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摄影

路人甲·2012

翻翻我的Flickr,一年竟用手机偷拍了那么多人,……

路人甲

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总能碰到各式各样的人,他们的表情或夸张或平静,却绝不单调。

無標題

碰到这个疲惫的小伙子的那天,我也很疲惫,他靠在地铁车门的那边,我靠在这边。

路人甲

吸引我的不是他的健壮,而是他手中的手机。

路人甲

又是手机。

路人甲

星巴克里常见的表情。

路人甲

烧烤摊永远不少无忧无虑的妹子。

無標題

专注的医生不一定是一个好医生,找不到准确的标尺,只能得到错误的结论。

路人甲

我真记不住这样的面孔,因为每天都会看到很多。

無標題

大观商业城的一个摊主,她的摊很小,连座位都没有,她站在衣服堆里,打电话。

路人甲

昆明夏天的雨总是说来就来,我在写字楼下面躲雨,看着这个小伙子一面抽烟,一面发微博,后来我发现,我挺喜欢他穿的T恤衫。

Piotr Zbierski的“路人甲”

用得过什么奖、作品卖出了多大的销量(或卖出了多大的价钱)来介绍艺术家或艺术作品,必然是空洞的,这些东西不仅与艺术家(或作品)的美学特征无关,甚至不足以说明艺术家(或作品)的艺术成就。

不过,奖项和商业指标仍然是有意义的,至少,它们提供了一条认识“新”作品和“新”艺术家的便捷途径,比如,2012年的Leica Oskar Barnack就让我认识了波兰摄影师Piotr Zbierski和他的作品“Pass by Me”。

“Pass by Me”其实就是Piotr Zbierski的“路人甲”。Piotr Zbierski把镜头对准了在身边出现的陌生人,但他并不刻意去挖掘不同人间的“共性”,他更关注个人的差异,他拍摄这个系列的初衷是想探索不同的地区和情感状态形成的平衡态,他非常重视情感中存在的不和谐感,他甚至说“影像存在的意义,是因为我们始终要死”。

Piotr Zbierski的语汇是粗粝的,我非常喜欢他作品中那些模糊不清的部分,但那不是隐喻或者扭曲到无聊的修辞,思想的深度从不来自表达的繁复隐晦,“Pass by Me”的冲击力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它的直接,Piotr Zbierski拍出了他想说的东西,又让每一个观众都可以自由的解读和评说,这也许就是Piotr自己所说的“我没有具体的美学主张,我的计划是做美学的后台”。

这,是高级的。

(本文所有图片来自Piotr Zbierski网站, 更多作品也请访问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