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朋友

想起一个朋友,然后扯淡

昨晚在朋友的茶室喝茶,闲谈中聊起了一个过去的朋友,我想“过去的”这个词用的非常恰当,我发现我和那个朋友竟然已经找不到什么交集了。

我不想写又一个从志同道合到分道扬镳的故事,太老套,也太自恋,我不免批评我的朋友,但他错了吗?也许是我错了,或者说纠缠于谁对谁错本身就毫无意义,虽然这个时代并没有宽容到可以容纳不同的价值观,但它已经产生的差异却可以用“撕裂”来形容了。就像我和我的那个朋友,我和他认识5年以后,我调去和他一起工作,当我和他同处一室,我惊讶地发现相交5年,我竟从未真正了解过他,虽然在之前的5年里,我和他一直在在同一座写字楼里上班。

我挺讨厌用“变了”这个词来评价人,无论是评价别人,还是别人来评价我,我觉得那是一个陷阱,因为我们总是过分地高估自己对自己的把握,又习惯性地忽略环境对自己的改变,然后片面地把问题推到别人身上,我们并不曾真正的认识自己,也很少能越过自己的视角换一个维度去理解别人。

上面这些话说得太沉重了,让交朋友从好玩堕落到无趣甚至痛苦了,应该放松一点的,友情其实和爱情一样,如果硬要套上“天长地久”、“心灵相通”这类枷锁,往往就扼杀了人性。不是说“天长地久”有错,而是说到不了天长地久的爱情其实也是美好的。我不反对婚姻,对相爱的人而言,婚姻是可以催化爱情的,但我一直觉得婚姻制度是有缺陷的,它增加了已经不爱的人的痛苦,离婚的痛苦远比失恋大的多,而继续苟合却只是说不出的痛苦。爱就爱了,不爱了就不爱了,只要曾经有过爱,就是美好的。

但中国的教育传递了太多说不清的信息,比如“实质大于形式”,如果说爱情是实质,那为什么长辈总告诫已经没有爱情的夫妇,婚姻来之不易,要珍惜;如果说共同价值观是实质,那为什么总有人说“多个朋友多条路”,为了这个关系,一定要交这个朋友。很多时候,我们已分不清什么是实质、什么是形式,很多时候,就是因为对形式的刻意打压,反而造就了铺天盖地的形式主义。

其实形式是很重要的,我如今最亲近的朋友,就是在一起吃吃喝喝最多的几个。我父母现在又开始和他们早年的同学啊这类朋友往来密切了,他们曾经多年没有联络,但现在都退休了,有了大把的时间,生活的平台从单位回到了家庭,生活的主题从工作变成了玩乐,玩的到一起的人又重新聚到了一起。

所以我的一个结论是,就算是淡如水的君子之交,也还是需要那碗淡水吧,如果连碗水都没有,也就别死撑着装亲热了。