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创新

创新与山寨

Talkbox的创始人郭秉鑫在一次采访中谈到Talkbox被米聊、微信等国内应用山寨时说:

米聊一加语音功能,我真的愤怒了,那时候我才认识到中国山寨的威力。他们抄袭了我们网页的源代码,我们在底层的源代码中有一个错误,他们甚至把错误的地方也抄上去了。

尽管我不认为Talkbox的式微是因为被山寨(微信在功能和用户体验上已超过Talkbox不少),但郭秉鑫所说的“暴力式山寨”却早已成为国内互联网界的一大景观,虽然这种近乎复制的剽窃并没有制造出多少真正值得一提的好产品。

比如墨客,我曾经很是期待的一款新浪微博客户端,可以说它对Tweetbot的UI和操作的模仿已经达到了99%,但它忽略了新浪微博的timeline和twitter是完全不一样的,Tweetbot的阅读方式并不适合新浪微博,它照搬了最好的twitter客户端,却做了一个烂产品。

很多人说山寨行为的普遍存在是因为防火墙屏蔽了大多数国外的优秀应用,山寨可以让国内用户用到新的东西。这种说法是可笑而且无耻的,如果是因为防火墙,那么去普及翻墙显然比去山寨更有意义。用各种借口去解蔽山寨(无论是全局式的暴力式模仿,还是局部性的抄袭式“借鉴”)背后不关心用户的需求、不寻找产品的特质的实质,恰恰体现了内心的虚弱,而徒有其表、灵魂缺失,就是山寨的最大特征。

但山寨既非发源于中国互联网,更非互联网行业独有,山寨存在我们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比如我们国家有宪法,还有其它几百部法律,但这个国家却没有法治,这就是山寨。

还有很多人认为山寨是走向创新必不可少的一环。这种说法的谬误之处在于它把学习和抄袭混为一谈了,我学习微积分然后用微积分做出了有意思的事(或发展了微积分)和我学习了微积分的推导然后更换符号和推导方法后宣称我发明了中国的微积分,性质是不一样的,学习是重要的而且必须的,而抄袭仍然是可耻的。

说到学习,历史学家陈恭禄先生曾在他的名著《中国近代史》中写道:

个人生于社会之中,自少而壮、自壮而老,莫不深受家庭社会环境之陶冶。其习惯行为思想言论之大部分,概为社会之产物,换言之,个人之在社会,以模仿为多,聚个人而成团体,合团体而成国家,由国家而成世界。世界文化之进步,一由天才之创造,一赖模仿之能力。是故民族于世界上之占重要地位者,常于二者觇之。

陈先生的这句话并非山寨者的保护伞,而是告诉我们创新与学习的重要,事实上山寨正是蜻蜓点水、不求甚解的学习同没有方向、没有思考的暴力式抄袭的合体,山寨既是创新的敌人,也是学习的敌人。

铃木敏文《我的零售人生》

说句实话,7-11和伊藤洋华堂的灵魂人物铃木敏文的自传《我的零售人生》是一本掺了不少水分的书,尽管它薄薄的不到250页。

不过有水分并不意味着没真货,如果简化甚至去掉前面讲述求学和早期工作经历的部分,后面的内容也再精炼一下,整体的篇幅压缩到现在的一半,这本小书或许就将成为又一本必读的商业经典。

和铃木先生从事的零售行业一样,这本书里面阐述的管理思想不新奇,也没有什么花哨的东西,他的经验无非是适应变化、做好基本、不懈创新而已,但这些看似寻常的东西,真正做起来,往往又是知易行难。

拿适应变化来说,先不提怎么适应,能否发现变化就已经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了。

在这本自传里面,铃木先生谈到日本经济在70年代一个最主要的变化就是从战后物资匮乏供不应求的卖方市场向物资丰富供过于求的买方市场转变。但并不是所有公司都意识到了这个转变,他们仍旧按照卖方市场的运作方式进行运作,这里面甚至包括了7-11的母公司伊藤洋华堂。直到1982年,已经成为日本利润最高的零售企业的伊藤洋华堂发生了创立以来第一次的利润下滑,但在当时公司内部的不少人还是把利润下滑的原因归结为石油危机、天气反常等客观原因,经过非常激烈的争论,铃木先生的意见才被广泛的接纳,但因为认识变化迟缓,为适应变化付出的代价就沉痛,毕竟彻底的业务重组特别是涉及4500人的人事大调整对任何一家公司而言,都是极其艰难的历程。

铃木先生打过一个形象的比方“钓鱼的人眼睛紧紧盯着垂线,一有动静马上就会提起鱼竿”。他对变化的研究也是极其实在而且深入的,他不断地告诫公司上下“新的需求不在店内”,要求所有人把思考的角度从“为了顾客”调整为“站在顾客的立场”,以尽可能真实的条件来进行假设和验证。一个可以佐证的例子是,在他的另一本书《7-11经营之道》里面他曾经写到,由于天气对零售业影响巨大,必须要更确实的了解天气,而不能只依靠天气预报,他每天都会到没有空调的室外站几分钟,通过皮肤感受真实的温度、湿度、风向,以此做出的判断才会可靠。

关于适应变化,铃木敏文还有一句名言“零售企业需要足够的灵活,朝令夕改不是问题”,但他另一句更有名的话却说“现在是一个变化剧烈的时代,我们常常会不自觉地将所有焦点都放在适应变化上,但经营的原点,在于彻底地做好基本的工作,唯有确实做好基本工作,才有可能应对变化”,这也牵出了铃木敏文管理思想里面最核心也最有价值的部分——做好基本。

在有关经营的任何问题上,他都在强调“做好基本”的重要,比如他在评论很多零售业从业者都很热衷的打折促销时,便曾说,在买方市场,消费者不会因为便宜就选择他不需要或者认为不合格的商品,就算买了一次,第二次也很可能不再买了,因为他们很可能会怀疑商品的品质是否会下降,也可能会等待更低的价格,更可能已经选择了别的品质更高也更符合其需求的商品,所以以其把大把的精力花在研究如何打折上面,不如集中精力做好零售业最基本的事情——单品管理,用优质又体现了顾客价值的商品与顾客形成良好的互动。

但做好基本决不意味着墨守成规,铃木先生曾经硬邦邦的说过一句“模仿即落后”,在他的眼里,做好基本与创新是一体的,只有通过不断创新才能让“基本”做的更好,甚至可以说如果离开了创新,也根本不可能做好基本。因此尽管在这本自传里面几乎找不到创新这个词(我觉得这可能是为了强调做好基本的重要,毕竟比起创新的炫目,做好基本还是有些灰头土脸),但他列出的多数案例却都与围绕做好基本的创新有关。

比如著名的共同配送:早先日本的牛奶厂商都是独立进行配送,铃木敏文观察到各厂家配送时都是把自己的牛奶放在第一排,而把其他厂商的牛奶放到后排,以为这样可以打压竞争对手提升销量,铃木先生观察的结果是这样做并没有提升牛奶的销量,因为这样做等于变相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而在买方市场,消费者往往是十分看重对比选择的;独立配送的第二个问题是,由于牛奶是对新鲜要求很高的产品,而有些店铺的路程比较远,不及时的配送往往影响到牛奶的品质;独立配送的第三个问题就是成本,不用算账,只要看看每到进货时间就挤满商店门口的送货车辆就可以知道,这不仅花了钱,还直接影响了经营。

铃木先生的药方说起来很简单,他首先为供应商做了一个实验,他把各厂家的牛奶排成一排,这看起来就如同增加了品种,结果吸引了非常多的顾客前来购买。在厂家看到销售结果之后,他进一步提出了按区域混合配送的方案,经过艰苦的谈判,终于在1980年实现了日本流通史上的第一次共同配送,7-11店门前的配送车也一下缩减到了9辆。半年之后,大部分厂商的运费也都节约了2/3,销售额却都获得了提升。

这样的案例在这本书里面举不胜举,大到如7-11的创立、柒银行的创立,小到一份炒饭、一盒冷面的制作,对零售业的从业者来说,这些案例本身就是最好的教材。对其他行业的人来说,了解一下贯穿在这些案例下面的铃木先生已成为习惯的敏锐观察变化、以做好基本来应对变化、以创新来做好基本的工作方法,也仍然是有益的。

最后,不得不批评一下这本书糟糕的翻译,在几乎所有涉及具体经营的部分,都充斥了大量含糊的用词和语义模糊的句子,而这当然不是语言问题,对一个译者而言,去了解一些所译书籍涉及到的专业知识,这几乎可以算是最低的要求了。

山寨与创新——从Flipboard说起

毫无疑问,Flipboard是最棒的Ipad运用之一,它充分发挥了Ipad的特性,以杂志化的阅读方式提升了Twitter、Facebook、Google reader及其它提供Rss的互联网内容的阅读体验。对我而言,Flipboard不仅是最常用的阅读工具,也是炫机时必备的法宝。

和以往的故事没有什么不同,一个成功的国际性互联网运用背后必然有一群中国模仿者,Flipboard也成功也为它带来了不少产自中国“山寨兄弟”,比如博众资讯、鲜果联播,以及受欢迎程度最高的Zaker。

先简单的对比一下Flipboard和Zaker:

1、Logo

![FlipboardLogo[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FlipboardLogo1.jpg) ![Zakerlogo[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Zakerlogo1.jpg)

2、封面

![Flipboard1[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Flipboard11.jpg) ![Zaker1[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Zaker11.jpg)

3、导航页

![Flipboard2[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Flipboard21.jpg) ![Zaker2[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Zaker21.jpg)

4、阅读界面

![Picture%2010[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Picture20101.jpg) ![Zaker3[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Zaker31.jpg)

无论从外观还是功能,两者的差别小到如果抹去两款运用的名字和Logo,就很难分辨出这是两款不同的运用,不得不承认这的确又是一次非常成功的Copy2china。

其实我个人觉得作为一个中文版的Flipboard,Zaker仍然是有意义的,在Flipboard提供较充实的中文内容之前,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在中国这个大局域网真正和互联网互联之前,Zaker仍然可以列入装机必备的名单,何况至少到现在,Zaker也还没有露出那些中国山寨货通常都具有的让人倒胃的恶趣味(很不幸,在我截图的时候发现Zaker开始用封面做广告了,而且图巨难看,见上图)。

不过拿Zaker与Flipboard进行更细致的功能对比并没有多大意义,其结论无非是再一次证明了山寨货的品质虽然不如原装货,不过山寨货贴近国情,在中国又一次取得了胜利(在Itunes Shop中国区Zaker排名高于Flipboard)。但那Zaker与Ipad上另一款新闻/阅读运用Zite进行对比,就真正让人汗颜了。

说起来Zite也是一个Flipboard的学习者,看一下Zite的阅读界面:

![Zite1[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4/Zite11.jpg)

尽管在美工风格上和Flipboard略有区别,但这依然是Flipboard的套路。

但做一个号称“Flipboard第二”的山寨货显然不是Zite的目标。它借鉴了Flipboard的杂志化的界面,采用的却是与Flipboard完全不同的内容编辑模式。Zite根据用户关联的twitter及GR来判断用户的阅读兴趣并进行内容的推荐,而且它会根据用户对其推荐文章的评价(Yes/No)来改进推荐的结果。如果说从内容的获取方式上看,Flipboard仍属于老式的RSS阅读器,那么Zite就可以算是一个社会化的推荐阅读工具了,除去相近的阅读体验,Zite完全就是Flipboard这个根上开出的另一种花。

对比Zite和Zaker,就可以清晰的看到创新与山寨的区别不在于对别人的学习与模仿,甚至在很多时候,学习的深度也将决定了一个产品究竟是创新的、还是山寨的。

以Zite为例,它对Flipboard的分析与研究肯定不止于外观与功能,而一定是深入了Flipboard的商业逻辑和战略布局,它看清了Flipboard的优势,也看到了Flipboard留出的空间,所以它照搬了Flipboard的精华,却又可以从容的在不同的定位上建立起不一样的产品模式,创新不一定是石破惊天的,更是不断的积累由小变而大变的。

很多时候,创新与山寨的差别仅仅是是不是多想了一点,是不是多深入了一点的区别,而这个区别让Zite和Flipboard成为了两个相互不能代替的精彩运用,而Zaker,则是随时可以抛弃的那一个,这也就是创新和山寨对使用者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