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审批制

知心大姐的□□□

早几年,在牛根生还频频上镜指导青年创业的时候,他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后来三聚氰胺事发,他不再在媒体露面,这句话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低。思想没有挺住,困惑却一如既往的多。

有困惑的人,就有解惑的主,在中国最有名解惑专家里面,有一位叫“知心大姐”。说起来,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她,记得中央广播电台少儿节目里除了“小铃铛”,最受欢迎的便是“知心姐姐”。她的影响也让当时几乎所有的少年儿童刊物都各自配上一位“知心姐姐”,甚至连小学的广播站里面也会有一位“知心姐姐”,虽然她们说过的话、答过的疑,我从来没有任何印象。不过,最有名的“知心大姐”或许还要算《编辑部的故事》里面的牛大姐,靠着朔爷的笔,这位姓“牛”的大姐把“知心大姐”这个行当的说教面孔展现的淋漓尽致。

![Img260682707[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3/Img2606827071.jpg)

后来,“知心大姐”不再叫“知心大姐”,卸去了思想政治工作的沉重负担,话题也渐渐集中于爱情,随着播出时间的推晚,她也有了一个新的名字——“都市情感类夜谈”,现在这类节目虽然已经没有了90年代的火爆,但那个温柔、磁性又总企图安抚你灵魂的声音依然每个电台晚间节目最不缺少的部分。

不过,中国最出色、可能也是最有名的情感问题解惑人并不是大姐,也不在电台,而是厦门的写字猛男连岳。他最让人佩服的地方,是他在情感战场坚持战斗了数十年后依然不厌倦,还在一本接一本的制造《我爱问连岳》,更让人佩服的是那些还在孜孜不倦给他写信的读者,面对连岳的老虎凳、辣椒水,他们“不抛弃、不放弃”,实在比许三多还令人钦佩。

连岳之外,近来高速蹿红的爱情顾问是香港导演彭浩翔,他的专栏结集成书叫做《爱的地下教育》。

![s4491621[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3/s44916211.jpg)

和不少有才情的人一样,彭浩翔喜欢在边缘上干活,一部励志的青春片可以被他拍成充满荷尔蒙味道的《AV》,一出小清新的爱情故事在他手里也可以变成十八禁的《志明与春娇》,哪怕做起了“知心大姐”,《爱的地下教育》依然是在一片春光里来讨论爱情,真正让人意外的是这本书竟然高密度的用“□□□□□□“来替代文字,难免不让人恍惚,是不是拿错了书,抄起了近20年前的《废都》。

《爱的地下教育》的主题——爱与性,可谓是最私人的问题。对被称为隐私的爱与性,界限是必要的(所以彭浩翔开展的也是地下教育)。而当个人的隐私转化为大众的“隐公”,界限也就成为大众的禁忌。但正如“全民所有制”这个词里面的“全民所有”一样,“大众”本身太可疑,当公权被垄断,禁忌也往往就会变成了权力的工具,性与爱在不少时候不仅仅是情感、欢乐和繁殖,也是政治和权利。

![B0046ZSPPM_01_AMZN[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3/B0046ZSPPM_01_AMZN1.jpg)

但我并不觉得彭浩翔的文字触到了什么真正的禁忌,关于爱与性,彭浩翔所说得并不比连岳更出位,也远没有充斥各电视台的妇科、男科的医疗广告露骨,更不像李银河一样直指权利。可能我已经习惯了“阴谋论”,所以我总是觉得他的“□□□”意不在隐晦,而在营销,不然依天朝有关部门的一贯作风,剪了也就剪了,还会让你留条尾巴,做个经典的书签(见上面图片)?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彭浩翔为审批部门准备的一个玩笑,既然你可以用禁忌删爷的书、剪爷的电影,爷也可以靠禁忌现现你的底。

作为对读者的补偿,彭浩翔随书附赠了云南白药创可贴一枚用来疗伤,还公布了一个Gmail邮箱来供读者索取被删内容。但不幸的是,Gmail也是禁忌的一部分,当《爱的地下教育》开始在二级市场铺货的时候,Gmail也开始遭遇“掉包”,身体的禁忌和思想的禁忌终于混合在了一起。

又闻迪伦到中国

今天早上在微博和twitter上又看到了Bob Dylan要来中国演出的消息,上迪伦的官网,发现在1月31日发布的Bob Dylan远东巡演中就包括了4月6日在北京工体、4月8日在上海大舞台两站(见截图);但在新浪、网易、腾讯等门户,在这篇博客发布时还没有发现相关的信息;在大麦网等票务网站,也暂时没有看到Dylan巡演的票务信息;而用google进行搜索,出来的大部分结果还是关于2010年那次流产的中国巡演。

对比去年的那场让无数Dylan粉丝春心大动、最终又黄掉的巡演,传言中今年的迪伦巡演与去年是何其相似,一样的官网公布、一样的时间(都是4月)、一样的城市甚至演出的场地也同样是工体和上海大舞台,真让人怀疑是Dylan官网的工作人员粗心大意,把去年的行程错贴了上来;而真正让人疑虑的是,去年的故事会不会重演,在中国看Bob Dylan会不会真只是春梦一场。

Bob Dylan作为抗议歌手的名气实在太大了,连不少摇滚乐迷也仅仅看到了Dylan这很小的一面,你很难要求手握批文的老爷们去了解整个Dylan的音乐脉络或者翻墙上youtube看几段Dylan近年的演出视频,何况他们确实被08年的Bjork吓怕了,随着对文化、言论管控的愈加严厉,要乌纱还是冒着风险去真正搞点文化,官员的逻辑决不会是乐迷的逻辑。

我始终觉得审批制是中国演出市场最大的毒瘤。审批制的存在,不仅让演出市场萧条,更使得这个市场扭曲而疯狂。其实在中国的演出商经营的不是演出,而是批文,只要关系到位、批文到手,就可以卖高价、赚暴利,在网上随便查查就可以知道,一场在美国100元的演出,搬到中国就可以卖到300、400元,即使把国际机票、住宿、音响运输这些考虑在内,这依然是夸张的,就连见多识广的Linkin Park也曾惊讶于他们在上海演出时的高票价。

可笑的是,去年贪婪的演出商搞黄Dylan的中国巡演后,为了掩盖是钱而不是其他让Dylan中国行流产的事实,竟然装着委屈、扯出了政府部门不发批文的谎言,真是什么样的鸡就下什么样的蛋。去他妈的无间道,真正的输家可是无数盼望Dylan多年的乐迷。

我对今年Bob Dylan的中国巡演一点都不乐观的,这几年,狼来的太多了,狼身边又有那么多的鬼影,不是麻木,而是绝望。但我还是会存上点机票和门票钱,毕竟到3月份,Bob Dylan就将满70岁了,尽管这几年佳作连连,我们又能指望这个如今很优雅的老头能再唱多少年?我们没有多少机会可以用来等待Bob Dylan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