行为本身都是政治的,尤其在中国,想要脱离政治来谈论艺术、创造和审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当你说出“No Politics”的时候,其实你已经选择了,而这个选择本身就是政治选择,或者说,当你开始写作,无论你写什么,你已经触及了禁忌。要彻底避免敏感内容,甚至放弃写作、变哑彻底不说话都还不行,你至少还要会举手和鼓掌,但作为一个写作者,哪怕像莫言一样拿了诺贝尔,都实在太可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