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在现场

我的内分泌有点失调

内分泌失调的时候,人会做出很多稀奇古怪甚至让自己都感到意外的事情。

比如张四十三——那个给自己取了古怪名字、叫嚣着“台湾有种”的唱片作坊小老板便曾在内分泌失调的时候“深情”地唱到:

昨天的大便是我一生最大的骄傲,色彩灿烂味道美妙形状很风骚 朋友看了都说我的幸福将来到,这种命运,是多么美好

而当我内分泌失调的时候,我竟然抱着这个男人仅有的两张唱片,像追星族一样冲到这个已经10年没有再开口唱歌的“前歌手”的纪录片交流会现场,只为索取一个有如浮云般的签名。

![25BC%2525A043%2525E5%2525BA%252584%2525E8%252584%25259A%2525E5%2525BA%252597%2525E4%2525BB%252594%2525E7%2525AD%2525BE%2525E5%252590%25258D%2525E7%252589%252588[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9/25BC2525A0432525E52525BA2525842525E825258425259A2525E52525BA2525972525E42525BB2525942525E72525AD.png) ![25BC%2525A043%2525E4%2525B8%252589%2525E5%2525A7%252591%2525E5%252585%2525AD%2525E5%2525A9%252586%2525E7%2525AD%2525BE%2525E5%252590%25258D%2525E7%252589%252588[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9/25BC2525A0432525E42525B82525892525E52525A72525912525E52525852525AD2525E52525A92525862525E72525AD.png)

追星族,这个读起来有点土气的词,早已被“粉丝”扫进了垃圾堆。而张四十三的歌手身份也早已隐藏在了制作人、唱片公司老板、海洋音乐祭主持人、音乐剧监制、纪录片监制这些身份之后。但在他帮我签名时,我仍然能感受到他作为歌手的骄傲,虽然他谦虚地说“这两张唱片在角头的出品里是卖得最差的两张”,但实际上,尽管角头又多了10年的积累,《张四十三的三姑六婆》和《庄脚店仔》在角头的所有唱片里面依然可以轻松列入前五。

昨天交流会的主题是张四十三监制的纪录片《很久没有敬我了你》,这部纪录片讲述了同名的原住民音乐剧从创意、排演到最终演出的全过程。

这部纪录片是让人欢乐的,我看到了那么多熟悉的面孔——胡德夫、陈建年、纪晓君及张四十三本人,还有我只闻其声未见过其人的南王姐妹花、AM家族,还有更多天赋异禀的原住民歌者,尤其是那几个改编了胡德夫《牛背上的小孩》的少年。

这部纪录片又如此的让人不满足,它讲到了排演过程中交响乐团和原住民歌手的冲突(其实也就是所谓“专业”和“业余”的冲突)但却浅尝辄止。当然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早已学会了协商,学会了妥协,交响乐团可以去记下每个歌手演唱的习惯以备配合,不识谱的胡德夫也可以用数字数的方式来记节拍对准交响乐团的节奏,但这样的妥协是让音乐更好还是更坏,或者说融合了交响、融合了多媒体的音乐剧是提升了原住民的音乐,还是仅仅制造出一份可适合大众口味的甜点?

交流会的现场有朋友提到了杨丽萍的《云南映象》,张四十三本人也说起了张艺谋的“印象”系列,他还说他下一步的计划是做一部原住民的音乐电影,计划请张惠妹和张震来主演,而在未来他还打算在台东搞一场“印象”那样的演出,他苦于做唱片传播力的有限,他要更快的在更大的范围把好的东西推广出去。

他说他是一个商人,他说他只是一个做东西的人,他无法兼顾评论、判断、制定标准,他能做的只是尽可能的把东西做好。但在我和他提起郭明龙——角头旗下酒仙般的传奇歌手时,他两眼放光,他说龙哥那张花了两年才完成的唱片是角头历史上花钱最多的一张,但比起制作费用,更多的钱其实是花在了给龙哥买酒上面,龙哥的一个特点是酒喝到七分还唱不出味道,但喝到九分就可能爬下再唱不出了,每次录音他都要小心的控制着龙哥喝酒的速度,在八分的地方录下龙哥最具神采的演唱。

或许我并不认同他搞结合交响的音乐剧、拍大明星主演的音乐电影、搞“印象台东”这类噱头多过实质的计划,但谁知道他做出的就只是“印象·刘三姐”一样的假大空,而不是又一部可以传世的“Mamma Mia”。

他是一个商人,但他绝对是一个识货又不欺客的纯粹的商人,就像他曾经是一个纯粹的歌手一样。我想在有机会看到音乐剧《很久没有敬我了你》的时候我会去买票,在他的音乐电影上映时我也一定会去捧场,在角头出新片的时候再收一张。

再纯粹的艺术也是需要商业的,而我相信他这样的商人。

从北辰财富中心出来,地铁工地旁的财富中心广场街灯昏暗,但依旧嘈杂喧闹,和嗓音甜美、待人友善的美女主持道别后,我竟觉得我的内分泌又开始失调了。

云之南

![e417906[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3/e4179061.jpg)

这一届的云之南是历届里面我看片最少的一次。

七天的影像展,我一共只去了一个上午两个晚上,看了《阿仆大的守候》、《生活而已》、《姑奶奶》、《在一起》和《神翳》五部片,错过了《胶带》、《算命》、《未完成的生活史》、《两个人的村庄》、《猪脚 葡萄酒 死亡迅速》及贾樟柯的《语路》这几部先前比较期待的片子。特别是《未完成的生活史》,它是我喜欢的诗人丛峰的系列纪录片《甘肃的意大利》的第三部,因为这个系列的前两部《信仰》和《马大夫的诊所》我都很喜欢,本来一直把这个片当做这届云之南里面我自己的首选要看的片,再加上这个片一共安排了两次放映而且第二场是在礼拜天,原以为怎么着都可以看上一场,最后还是因事错过了,非常的遗憾。

在我看了的五部片里面,我最喜欢的是魏晓波的《生活而已》。自己拍摄自己不算是新鲜的手法,但依然充满挑战。和写日记、写自传一样,记录自己的纪录片最大的难度在于真实的同时还可以忠于自己。魏晓波最大的好处是他坦诚而且姿态轻松,他不为是否需要掩盖、粉饰自己而操心,这也就使得他的私人生活在镜头下依然那么纯粹。何况他提供了新鲜的视角,已经被主流文化脸谱化了的80后的生活在这里重注血肉起死回生,并在放映现场引发了强烈的共鸣,以我的观察,那天的现场感慨、欣喜、低头不语或者喃喃自语的年轻人史无前例的多,而我到今天仍会不时想起片中的片段。

另一部我喜欢的片子是和润的《阿仆大的守候》。同故事丰满、叙事流畅,可以当剧情片来看的《生活而已》正相反,《阿仆大的守候》几乎没讲什么故事,就是用最朴素的方式记录了略有些智障的儿子照顾生病的父亲这么一个过程。和润不动声色地串起了爱、生命、生死这些终极命题,他不铺张感情,也不累述观念,而是把整个片子处理的极为宁静,让力量自己从平静的影像中渗出来。《阿仆大的守候》是感人的,却和眼泪无关,它充满的是敬畏与尊严,我甚至觉得这就是所谓的宗教情怀,尽管我不清楚和润导演是否信仰某个宗教。

让我比较失望的是赵亮的《在一起》,特别是对比他的旧作《上访》。我多少觉得《在一起》能有现在的名声是因为它触及了艾滋病这个敏感的题材。但问题也在此,话题太大,又是热点,如果视角不够独特、切片不够深入,很容易被同题材的作品(不管是电影还是文字或者其他形式的东西)淹没掉。而且《在一起》过于强调事先预设的观念了,这不仅让片子沾染了些许说教的意味,也限制了疾病隐喻可能产生的想象空间。

说完片子,再讲几句云之南,作为昆明的文艺青年,能骄傲起来的事情真的不多。

今年的云之南比起前几届最大的变化是除了省图主场外,又增加了北辰财富中心影院和环影国际两个商业影院做放映点,规模的扩大当然可喜可贺,但让我感触最深的还是易思成老师的坚持与低调。以云之南今天的江湖地位,要把虎皮扯得更大一些,牛逼吹的更响一些并不难,但易老师操盘的云之南依然不急不缓,并已悄然形成了“竞赛+青年论坛+特邀影片”这样合理的影片参展结构,而这也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参展片数量与质量提升后的水到渠成,这种深挖田、广积粮的策略在一片浮躁的中国,不仅难能可贵,简直可以看做要成大事的标志。

最后,我还想称赞一下北辰财富中心影院,一半是因为从它开业以来就一直在支持独立电影的放映,一半也因为虽然它位于较偏的北市区,却一直创造着不亚于市中心影院的票房,这充分说明了有一个真正喜爱电影的总经理,对一个电影院是多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