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收入分配

三说瘦肉精:从收入分配看瘦肉精

一、

上个礼拜在好朋友家包饺子,我们一边聊着主人采购的猪肉有没有瘦肉精,一边说起芹菜白菜牛肉猪肉汽油柴油不断上涨的价格,一个做公务员的朋友连连感叹“现在物价这么高,部队都又加工资了,而我们已经三年没动过了”。物价上涨、收入不变造成的实际收入下降大家都有感受,我这个朋友又面临着装修、结婚这些特别花钱的事情,有多一点的抱怨完全可以理解。

仔细分析我朋友的话,我发现他的抱怨来自两方面:

1、长时间收入没有增加,而且相对于物价水平,实际收入下降了; 2、相对于参与收入分配的其他群体,他分得的比例下降了,也就是相对收入下降了;

用那个著名的“切蛋糕”理论来说就是,眼看着蛋糕一天天大了起来,但自己分到的还是原来那么大一块,而隔壁邻居手里那一块却明显的大了起来,其他的东西也都变贵了,自己手里这块,越来越不像一块蛋糕了。

当然我朋友有应对的办法,早两年他喜欢彩票,现在则热爱上了股票,尽管下一轮牛市何时会出现仍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他仍然每天把大量的时间花在看盘和探听各类大道小道消息上,堤内损失堤外补,总得想点办法。

 

二、

去年南方周末网站曾经转载过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苏海南表示,中国已基本具备条件,实现“年均工资增长15%以上,五年左右就可以翻一番”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文中提到的另一位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所研究员杨志勇对苏所长的“倍增计划”表示认同,并进一步提出“政府不能命令企业涨工资,在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的实施过程中,政府的作用在于率先增加公务员工资,并带动企业等社会阶层向政府部门看齐”。

怎么理解这个收入倍增计划呢?

记得以前电视报纸经常宣传的是,蛋糕还小,大家努力,先把蛋糕做大,这个逻辑是以少以小来回避如何分配才公平合理;当蛋糕终于有点规模了,专家又告诉大家,“放心,花个5年时间,大家手上的蛋糕可以多出一倍”,这就是以多来回避如何分配才公平合理。而始终回避如何公平分配的结果就是在蛋糕仍然还不算大的时候,收入分配就已经失调。

至于杨专家开出的药方,就有点诡异了,他指着属于大家的蛋糕说,这蛋糕是我们政府公务员的,政府先分给公务员,你们其他阶层的人看着我们分了以后,努努力,学着我们,自己做一个去分去。说出这样话的人,很难说是脑子的有问题还是良心有问题,蛋糕再大,被你分完了,其他人还能分到什么?

当然比起其他雷雨滔滔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杨研究员的这番话算不上大雷,毕竟他确实说对了一点,政府没有权力去干涉加不加工资这类企业的私事。但政府确实有义务去建立合理的收入分配结构,而在中国,造成收入分配失衡的原因又恰恰都和政府有关:

1、政府垄断了几乎所有重要的生产资源和大部分高利润的行业,大部分民营企业和个人只能在利润率较低的行业或者产业链下游讨生活; 2、相对于糟糕的公共服务而言过高的税负水平; 3、由权力及资源垄断产生的寻租,而且“租”几乎已经和税一样是众人皆知的公开的存在了,更厉害的是,税还可逃,“租”绝难省。

由此,分配制度的改革直接触及了既得利益阶层的利益,算得上是改革的深水区之一,看看温总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关于收入分配的段落,其提法已从2010年的“改革收入分配制度”,变成了今年的“合理调整收入分配关系”,道路之崎岖可见一般。

对普通的小老百姓而言,以其等待天上掉馅饼的收入分配改革,不如学我朋友一样多开几条财路,尽管选择并不多。

 

三、

说起增加收入的选择。很多中国企业的答案是做假账,这不是说国外的企业就不做假账,但普遍如中国的,恐怕还不多。

促使企业去做假账的直接原因是企业本身的低利润(形成的原因也就是上文提到过的造成收入分配失调的那个两个因素),对很多小企业而言,他们资源有限、渠道有限,哪怕它再努力,也不可能突破其在既有收入分配格局中的位置,不少时候,如果不逃税,这一年就白干了。

但有趣的是,税务机关也明白这个道理。由于作为裁决者的税务机关永远是掌握主动权的,放企业一马不仅带来“租”,更可以稳住税源,对政府也好、对自己的政治前途也好、对自身的经济利益也好,都是有利的;如果刚正不阿,只能是鱼死网破,逼得企业关张事小,税源丧失事大。因此只要别玩得过火,写几篇假账,溜掉一点税金,早成了彼此的默契。

这就形成了一个神奇的景象:执法者知道完全守法的人是很难生存的,因此执法者默认违法行为的存在,这已经成了这片神奇土地的又一个潜规则。

如果把这个潜规则写成一个故事,名字就该叫《流氓是怎么炼成的》

 

四、

最后说说瘦肉精,它的故事整体上和做假账的故事并无区别,要补充的只有下面几个小材料:

1、在像养殖业、食品加工业这样低投入、低技术、低利润又充分市场化了的行业里面,能够降低成本又提升品质,最终增加收入的方法很少,使用瘦肉精就是其中之一,可惜的是现有可以做瘦肉精的物质在安全性上都存在一点问题(参见《瘦肉精》),但我依然很难想象绝大部分农民在最初开始使用瘦肉精时,就知道瘦肉精对人体有害,也许他们中的不少人,到现在都不知道;

2、农民是整个收入分配中最受损的群体,统购的粮价当然远远低于粮食应有的价格,市场化了的蔬菜禽蛋价格产生的收入也低于农民应获得的收入;

3、去年到今年的食品涨价潮中,各地方政府都采取了近乎压制的方式控制价格,而农民及参与食品批发零售的群体的生产成本、生活成本其实已大幅上升。涨价潮中固然有借风乱涨的部分,但总体而言,对价格的单纯压制,进一步降低了农民等弱势群体的收入;

4、瘦肉精制造的问题如此之多,真正被打的只有双汇这个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