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慈善

有关企业社会责任

![900x600_6VBA2MQK00AP0001[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3/900x600_6VBA2MQK00AP00011.jpg)

号称“中国首善”的陈光标越来越像一个拜师红歌门下的行为艺术家了。

在结束日本“救人”、散钱之旅后,陈大师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在云南盈江地震中受灾最重的拉勐村发钱,在发钱过程中,他还要求拿到钱的灾民高举他发的200块钱,和他一起高喊“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解放军”。

但是,自称拥有50亿资产的陈光标却从来不像一个企业家。我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听到陈大师认真地介绍过一下他公司的业务和产品。通过外界的只言片语,也只能大约猜测他口中“绿色环保”的业务大概和拆迁及大型建筑垃圾回收有关,这里姑且不论在中国这些和政府关系紧密的行业必备的那些“中国特色”,在网上关于他及他的公司有关的最多的一条新闻恰恰是他在台湾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亲口承认公司情况不妙,已多月没有业务。

比陈光标像企业家的人有牛根生(很不幸,连续在两篇博客里面写到了他),而且牛总也和陈大师一样热爱慈善(包括作秀),而且他不只是砸钱,还高喊着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口号。想当年,蒙牛在牛总的指挥下,高举着企业社会责任的大旗捐钱、送奶,更喊出了“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人”这样的口号,全然一派国家兴亡系于一身的气势。可惜的是,三聚氰胺门、恶意营销门接踵而至,表面的“义”字再也掩盖不住骨子里真正的“不义”,蒙牛固然game over,社会责任也从玩物变成了笑话。

当然,把做慈善的陈光标和要履行社会责任的牛根生放在一起讨论并不完全合适,企业社会责任和慈善尽管交集很大、相关性也很大,但它们的确不是一回事,不过企业社会责任和慈善不仅在具体行为上的有重合,更重要的是它们有着共同的起点——道德层面上的“善”,和共同的终点——实质意义上对社会的贡献,何况它们在当下中国又都被残疾化的理解成了“捐钱”两个字。

一个很流行的关于企业社会责任的理论说以捐款为代表的慈善行为是企业社会责任最高级的形式,其它的都是基础。这个理论也许并不错,但太过机械,其实很多时候,能用钱来解决的事情都是小事,拿钱解决不了的问题才真正复杂,什么事都想靠钱来解决只会把事情搞的扭曲。

比起捐钱,要做一个真正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实在有太多基础的事情要去做好,以我的理解,至少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1**、以产品价值实现社会价值**

引用一句德鲁克的名言“经营企业唯一正确而有效的目的,就是创造顾客”。换句话说,企业的价值是通过顾客价值来实现的,其间的纽带就是产品。而不管这个产品的市场分的再细、客群范围再狭窄,它的客群都是社会的一部分,因此做好产品,实现顾客的价值其实也就是实现了企业的社会价值,甚至可以说是最大的价值。

比如马云就曾经说阿里巴巴最大的社会责任就是要帮助中小企业做好生意,淘宝就是要帮助更多的人通过淘宝平台解决就业问题(原话为淘宝要提供2亿个就业机会)。而帮助中小企业做生意的阿里平台、帮助个人做小生意的淘宝平台不正是阿里系最核心的产品?正是因为对社会有价值,企业自身也才有了价值,和做人一样,负责任的人有价值,不负责的人必被抛弃。

最近一个反例是出现在今年的315,使用瘦肉精的双汇和当年的三鹿、蒙牛并没有什么不同,当你损害了你顾客的价值,你承诺的社会责任也就化为泡影,被抛弃只是迟早的事了。

2、善待员工

我曾经供职过的一家大型企业,该公司的持有人同时运作着国内某著名慈善机构,并因推行多项改革措施,一时为国内慈善界得风云人物。但在他领导公司的多间劳动密集型的下属公司里面,不签劳动合同、不买社会保险的员工有之,工作时间超过法定、工资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员工有之,甚至部分年纪偏大的员工得申请低保才能养家糊口。这不免让公司最爱喊的“履行社会责任”、“关注弱势群体”这类口号显得那么可笑。

如我在《你会送你的小孩去踢球吗?》一文里面提到的那样,我始终认为员工的本分就是干活拿钱,卧薪尝胆、舍身奉献等等从根本上说是老板、是股东的事情,一家不能让员工过上体面生活的企业难言优秀,一家让员工吃不饱饭的企业更只能称作恶劣,如果这些企业还大谈社会责任、大挥支票本,只能让人觉得虚伪。

和其它做起来最难的事情一样,善待员工说起来最容易。

3、诚信不伪

这可是真正的知易行难。

不夸张的说,当下中国的任何社会弊病都可以找到造成它的体制弊病,不诚信也不例外。

拿最典型的既不诚信又作伪的行为作假帐来说,对一家在劳动密集又低技术低毛利的行业里讨生活的小企业(这样的公司恐怕在中国是大多数),如果不准备上两套账,恐怕一个股级得税收管理员就可以让这家公司直接从盈利变为破产,这个说法尽管夸张,但不合理的分配制度、过高的实际税负的确是作伪的一个重要动因。

另一方面,诚信既是一种自律,更是实现交易成本最低的契约行为。但中国人做事讲人情,而不是凭契约。为人情要拉关系、讲门路,也要照顾脸面,为人情还要讲究心里明白,也就得假做含糊地处处法外施恩、手下留情,为人情也就可以破坏契约,没有了严格的契约,也就产生了不诚信的土壤。

诚信很难,特别是在一片诚信不受益、诚信很孤独的神奇土地上。但是不是也可以说,对任何一个企业(个人)而言,只要诚信做事,都是在推动整个社会的发展与进步,试想,还有比这更大的社会责任吗?而且看看蒙牛、看看双汇,不诚信固有一时利益,但却是埋下了致命的种子。

 

写到这里,我才发现我真正想说得一句话其实是,无论做什么事情,还是回到逻辑的起点,用最简单的逻辑、最根本的方法做好自己的事情才最靠谱,那些做给别人看的秀只是虚幻的一时荣耀,做不得数、当不得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